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遇妖

一路渡仙 第五章 遇妖

作者:离离白草 小说:一路渡仙 更新时间:2021-09-15 05:26:03
威宁侯晋王夫人秦氏自从六年前去了西郡,鲜少回去,与儿子聚少离多,此时儿子测仙缘,想起以后再也没机会朋友相处,不由得悲从书中来,拉着卫临正准备好来个温情临别,双眸微润,温柔如水细语:“临哥儿……”卫临眉头一挑,漫不经心道:“母亲,昨天衣服谁挑的?湖蓝色显秦氏一噎,离别的伤感顿时无影无踪,只想打他个三十大板,有这么说自己母亲的吗!。...

一路渡仙

推荐指数:10分

《一路渡仙》在线阅读

威宁侯世子夫人秦氏自从六年前去了西郡,甚少回来,与儿子聚少离多,此时儿子测出仙缘,想到以后再没有机会相处,不禁悲从中来,拉着卫临正准备来个温情话别,双眸微润,温柔细语:“临哥儿……”

卫临眉头一挑,漫不经心道:“母亲,今天衣服谁挑的?宝蓝色显老。”

秦氏一噎,离别的伤感顿时无影无踪,只想打他个三十大板,有这么说自己母亲的吗!

算了,看在他都要走了,就不跟他计较,酝酿了一番,正准备再次煽情,卫临笑眯眯:“母亲,您可要好好保养,若是变化太大,我怕以后回来会认不出您的。”

秦氏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再次烟消云散,柳眉倒竖,咬牙道:“臭小子,你皮痒了是吧!”

她家这三小子,啥都好,就是这性格,哎,一言难尽。

想他威宁侯府满门忠义,根正苗红的世家,家中子弟个个英武刚毅,唯有临哥儿是个异类,小小年纪,不学好,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就能噎死个人,若不是生产时,自家夫君就在外面守着,她都要怀疑孩子被人换了。

瞄了瞄一边窝在昭仁长公主怀里,红着眼眶,满脸不舍的粉团子,秦氏觉得更糟心了,果然,还是闺女贴心!

卫临之后,世家官僚弟子再也没人测出有仙缘,云梨也不意外,这一月来她查阅资料,询问身边所有知情人员,仙缘难得,整个梁国也就十来个人,京城能有三四个已属难得,一个也没有的情况也是有的。

世家之后便是平民了,平民中仅有两人有仙缘,一个是楚楚可怜,娇娇怯怯的绸缎铺小女孩,一个是瘦骨伶仃却有小狼般警惕眼神的小乞儿。

轰轰烈烈的测仙缘落下帷幕,离别拉开了序幕。

林辰满意地祭出灵舟走了上去,此次收徒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超预期,他笑着对云梨五人道:“该走了。”

三天后。

星河灿烂,明月皎皎,浓烈的海腥味铺天盖地,云梨踮起脚尖趴在船沿,看向下方波光粼粼的海面,在梁国生活了六年,如今才知梁国竟然是个岛国!

梁国北、东、南三面环海,西部是一片神秘的沼泽,终年雾气茫茫,不见景物,没有人能穿越它,或者说,没有人能进去。

据古籍记载,曾有先人仗着武艺出众闯进,出来人就疯了,嘴里还念叨着仙人,当时梁国还没有修仙者出现,人们都说他疯了,不过现在看来,他可能遇到了修仙者。

卫临走过来斜依着船沿,瞥了她一眼,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啊,没什么,我就是有点奇怪,不是说各个州府都有升仙大会吗,我们怎么只去了亳州、承州和临川府呢?”

从京城出发后,他们又跟着两位仙师先后去了亳州府、承州府、临川府测试,之后就一路向西绕过西部沼泽向修仙界而去。

难道其他八个州府由别的仙师负责吗?

“这个我知道!”卫临还未开口,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回头,就见安染一身红衣,俏生生立在舱门的夜明珠宫灯下,荧荧光亮笼罩,平日明艳逼人的她此刻竟也多了几分温柔。

云梨眼眸一亮,催促道:“快说快说!”

安染弯了弯眼睛,也不卖关子,边走边说:“因为去其他州府的是别的门派呀。”

“别的门派?”云梨更疑惑了,她研究过了,梁国版图不及前世大中华的十分之一,放在动则飞天遁地的修真世界,还不小黑点一样,一个小小的梁国,出动几个门派?

太劳师动众了吧!

难道,梁国是优质生源地?

安染扬了扬眉,语气里是掩饰不了的得意,侃侃而谈:“我们太一宗和天心阁、四季谷、幻影宫各负责四个四个州府......”

“原来我们要去的地儿叫太一宗呀。”云梨喃喃,这些天来温和的林师叔一直宅在房间没露面,另一位苏师叔倒没有他那么宅,时常出来晃一晃。

但是他一直冷着脸,像谁欠他千八百似的,云梨等人根本不敢往前凑,更别提请教问题了,唯有安染例外,苏师叔对她那叫一个和颜悦色,一副慈祥长者模样,看得众人好生羡慕。

因此这些天来,云梨等人除了知道两位师叔一个姓林,一个姓苏外,其他都是一抹黑,什么也不知。

“嘶!”云梨忽然一个冷颤,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她抱着手臂搓了搓,“我怎么突然觉得阴风阵阵呢?”

卫临抬头,头顶乌云蔽月,仅有几缕惨白月光洒落,“起风了,回船舱吧。”

安染拢了拢披风,是该回屋了,秋凉,更深露重,再待下去该着凉了,转身的瞬间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丝幽蓝光亮,不禁惊呼:“那是什么?”

云梨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皎洁月色不知何时已被乌云遮挡,暗沉的海面上暗蓝光芒一闪一闪,幽若鬼火,顿时两腿发软,结结巴巴道:“不、不会有鬼吧?”

正在这时,船舱传出一道悦耳的声音,犹如山泉缓缓流过青石,清风徐徐拂过山岗。

“众弟子速回船舱。”说话间,两道人影从船舱飞出,立于灵舟顶上。

夜风烈烈,两位师叔临风浮空而立,衣袂飘飘,恍要乘风而去。

“发生了什么?”安染大着胆子问道。

林辰抬手给灵舟布下一个结界,语气淡淡:“低阶妖兽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以后也会经常遇到。”

林辰的淡定感染了三人,师叔说没事肯定就没事,然而就在他们把心放回肚子里,转身回船舱时,船身陡然一震,没有防备的三人啪啪啪摔了一地。

咦?怎么不疼?还软绵绵的?

云梨双手撑地,疑惑了,嗯?手下是什么东西?温热温热的,仔细摸了摸,布料的感觉!

她瞳孔一缩,妈耶,好像是胸脯!卡壳般低头,只见自己手下的湖蓝色锦缎,随着身下人的呼吸一起一伏。

脑中电影般回放,船身震动时,她脚下不稳,眼看就要摔倒,危急关头,她本能滴抓了什么,难道她抓了个人肉垫子?

云梨吞了吞口水,心虚地转头看去,卫临手肘撑地,支起半个身子,漂亮的凤眸里似有火苗窜动,而她横爬在他身上,将他当做了垫子……

卫临额角突了突,本是要扶她一把,却被惊慌的某人带翻倒地,早知道就不拉她了,他扯了扯嘴角,没好气道:“还不起来,等着喂鱼啊!”

“啊?”云梨愣了一下,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转头,下一刻,她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巴。

天啦噜,她看见了什么!

视线尽头,一条条十来米长的大黑鱼雨后春笋般冒出海面,乌泱泱一片,先前看到的那些幽蓝光团竟然是它们的眼睛,还有几条大鱼竟然长了翅膀,浮在海面!

这还是鱼吗?

顾不得害怕,她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进了船,然后和安染两人抱成团,缩在舱门角落里瑟瑟发抖。

看着眼前陆陆续续飞出水面、展翅凌空的七八条飞鳍鱼,苏茂的心紧了紧,能凌空飞行的至少也是五阶大妖,相当于人类筑基中期修士,若只有五阶也就罢了,关键最高处那三条翅尖泛蓝的已经无限接近六阶了!

妖兽向来比同阶修士更加强悍,而他们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又是一对多的局面,苏茂心中不禁打起了鼓。

另一边,林辰淡淡观察了妖兽大军,没有丝毫犹豫,提剑就飞向了空中,苏茂无奈,只得也跟了上去。

他们速度很快,云梨瞪大眼睛,也只能看清两道白色影子在一片黑雾中时隐时现。

海面的飞鳍鱼没有得到应有关注,觉得受到了歧视,纷纷怒气冲冲跳出海面撞击灵舟,纵使有光幕结界阻挡,灵舟还是被撞得剧烈摇晃。

灵舟上的小孩子们咕噜咕噜滚了一地,横七竖八地躺着,其中一个小孩最是倒霉,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贴在了光幕上,脸部格外扭曲,光幕外一条巨大的黑鱼凑近,隔着光幕对他留着哈喇子。

头晕眼花、耳朵嗡嗡作响的许潘好容易回神,就见两只铜铃大的死鱼眼瞪着他,滑腻的涎水淌过光幕,留下一道道蚯蚓似的污痕,冲天的腥臭味在鼻尖蔓延。

“啊——”

许潘吓得屁滚尿流,嗷的一嗓子后跳弹开,太恶心了!

云梨心有余悸,幸亏她与表姐二人卡在舱门角落,不然飞出去和妖兽亲密接触的就很可能是她们了!

至于卫临,人家好歹学了几年武功,这点晃动还难不倒他,抓住舱门,轻轻松松就稳住了身体。

小孩子们挣扎着爬起来,看见空中,海面到处都是黑色的大怪鱼,吓得尖叫着往回跑。

“妖怪!有妖怪!”

进了船舱,又见黑鱼被光幕阻挡在外,不能进来,外面还有两位师叔阻拦,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又试探性地围了过来,对着外面指指点点,胆子大的,甚至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观望。

“这是什么?是鱼吗?好大呀!”长得白白胖胖、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伸出肉呼呼的手指,好奇地戳了戳贴着光幕的飞鳍鱼。

“啧!”云梨嫌弃地别过头,好恶心!

“哇,师叔们是在收妖怪吗?”另一咋咋呼呼的小屁孩惊呼。

“好、好可怕呀。”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眼睛楚楚可怜的绸缎铺小女孩穆妍怯生生躲在人群里,恍若受惊的小鹿。

穆妍身后的男孩七八岁左右,还没有怜香惜玉的意识,满不在乎地嘟囔了一句“那你去后面”,说着毫不客气地挤开了她。

穆妍被她挤了个趔趄,双眸不由泛起了水雾,她抬眸去看其他人,却见大家都只顾着观战,根本没人留意到她,她不禁垂下了头,死死咬住下唇,想要忍住泪意,泪珠儿却一个劲儿往下砸,止都止不住。

云梨看不下去了,伸手将她拉到一旁,安慰道:“这么恐怖的事就别看了,省得睡觉做噩梦。”

许是没料到还有人安慰她,穆妍愣了片刻,终于破涕为笑,轻声应了句“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