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劫道

一路渡仙 第六章 劫道

作者:离离白草 小说:一路渡仙 更新时间:2021-09-15
就在孩子们看得起劲儿童年时,光罩在飞鳍鱼大军的不懈努力下,居然抖了抖,一副不堪入目重负的样子。“要碎了。”“妖怪来了!”“仙师,师伯救急啊!”孩子们蜂拥往退后,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谁踩我!”“哎哟!”“别拽我,呜呜……”云梨再度很庆幸他们占了个好位“要碎了。”。...

一路渡仙

推荐指数:10分

《一路渡仙》在线阅读

就在孩子们看得起劲儿时,光幕在飞鳍鱼大军的不懈努力下,竟然抖了抖,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要碎了。”

“妖怪来了!”

“仙师,师叔救命啊!”

孩子们一窝蜂往后退,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谁踩我!”

“哎哟!”

“别拽我,呜呜……”

云梨再次庆幸他们占了个好位置,等大部分人退了回去,安染才施施然起身准备回舱内,“我们也进去吧。”

“不,这个地方天时地利人和,很安全!”云梨坚定地摇了摇头。

安染想了想,也不走了,别说这位置真心不错,大半个身子都躲在角落里,探出头就能看清外面的大战。

战斗中的林辰一剑挑飞面前的大妖,转身结印重新加固了结界,舱内的小萝卜头们见了,又争先恐后涌了出来。

云梨冲安染一通挤眉弄眼,她就说吧,刚才若是走了,这个最佳观影位置还抢不抢得到可就两说了。

在云梨等人的围观中,两位师叔气定神闲地游走在飞鳍鱼大军中,解决了空中飞行的飞鳍鱼后,踩着海浪慢悠悠回走,不时扔下几张符篆,刹那间海面噼里啪啦一路火花带闪电,只须臾空气中就弥漫着烧焦烤鱼味儿。

“哇哇,师叔好厉害!”孩子们还未入门,刚才师叔斗大妖他们没看清,这下倒是看得清清楚楚,不禁发出阵阵惊叹!

就在大家欢呼着迎接两位师叔凯旋时,灵舟突然又是一震,猝不及防地孩子们又七零八落地摔了一地。

“哈哈哈,林贤侄,别来无恙啊,想不到此番竟是贤侄亲自来收徒,想必是收获不小啊!”一响如洪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不待林辰回答,紧接着就听另一个婉转动人的女声笑语吟吟,“玄戒师叔有所不知,京城出了个单灵根的孩子,这收获嘛……”

云梨循声望去,厚厚的乌云不知何时已经散开了,清冷的月色下,两人凌空而立,中年男子脚踩一柄黑色大刀,小眼睛不怀好意地半眯着;婀娜的红衣女子夸张地捂着嘴,假惺惺地笑着。

听了女子的话,先前那男子转过眼打量着灵舟:“哦?是吗?单灵根万中无一,不知是那位小辈,林贤侄能否叫出来让贫道瞧上一瞧!”

虽是问句却带着不容反驳的语气,林辰心中咯噔一声,神色却是分毫未变,谁泄露了消息?

单灵根难得,何况还是遗落之地的单灵根,为防走漏风声,他连门派都没传递消息,就怕半道被人截了,又恐突然改变了行程会引起其他三派的主意,照例去了其他三个地方,不想还是被知晓了......

心中虽然波涛汹涌,面上却不显,规规矩矩地揖了一礼:“林辰见过玄戒前辈,日前家师还念及您,前辈若是得闲,不妨去我太一宗做客。”

话落,玄戒大怒,竖子嚣张,竟用凌夙压他,他桀桀一笑,森然道:“太一宗就算了,山高路远的,想来你们也累了,不如随我去四季谷休憩一番,如何啊?”

说着目光犀利地扫过船上的孩子们。

尚未修炼的孩子们受不住他这凌厉一眼,扑通扑通跪坐倒地,气血翻涌,鼻孔嘴角都渗出了血。

云梨也是顿感压力,似有无形的手将她狠狠压向地面,她双手撑地,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劲儿,才勉强撑住,没有直接扑倒在地。

突然,心脏扑通一声,浑身一热,压力顿时烟消云散,她茫然抬眸,只看见林辰慢慢挪动,挡在了他们前面。

原来是林师叔呀,云梨呼出口气,侧身扶起身边的安染和穆妍。

谁也没看见,在她抬眸的瞬间,双眸中一闪而过的浅橙色暗芒,自是也没人注意到,她比其他人早一瞬脱离玄戒的压制,在林辰挡住之前。

林辰隐晦地给了苏茂一个手势,上前几步,不动声色地挡住了两人的打量,“前辈客气了,晚辈现下有要事在身,就不去贵派叨扰了,改日……”

明明自己才是修为最高的,可在对方眼中,林师弟才是威胁,虽心有不甘,苏茂也知现在不是争长短的时候,借着林辰有意无意的遮挡,慢慢退到了安染身边。

玄戒眼神凌厉,阴森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日吧!”

话落,大刀就朝林辰招呼上了,林辰一直关注着他的动向,此时倒也不慌,横剑格挡。

“唔!”林辰闷哼一声,脸色一白,退后三步才勉强挡住,金丹期与筑基期果真天堑之别,他虽是筑基中期,然而凭着卓绝的天赋和道器青源剑,筑基后期修士根本不在话下,原以为玄戒一个普通的金丹初期,他还是可以抵挡一二的,不想却连其一招都难以抵御。

与此同时,红衣女子灵媚也发难了,手一挥红绫就甩向了苏茂,苏茂神色肃然,上前两步正要接下,灵媚狡黠一笑,手肘一转,红绫就越过苏茂,抽在了灵舟上。

咔擦!

灵舟四分五裂,苏茂下意识地单手拎起安染御剑凌空。

“原来是她啊!”

灵媚轻笑一声,素手轻扬,红绫轻飘飘缠住安染腰间一拽,安染就向她飞去,眼看就要落入她的手中,千钧一发之际,林辰朝玄戒兜头甩出几道火球术干扰对方,身形暴退,中途拉住向灵媚飞去安染,左手掌心突然迸发出一道银色光芒,掩住两人的身形,随即银光消散,二人也随之无影无踪了。

“空间传送符!”刚从火球术中脱身的玄戒大惊,玄阶上品符篆不稀奇,但空间属性的传送符就极其罕见了,就是下品的空间传送符那也是凤毛麟角,何况这那还是玄级上品!

玄戒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那可是关键时刻能保命的空间传送符,太一宗不愧是当今第一派,底蕴深厚!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不说玄戒和灵媚,就是苏茂也怔住了,刚才林辰给他的手势是保护好安染,撑到门派来人。

灵媚讽刺地扯了扯嘴角:“啧啧,这就是太一宗新一代领军人啊,关键时刻弃同门于不顾。”

苏茂这才如梦初醒,不理睬她的嘲讽,运转灵力,御起飞剑夺命狂飞。

“追!”

玄戒大喝一声,和灵媚二人一前一后追了上去。

“咳咳,救、救命。”刚从海里挣扎着浮出海面的云梨一句救命刚出口,三道身影刷刷刷,无影无踪了。

“咕噜、咕噜,咳咳!”求救无望,她慌了,胡乱扑腾起来,慌乱中,抓住一块木板。

半个身子趴在木板上,云梨这才稍稍止住了些慌乱,得亏灵舟被红衣女子震得四分五裂,木板多多。

“抓住木板!快抓住身边的木板!”她一边喊着,一边将手边的一块木板往离她最近的穆妍身边推。

师兄呢?

云梨四处张望,一手抱着木板,一手划水,在浮浮沉沉的孩子们中穿行,“师兄——”

眼见所有的孩子都安全抓住了木板,唯有卫临不见踪迹,云梨有些着急,瞪大眼睛往海里瞅,不会在海底被什么给绊住了吧。

这可咋整,她不会游泳啊!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松开木板,去海里找找时,右后方远远传来一声声急促的呛水声,回头,就见卫临手脚并用、竭力游向最近的木板。

对霍,师兄会游泳的,瞎担心什么,云梨舒了口气,下一秒她的心又提了起来,眼见卫临就要抓住旁边的一块木板了,然而一个大浪打过来,瞬间将他和救命稻草分得越来越远。

“……师兄!”

一浪未平又生一浪,每次都准确地将卫临往更远的地方推开,云梨急了,将常年系在手腕的一条丝带胡乱地往木板上一绑,当下也顾不得自己不会游泳了,蹭蹭游过去。

不得不说,人的潜力不可估量,心急火燎中,最初的僵硬之后,她的游泳技术进步飞快,但是卫临被一波又一波的浪头推得实在是太远了,她的速度又怎么能赶得上浪呢。

幸好,她也游进了风暴范围,一个巨浪狠狠拍在她背上,云梨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忍着泪意,借助这股力迅速靠近卫临。

“快抓住!”云梨拽过木板推向卫临,卫临也是心有余悸,趴在木板上喘了好一会儿,开口就是责备:“你怎么来了,不会凫水瞎跑什么。”

云梨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不来,你就搁海里喂鱼了。”

卫临一噎,抿了抿唇,真是倒霉到姥姥家了。

灵舟碎裂后,凭着自小下河捉鱼练就的一身好技术,他第一时间就浮出了海面,正要抓住旁边的木板,突然一个浪头过来,就把他掀翻到海里,等他再次浮出海面时,又是如此情形,云梨见到的那次,已经是他第三次被海浪推开了。

“手给我。”云梨解下丝带,在木板中间系个死扣,两端分别系在二人的手腕上,她这才松了口气,环顾四周:“我们怎么回去啊?”

一路被海浪推着,早已远离最初灵舟碎裂之地,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皆是茫茫海水。

卫临望了望四周,又抬头看了看天,分析道:“方才在灵舟时,太阳在我们西北方向,眼下却在我们的东北,我们朝啊——”

扑通!又一个浪头准确地打在卫临身上,他瞬间就被推入了海里。

“又来!”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云梨也被绳子带入了海里,她赶紧闭紧嘴巴眼睛,屏住呼吸。

糟糕的是,这次的风浪不同方才,海面波浪滔天,海里也是暗流涌动,卷着二人一会左一会儿右、时而上时而下的翻滚,折腾的二人筋疲力竭,终于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