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抓着水莲花的人又把黑纱放了下去。“惊不出乎意料的惊喜?意不出乎意料?”“很出乎意料的惊喜!很出乎意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直到了安全的的地方反正。衙役一会就追来了。抓稳了。驾!”路过此地一个小山的时候,薛公子带着水莲花上了山。山里有一个破庙。庙里有七个人在等他们。其中一个“很惊喜!很意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抓着水莲花的人又把黑纱放了下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很惊喜!很意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官差一会就追来了。抓稳了。驾!”

路过一个小山的时候,薛公子带着水莲花上了山。山里有一个破庙。庙里有七个人在等他们。其中一个穿着薛公子的衣服、两个穿着小厮的衣服、四个穿着家丁的衣服。

薛公子指着一个和水莲花身形差不多的小厮对水莲花说道:“你和他换一下衣服,头发也梳成他那样的。换好后再把他的头发梳成你现在这样。”

“好。”

水莲花和小厮换好衣服、梳好头发时薛公子也和那个假扮他的人换完了衣服。

刚才假扮薛公子的那个人带着假扮水莲花的小厮和跟着薛公子去劫水莲花的那些人骑着马走了以后,薛公子看着水莲花说道:“走,小爷带你上山抓兔子去。”

水莲花看着刚才那些人离开的方向问道:“他们不会有事吧?”

“不会。他们要是连普通官差都对付不了我大哥也不会把他们派到我身边。走吧。”

“好。”知道那些人不会有事后水莲花就跟着薛公子进山抓兔子去了。水莲花很想知道薛公子为什么不按事先商量好的办?但她觉得,这位小公子没玩尽兴之前肯定不会告诉她。

齐老太爷看完齐大公子出来就看到管家焦急的站在门口。“怎么了?”

管家小声说道:“刚才跟着水姑娘去府城买嫁妆的一个护院回来说水姑娘在府城被人劫走了。”

“什么?!”他让儿子把孙子从京城送回来就是为了让那女人给他孙子冲喜。现在居然有人把那女人劫走了!

“老太爷,您别着急。他们已经报官了,官府已经派人去追了。”

“我能不急吗?”要是找不回来,那他去哪给他孙子找长得好,命格好,家世差,年龄和他孙子相仿又没成亲的女人去?“快,快把那个护院叫到书房。”

“小的已经让他在书房门口等着了。”

“快走。”

“好。”

到了书房,回来报信的那个护院刚要给齐老太爷行礼齐老太爷就说道:“人是怎么被劫走的?”

护院把经过简单说了一下。“那些人走的时候说……说……”

管家瞪了护院一眼。“快说!”

“他们说让小的们一告诉大老爷,父债子偿。”

齐老太爷:“什么?!”

管家:“老太爷,看来他们是冲着大老爷来的。”

护院:“老太爷,那些人身手很好,骑的马也都是好马。”

齐老太爷气的拍了下桌子。“可恶!在官场上斗不过我儿子就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付我儿子!”

齐老太爷朝管家看了过去。“把家里的所有男丁都叫上去帮官府找人去。还有,跟官府说,让他们悬赏。悬赏的银子齐家出。”

管家:“老太爷,万一他们劫水姑娘是假,劫咱们齐家是真?”

“你是说他们想调虎离山?”

“有可能。”

齐老太爷想了想:“留下十个护院,你再派个人去把县太爷请过来。让他来的时候把他那些衙役们全都带来。”

“是。小的这就去。”

“快去!”

“是!”

管家和回来报信的那个护院走了以后,齐老太爷软软的靠到椅背上。“难道我大孙子就是过不去这个坎?老天爷,教过我大孙子的夫子们都说,我大孙子是将相之才。老天爷,您就让我大孙子过了这个坎吧。老天爷,我求您了!”

一会,齐老太太找了过来了。“出什么事了?管家怎么把家里的成年男丁都叫走了?”

齐老太爷把事情告诉了齐老夫人。

“什么?他们居然敢在大街上把人劫走?!”

齐老太爷点了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这人就是找回来也……也不清白了。”

齐老太爷也知道。那些人就是没动水莲花别人也不会信。但是水莲花是这一带命最好的女人。要是让他舍弃水莲花他还真舍不得。“她一个妾室,清不清白不重要。县太爷新收的那个通房不就是从妓院出来的。”

“这……”

“行了。别说了。让家里的人都把嘴巴闭紧了。要是谁把这事传到凌儿的耳朵里我剥了他的皮。”

“好吧。”

另一边,薛公子逮了几只兔子就没兴致了。

他们刚走到山脚,一个车夫就从一辆华丽的马车上跳了下来。刚才那个假薛公子就是坐着这辆马车过来的。“小公子,您是不是要回去了?”

“嗯。”薛公子踩着马凳上了马车。

水莲花赶紧跟了过去。“小公子,我上去伺候您吧。”

“上来吧。”

“是。”

水梨花上了马车后,另一个小厮坐到了车夫旁边。剩下的四个家丁骑着马走在马车两边。

马车里,水莲花看着薛公子问道:“小公子,您为什么要在大街上把我劫走?”

薛公子把两条腿搭在了水莲花的大腿上。“小爷我好久没走这么多路了。”

“那我给您捶捶。”

“嗯。”

一会,薛公子又说胳膊酸。胳膊酸完肩膀酸,肩膀酸完手指头酸……

过了半个多时辰,薛公子才看着水莲花说道:“首先,游戏怎么玩小爷说了算。其次,是你提议要去府城外的寺庙给齐老大求平安符的。要是你在去求平安符的路上被劫,那你说齐家人会不会怀疑是你和劫匪串通好的?”

“第三,要是你是被土匪劫走的,那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和人家齐家没多大关系。但要是你是因为齐大人和别人有仇才被劫走的那和他们齐家的关系可就大了。”

水莲花:“所以你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劫走,走的时候还说‘父债子偿’?”

“嗯。”

“那要是齐大人和别人没仇……”

薛公子一听就笑了。“小村姑,小爷告诉你,当官的不可能没仇人。官越大,仇人越多。”

“啊?”

“你们村的村长八成都有仇人。”

这下水莲花明白了。“谢谢你。”她本来以为她的计划挺完美的。

薛公子把水莲花拉到了怀里。“光用嘴说可不行。你准备怎么谢我?”

他刚说完坐在外面的那个小厮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小公子,前面来了一队官差。”

水莲花紧张的揪住了薛公子的衣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