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屎一样的逻辑
咚咚咚!“来了来了,别敲了。”林跃有些不不耐烦,心说这人真非常讨厌,明明在自己研究系统的时候敲敲门。“先生,您的快递。”林跃再打开门,前方站着一个身着黑色工装,帽檐压得很低的男人。他愣了一下,心说我这几天没买东西啊,难不成是谭于晓光的?谭于晓光是跟他合租房子“先生,您的快递。”。...

咚咚咚!

“来了来了,别敲了。”林跃有些不耐烦,心想这人真讨厌,偏偏在自己研究系统的时候敲门。

“先生,您的快递。”

林跃打开门,前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工装,帽檐压得很低的男人。

他愣了一下,心想我这几天没买东西啊,难不成是谭晓光的?

谭晓光是跟他合租的老哥,目前在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工作,前两天接到一个不错的CASE去了外地,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是林跃先生吧?”快递员把手里拿的单据和笔递过去:“请在这里签字。”

林跃下意识接过单据,在上面签署自己的名字。

“祝您生活愉快。”说完这句话快递员转身离开,很快没了踪影。

什么玩意儿,还挺沉。

林跃带着浓浓不解把箱子搬进屋里,拿出剪刀在封口的胶带一划。

汪!

突然,一道声音从箱子里面传出。

他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下意识攥紧手里的剪刀,这时猛地发现纸箱一面扎了好多窟窿,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汪汪汪……

“这是……狗的叫声?”

谁特么闲着没事干给自己寄来一狗,活物怎么过的安检?

林跃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走过去,把纸箱小心翼翼打开。

里面是一个笼子,影绰绰地可以看到半颗狗头,微微张开嘴巴,舌头耷拉在外面,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它的脸长得有点像狐狸,下腹到面部的毛是白色的,眼睛往上到后背的毛是黄色的,尾巴比较短,卷起来像一团绒球。

林跃觉得它的样子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什么垃圾快递,大热天的也不怕把狗闷死。”

林跃把笼子从纸箱里搬出来,看着无精打采扑打着尾巴的狗,蹲在旁边考虑一阵,进去厨房往外卖专用的塑料餐盒里倒了点水端回客厅。

“别咬我啊……”

汪,汪。

它偏着头低声吠叫。

林跃把餐盒一点一点推到笼子前方,起身走到纸箱旁边,来回打量一阵怎么也找不到记录寄件人信息的贴条。

究竟是什么人给自己寄了一条狗过来?

哗哗哗……

后面传来的水声拉回他的思绪,扭头一瞧,二货的舌头把餐盒里的水搅得满地都是。

“你慢点,后面拖地的人可是我。”

话音才落,那狗似乎听懂了一样,舔舐动作放轻放缓,再没有水洒到外面。

“咦?”

重新走回笼子前面的林跃注意到一个细节,狗脖子下面挂着一块木牌,上面除了一个很像大写的汉字“八”外再没有任何信息。

“这是不打算把你找回去啊……”

汪,汪。

笼子里的狗发出两声吠叫。

林跃认真思考一阵,起身走进自己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的进行搜索,终于找到一些关于这条狗的信息。

笼子里的狗是一只秋田犬,国内养得人不多,价格小贵,买一条得几千块。

神秘快递员,没有寄件人地址的包裹,简单的木牌……莫非它是系统送给自己的额外奖励?

他明明完成的是《湄公河行动》里关于警犬啸天的任务,品种的话应该是德牧吧,然而系统奖励是一条蠢萌范儿秋田犬,这狗屎一样的逻辑,服了!

林跃坐在电脑桌前面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养这条狗,如果房东大婶不同意,大不了搬家走人。

他回到客厅的时候,狗已经喝完餐盒里的水,从摇尾巴的幅度来看身体情况正在好转。

“我现在要打开笼子,不许咬我。”

汪,汪。

他走过去打开锁扣,往后退了两步。

那狗挣扎一阵,两条后腿蹬啊蹬啊就把脑袋从笼子里挤了出来,前腿踩着地板抖抖身体,原本乱糟糟的毛变得顺眼许多。

林跃正要说点什么,二货猛地窜过来,前脚往前一扑,把他按倒在沙发就是一顿舔。

“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拣吗?”他一边躲一边狂揉狗头。

这时秋田犬停了下来,眼睛里满是不解。

林跃顺势捏住它脖子上的狗牌:“重新取个名字好不好?”

“狗剩儿?”

秋田犬呜呜低吠。

“不喜欢啊?”林跃想了想:“狗蛋儿?”

呜呜……

“狗不理?”

呜呜……

“狗肉?”

呜呜……

“你怎么那么多事。”

“翠花?”

“七仔?”

“娜娜?”

“腊肠?”

“药丸?”

“JOJO?”

“薛定谔?”

“好,就叫你八顿了。”

“反对无效。”

……

第二天一大早林跃带着八顿离开家门,今天要干的事情比较麻烦。

第一件事就是带八顿去宠物医院打疫苗,办理宠物证。第二件事是去古董市场探探行情,最好能把那枚圣高登斯双鹰金币变现。

在门口的早餐铺要了三个肉饼一碗小米粥,自己吃倆,剩下一个喂给八顿,完事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枫林路。

他记得枫林路有很多宠物用品商店,下车后走了不到二百米,果然看见街道左侧有一家宠物医院,黑底白字的大招牌贼扎眼。

像给人看病一样挂号拿卡,他牵着八戒来到门诊区。

走廊两边的座位上坐了不少人,等着打针的狗狗不时叫两声,有点乱,有点吵。

林跃贴着左边椅子坐下来,八顿蹲在地板上好奇地打量它的同类。

前面一位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毛线织的小开衫,身上散发出浓郁香水味。她怀里有一条秒天秒地秒空气的棕毛泰迪,黑豆一样的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那条凶巴巴的杜宾犬。

“咦,你这是秋田犬吧?好听话,它叫什么名字?”

林跃用手揉揉八顿的头:“八顿。”

“巴顿不是一位将军吗?”

“不,八顿是条狗。”

女人说道:“我可以摸摸它吗?”

林跃拍拍八顿的脖子,示意它过来一点,女子试探性地伸出手,在它的下巴附近挠了挠。

八顿两眼放光,像是在说,“对,那里,就是那里,再大力一点,哦……你搔到我的痒处了。”

汪,汪汪。

女人怀里的棕毛泰迪发出抗议的吼声。

这时对面的杜宾犬凶相毕露,冲泰迪犬不断吠叫,吓得小个子拼命往女人怀里拱。

这边开了个头,周围狗狗都跟着叫起来,一时间汪声不断。

林跃听得心烦,狠狠瞪了对面杜宾犬一眼。

那狗像是突然哑火的炮仗,耷拉着眼皮低下头去,缩在椅子下面不敢动。

林跃猛然记起完成新手任务奖励的【动物之友】技能。

不是吧……这叫动物之友?明明是天敌的凝视。

他带着实验心理往其他宠物狗瞄去。

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魔法旋风吹过走廊,刚刚还在吠叫的狗悉数噤声。

于是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无论是闭目养神的老妇人,低头玩手机的大男孩儿,还是谈论明星绯闻的女人,纷纷转移注意力到外界,对于眼前异变面面相觑,满目茫然。

啪!

门诊室的门从里面推开。

女护士一脸愠色走出来,她本想让外面的人管管宠物,叫它们安静一点,谁知道画风陡变,那些狗突然哑巴了。

发生啥事了?

从走廊那些人脸上表情来看,似乎他们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变成这样。

难不成有鬼?

女护士脸色微变,话也不说一句,扭头钻进门诊室再不敢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