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洢州

问剑 第一章 洢州

作者:黑灯夏火 小说:问剑 更新时间:2022-06-24 04:06:39
虞国载乾五年,江南道,洢州城。初秋的一场晨雨,洗尽了天地间的混浊闷热潮湿。洢州桥上,行人熙来攘往,车马密集程度。桥下宽广而深邃的河水,由南向北静静地汩汩流淌,承载者着一艘艘载满盐、茶、粮等货物的纲船。弘舸巨舰,千舳万艘,或由纤夫牵拉,或由船夫摇橹,也没停息下去初夏的一场晨雨,洗去了天地间的浑浊闷热。。...

问剑

推荐指数:10分

《问剑》在线阅读

虞国载乾三年,江南道,洢州城。

初夏的一场晨雨,洗去了天地间的浑浊闷热。

洢州桥上,行人如织,车马密集。

桥下宽阔而深沉的河水,由南向北静静流淌,承载着一艘艘载满盐、茶、粮等货物的纲船。

弘舸巨舰,千舳万艘,或由纤夫牵拉,或由船夫摇橹,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

虞帝国继承了前隋的漕运体系,而洢州城则是虞国漕运路线上的重要节点之一。

所谓“吴门转粟帛,泛海陵蓬莱。”

“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

南来北往的船只货物,为这座江南道的城市,带来了大量的流动人口,以及...商机。

洢州桥头河畔的一家家沿街店铺,早在朝阳升起之前就做好了开张准备。

无论是茶馆,饭铺,酒楼,还是胭脂铺,当铺,米铺,所有店面都宽宽大气派,显得人气旺盛。然而在众多店铺中,却有一家大门紧闭,并且完全没有开张的意思。

那是一间悬挂着“保安堂”匾额的药铺。

“啪。”

擦过药铺柜台桌面的抹布,被丢到一边,

一只属于少年的手掌先重重划过古香古色的桐木桌面,再凑到眼睛下,审视着指尖是否残留着尘埃。

“可算干净了。”

少年朝手掌吹了口气,随手将抹布丢进盛着水的木盆,伸了个懒腰,坐进柜台后方的椅子里。

他约莫十四五岁,穿着一件灰色襕衫,内搭短绯白衫,戴幞头,穿长靴,相貌普通,表情格外平静。

李昂,这是他的名字。

或者说,是他此世的名字。

四个月前,保安堂的前主人、李昂的父亲李寒泉,与妻子崔苡因病相继离世。而守孝期间浑浑噩噩的李昂自己,也发生了意外——

他的脑海里,开始持续不断地浮现出凌乱而稀碎的记忆碎片。

满是摩天高楼的繁华都市,在街道上疾驰的钢铁车辆,手机,电脑,网络...

以及在那个世界生活着的、同样名为李昂的存在。

破碎记忆的来源,和他同名同姓,甚至连长相都一模一样。这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亦或者,是传说中的“穿越”?

李昂摇了摇头,将杂乱思绪置之脑后,凝神扫视眼前这间熟悉的保安堂药铺。

药铺店面还算宽敞,地上铺着青石板,四根柱子下方都有圆石垫着,房梁上悬挂下三根细绳,栓着根细木棍,细木棍下悬挂有一包包散发药香的成药,以及写有“小青龙汤”、“麻黄汤”、“地黄煎”等滋养的小木牌。

柜台上方,摆放着扁竹筐、药称、捣药臼等杂物。

而柜台后方的木质架子,则放置着一格格盛有麻黄、葛根、乌药、丹参等药物的木盒、陶瓷罐。

“少爷...咱家快没钱了。”

轻柔女声打断了思索,李昂转头看去,只见店铺角落里坐着一位穿着青色侍女服的少女。

她年纪和李昂相差仿佛,长着张可爱的鹅蛋脸,正微皱眉头,将一大堆钱币码在桌面上。

柴翠翘,李昂家的婢女。

八年前,虞国南面的周国爆发叛乱,叛军如燎原烈火般接连攻占十座州城,面临兵灾的周国北部百姓纷纷逃离故土,涌入虞国。

当时局势动荡,卖儿鬻女者不知凡几,李昂的母亲崔苡做主,买下了柴翠翘作为李昂的丫鬟。

虞国作为当世大国,疆域辽阔,国力强盛,也自诩最为文明,明法规定国中有仆而无奴。

就算是丫鬟,也绝非主人家的私有物,有权领工钱,有权决定自身的婚姻嫁娶,如果被主人家虐待,还可以去官府、工会,或者“女子社”这样的民间互助组织告状伸冤,强制中断主仆契约。

“唔...还有多少?”

李昂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走向女仆。

尽管有着庄周梦蝶的插曲,平白多了无数段碎片记忆,但李昂的心智意识并没有改变。

在父母双亲溘然辞世之后,自幼青梅竹马的柴翠翘,就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信赖的人。

顺便一提,虞国民间仆役对男主人的叫法,应该是“阿郎”、“主人”,或者根据主人在家族里的排名,叫“大郎”、“二郎”、“三郎”。

不过觉醒了现代记忆碎片的李昂,总感觉“大郎”这种称呼怪怪的。

有种下一秒自己就要起床喝药的既视感。

遂改让柴翠翘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叫他少爷或者直接叫名字。

“平钱三千二百八十四,折二钱七百一十五,折三钱七百七十九,折五钱四百二十一,当十钱二百二十,碎银十三两,飞钱二十贯...”

柴翠翘悬在半空中的纤细如葱手指点来点去,歪了歪头,脸上表情显得有些纠结,“加起来总共是...”

“三十一贯又三百五十六文,”

李昂走到桌前坐下,“再加十三两碎银。”

虞国使用铜钱作为基础货币,所谓平钱就是一文小钱,是铜币体系中的最小货币单位。

眼下民间流通量最大的平钱是开元通宝,形制外圆内方,直径八分,成分为铜、锡、铅,背面有星月图案。

其他的还有乾元重宝、大历元宝等,属于前代先帝颁发的年号钱。

而折二钱、折三钱、折五钱、当十钱,顾名思义,其价值分别为二文、三文、五文、十文。再往上还有当二十、当三十、当四十、当五十乃至当百、当千大钱。面值凑够每一千文,则为一贯。

至于飞钱,则为虞国的纸质兑换票证——由于铜钱面值小,又沉重,运输不便,因此催生了纸质汇票(类似银行支票)。

现在放在保安堂桌面上的这张飞钱,比巴掌大一圈,材质为上好的宣州硬黄纸,坚韧不易破损。纸张中间写有“贰十贯”字样,下方标注存钱的时间、地点以及办理相关手续的钱庄、责任人,纸张边缘则是一圈复杂繁琐且精美的防伪花纹。

“最近银价大概每两八百文,十三两碎银就是十贯四百文。全部加起来,那就还有四十一贯七百五十六文。”

看着堆叠桌面的钱币,主仆二人谁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沉默下来。

眼前的,就是李寒泉与崔苡夫妻,十几年来经营保安堂药铺,在葬礼之后剩下的全部可用资金。

四十一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李昂叹了口气,“城里的物价最近没怎么变吧?”

“应该没有。”

柴翠翘掰着指头说道:“白米每斗70文(1斗约等于6公斤,10斗为1石),猪肉每斤42文,草鱼每斤30文,胡饼一枚2文,酸馅(即蔬菜包子)一个3文,梨1个3文,盐每斤40文...”

“日常生活只算吃的话,两个人人均50文,每天100文。但这只包括米、盐、薪柴、调料、油、肉、蔬菜等。如果想多做一两道菜、汤,成本大概是每天130文。

还有买衣服、煤炭、文具、书籍刊物、瓜果零食、蜡烛的钱...”

李昂略一盘算,他和柴翠翘两个人每天生活成本为150文。

如果要维持以前的小康生活,则为每天170文到200文。

“没有任何收入,坐吃山空的话,41贯只够生活大半年左右。”

李昂揉了揉眉心,没想到穿越面临的第一项问题,不是致命疾病,也不是贪官恶吏,而是最现实的小康家庭破产危机。

“少爷,那个,其实...”

柴翠翘揉搓着侍女服的边角,犹豫半天,声如蚊蚋道:“我还有点私房钱的。”

李昂没太听清,“什么?”

“十,十贯。”

柴翠翘脸庞微红,扭捏道,“夫人每个月都会给我月例钱,让我买想买的。除了平时买点瓜果零食,我就一直攒着...”

“想什么呢你。”

李昂无奈一笑,伸手轻轻在柴翠翘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崩,“那点钱你就自己留着吧,我还不至于靠丫鬟养活。”

柴翠翘双手捂住额头,撅着嘴巴无声抗议。

“咳咳。”

李昂轻咳一声,拍了下大腿,正色道:“我打算,重开医馆。”

“诶?”

柴翠翘双手放下,一脸震惊,“诶!”

“诶什么诶,总得想个办法,不能坐吃山空吧。”

“可是...”

柴翠翘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李昂看了她一眼,从桌上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怕我年纪太小,没人信我?还是怕我医术不精,一不小心把人治死了?”

“呃...”

柴翠翘双眼望天,凝视起房梁。

“嘿,你这丫头。”

李昂佯装恼怒,伸手将柴翠翘的头发稍稍搓乱,在后者的抗议声中,认真说道:“《诸病源候论》、《千金方》、《千金翼方》、《本草拾遗》、《肘后备急方》这些书我都读过,给人治病绝对没问题。

这事情我有把握,不用担心。

对了,家里还剩什么吃的?”

“少爷你饿了?厨房还有两束挂面,七八个鸡蛋,两小坛酸菜、酱菜...”

“那就弄两碗煎鸡蛋挂面吧,先凑合吃一顿,吃完饭我出趟门。守孝期结束,该去问候一下老师,顺便问问州学考试的事情。如果能通过省试,有了举人身份,包括开医馆在内的各种事情都能方便许多。”

“哦哦。”

柴翠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身掀起珠帘,去往厨房,但脸上还是留着少许担忧。

李昂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轻轻一叹。

自家人知自家事,柴翠翘作为崔苡钦定的半个女儿和未来儿媳妇,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李昂的人。

连她都对李昂重开医馆忧心忡忡,外人的想法也就不必多说了。

李昂手指轻撩过凌乱发丝,指缝下的眼眸愈发明亮。

无论怎么看,在这个年纪想要撑起一家医馆药铺都是天方夜谭,但是...

李昂从椅子上站起来,闭上眼睛,屏息凝神,在透过薄薄窗纸的微亮阳光照耀下,双手悬于身前,手掌虚握,像是攥住了什么东西。

手术刀,划开皮肤。

牵开器,暴露腹腔。

吸引器,清除积血。

...

李昂的双手宛如舞台上的指挥家一般,轻柔而稳重。

切开,止血,结扎,引流。

切除,重建,接回,移植。

他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具横躺着的虚拟人形影像,眼鼻口耳心肝脾肺具在。随着李昂用手术刀割开皮肤,虚拟人形的一条条血管,一束束肌肉,一根根神经,均暴露在视野中,纤毫毕现。

透过窗纸的微弱阳光像是无影灯,耳畔似乎传来拖鞋在无菌手术室地面拖沓行走的声响,记忆碎片里涌出种种气味。

洗手时的消毒肥皂水气味。

高频电刀烧灼血肉的气味。

乃至...各种病灶的酸爽气味。

李昂悬在半空中的手臂一顿,他仍然记不起另一个世界里,自己具体的人生经历。

每当用力去想,只能在记忆海洋中,找到如同图书馆书架一般整齐罗列的清晰资料。

无机化学,有机化学,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病理生理学,病理解剖学,医学免疫学,医学微生物,检体,诊断,超声,影像,心电...

模糊而深刻的情感涌上心头,求学时的艰辛苦楚,初次握持手术刀时的忐忑惶恐,完成手术时的疲倦满足...

李昂缓缓放下双臂,睁开双眼,眼眸闪亮。

自己,是一名外科医生。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