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及时止损
黎景深抬头一看季凝手里拿着手机,眼神里丝毫也没惧怕之色,貌似还很淡定从容的问着:“收起来你的那一套,季凝。别当我和你一样天真的,被谁一说,便会吓住。你可别忘了,是你在半夜里跑去我家去的……”季凝听出了话语的弦外之音,黎景深不吃她这一套。实际上原主确实是用手季凝听出了话语的弦外之音,黎景深不吃她这一套。。...

黎景深只见季凝手里拿着手机,眼神里丝毫没有畏惧之色,倒是还很淡定的问道:

“收起你的那一套,季凝。别当我和你一样天真,被谁一说,就会吓倒。你可别忘了,是你在半夜跑到我家去的……”

季凝听出了话语的弦外之音,黎景深不吃她这一套。

其实原主确实是用手机录音了的。但录音的目的,是为了在她毕业之后,好用那段录音提醒黎母,对她做出过的承诺,该早些实现了。

所以她在穿书之后,还特意听了一下那段录音,其中很关键的一句话就是:

“你放心吧,凝儿,伯母我会好好疼你,以后也会让景深好好护着你。”

原来的季凝是相信黎母的鬼话的,所以会当真,以为黎母会在几年之后,促成她和黎景深之间的好事。

殊不知,那黎母早年是个红的发紫的明星,在年近三旬时嫁入豪门,从此息影,专心相夫教子。人家都修炼成了精,想哄季凝这种小丫头片子,易如反掌。

可问题就是,黎母只会在利用季凝的时候,哄哄她。

等到季凝真的长大了,黎母怎么会愿意让季凝当她的儿媳?在黎母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儿子才是全天下最优秀的孩子,任何一位女孩子,都配不上她的儿子。

不管是和黎景深有婚约的季凝,还是黎景深自己心仪着的季婕,以及黎母帮着照顾了多年,对其关爱有加的娄浅。她们统统都不能入黎母的法眼。

而黎景深又是个极为孝顺的人,好在季婕是个特别善良的女孩子,不管黎母如何待她,她都不介意。这才没有引起她和黎母之间太多的矛盾,从而让黎景深夹在她们之间难做人。

季凝在穿书之前,都还和好友说过:“要是让我为了另一半,像季婕一样委曲求全的话,我不如不嫁给他。”

是的,她是个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思想。不会为了任何一个男人,去低头讨好别人的母亲。

何况眼前的黎景深,在她眼里,不过就是她父亲的商业合作伙伴的儿子,她的一个同学罢了。

她不会信黎母所说的话,她只在心里琢磨着,要如何让季家人不吃太多的亏。就算是要做出让步,也得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尽量少做出牺牲。

季凝立马伸出双手,依然躺着,给黎景深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道:

“整个D市的人们,谁不知道,我们季家和你们黎家,是有好些年的交情的了。你都曾在深夜里来过我们季家,接走了娄浅。那我为何不能去你们家,看看黎伯母?她不也说过,她很疼我的?”

上面的最后一句话,是季凝忍住心里的鄙夷说出来的。

要知道,只有那句话,最能体现出原来的季凝的个性。她也偶尔耍赖一次,学学原主。

在黎景深的眼里,认为她这样的豪门千金,在半夜去一个异性的家里,有伤风化。因为季家在D市,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而她的祖父和父亲驰骋商界,多少都还是要顾及颜面的。

他以为,她的祖父和父亲不会任由着她胡来。

想拿她的长辈们来压着她,门儿都没有。

黎景深冷冷地扫了季凝一眼,“可笑。”他一个大男人,半夜去了季家大门口,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季凝当然猜出了黎景深的心思,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可笑吗?那我就打个电话给我的姐姐,让她来亲口告诉你,娄浅那晚在来到我们季家后,都对我的姐姐做了些什么。最好还找个明白人过来帮我们评评理:看看娄浅在我们季家做的那些事,是不是很可笑?”

她记得书里的情节就是那样的,是娄浅有好几次,都见到黎景深对她的堂姐季婕很好。不是给季婕带好吃的,就是和季婕用英语通话,讲的全是关切的话语。

为了让季婕识趣点,不要再和黎景深走的那么近。娄浅就和季凝相商,要去季家给季婕送点特殊的“礼物”,让季婕知难而退。

季凝自是欣然应允。

哪怕原来的季凝也知道,娄浅对黎景深有爱慕之意。但在她看来,娄浅只是黎母的一个闺蜜的姐姐的养女,常年和她家的保姆住在别墅里,就在黎家附近。像那种爹不疼娘不爱的女孩子,如何跟她这样的豪门千金相比?

于是自以为聪明的答应娄浅,说是会等到娄浅在去了季家后,想法子把她带进季婕的房间,找季婕说道说道。

如此,娄浅才打着去季家看望季婶婶的旗号,来到季家。趁着季婕和季凝说话的时候,从季凝的房间潜进季婕的房间,把柜子和抽屉都翻了个遍,就怕那房间里会藏有黎景深的什么贵重物品。

在翻了近二十分钟,也没翻出个什么宝物来的时候,娄浅感到疑惑,发信息给季凝:

【按理来说,不可能啊。我那晚偷听到了景深和她在通话,他可是说的,他送给她的厚礼,让她一定要珍惜的。可我找来找去,也没找出什么宝物来。】

原来的季凝那么花痴,还是挺信任娄浅的。可是在那一刻,她似乎是没相信娄浅说的话,所以只回复了一个字:

【嗯。】

季凝在穿越过来之后,并没把那条消息删除,这会儿趁着黎景深也在病房里,故意拿出手机给他看,说道:

“你给我看看清楚,是谁先去的谁家,又是谁先伤害的谁?”

黎景深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迹看了几秒,眼神里闪过一抹羞愤。这下算是明白季凝的意思了,是说她在深夜里去他家,不是打扰,而顶多只能算是回访。

更何况,她还没和娄浅一样,跑到主人家的房间里翻东西。

季凝耳边传来黎景深低沉的话语: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娄浅是个可怜的女孩子,但她和你不同,她一点都不坏!你不要无端冤枉她。那条信息不能说明什么,只不过是她当时和你开了个玩笑罢了。”

好一个开了个玩笑。

季凝嘲讽地问黎景深道:

“是谁给你的勇气,要这么护着娄浅那个渣女?你口口声声说我过分,说我没有修养。可是你怎么不看看她,像个什么样子?随便跑进人家的房间里乱翻,还一口一个‘景深’的叫着,肉麻!”

黎景深重点只关注了“肉麻”二字,反唇相讥:

“所以,这才是你费尽心机诋毁娄浅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