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篡改设计图
在原书里,黎景深几曾对季凝这么细心体贴过,会主动喂鸡汤她喝?那都是季凝主动凑到他跟前,对他嘘寒问暖,反倒还被他被人嫌弃到不行啊的啊。这是什么情况?季凝觉得自己很懵,想对黎景深说点什么,却一时之间一时语塞,直接表达不出。抬头一看黎景深右手用勺子盛了鸡汤,左手快触这是什么情况?。...

在原书里,黎景深何曾对季凝这么体贴过,还会主动喂鸡汤她喝?那都是季凝主动凑到他跟前,对他嘘寒问暖,反而还被他嫌弃到不行的啊。

这是什么情况?

季凝感觉自己很懵,想对黎景深说点什么,却是一时语塞,表达不出来。只见黎景深右手用勺子盛了鸡汤,左手快触及她的肩膀了,吓得立马伸手推开,勺子从黎景深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你……”黎景深的眼神里没有责备,却透露出了一丝怜惜,声音也是难得的变得温和了几分:

“别胡闹!医生说你贫血,需要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补一补。这是我妈特意让人为你做的鸡汤,你先喝点。”

果然是个诚实的人,是说的,这鸡汤是他妈让家里的保姆煮的,可没说是他妈亲手煮的。

季凝面对一个真诚的人,也非常坦诚的说了心里话:

“抱歉,我刚才不是故意的。等我一会儿去把勺子捡起来,给洗洗烫烫。”

想说拿去消毒,但又担心黎景深误会,便没有说。

季凝越来越感觉眼皮很沉,都快要撑不开了。想对黎景深说,她很困,需要休息,让他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却是头昏的厉害,只是无力挥了挥手,很快沉沉睡去。

两个多小时之后,季凝从梦中醒来。

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睁开双眼,看看她送给黎母的那个U盘,是不是被黎景深还了回来。

因为在梦中,她梦见黎景深带着那个U盘过来,扔在她的病床I上,对她说:

“你要的,无非就是这个破U盘,我给你就是。还请你记住你自己所说过的话:不会对我有兴趣。以后少找借口去我家,因为我讨厌你出现在我面前!”

黎景深看着她,目光如剑光一般冰冷,令她在看了后,不由得打个寒颤。他究竟要怎么样?

从前暗恋他的人,是原主,不是她。

她总不能因为黎景深不想看到她,就在这个城市消失,离他远远儿的,前往别的地方生活。

别说是她办不到,就算是她能办到,她的家人们都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哪怕被原主害过多次,为原主背过很多次黑锅的季婕,也不会对她这样。

她很快极力控制住一些情绪,恢复了从容,傲娇地扬眉,一字一句对黎景深说:

“你不想见到我,这很容易,你自剜双眼!”

黎景深被气得狠狠挑眉,蓦地伸手将她从病床I上拽起,往床头柜子上撞去,冷冷地道:“对付你这种恶毒的人,我绝不再手软。”

她感到头痛欲裂,想反击,毫无力气。偏巧在那时,听到了门外传来的娄浅的声音:

“景深,你还好吧?”

一听到那个渣女的声音,她很快醒来。

病房里。

季凝一醒来,下意识的伸手在枕头底下找U盘,这让站在病房里的厉芸见了,一脸疑惑,轻声问道:

“凝儿,你是在找东西吗?”

梦中见到过的情景,也不好说给厉芸听。但是季凝把书里的一些情景回忆了下,理顺了思绪,不怕提前告诉厉芸一些重要的事。

包括原主偷偷拿给黎母的U盘。

“是的,妈。”

还不待季凝再说什么,厉芸扶她起来,将她准备好的温热的牛奶喂给她喝,随后才对她说道:

“如果妈妈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在找一个U盘。”

季凝并没否认,“对。”

她不想替原主感到歉疚,但是她接受了季凝的一切,就必然要想个好的法子解决问题,以减少季家人们的损失。

要是按照原书里的剧情的发展,那就是当厉芸在问起季凝,是谁动了她父亲的电脑时,季凝回答,“是姐姐。”

季凝的父亲的电脑密码,只有他们自己家里的几个人知道。当然,从小就由她的父母照顾着的堂姐季婕也知道。

对于季凝所说的话,厉芸不是太敢相信。但她是个会做表面功夫的,也知道公公和婆婆都喜欢婆家的侄女季婕。毕竟那个孩子是小叔唯一的亲骨肉,小叔死于一场意外,就只留下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季婕那孩子自幼心地善良,又很乖巧,不可能做出吃里爬外的事。

但是在那一刻,厉芸听了季凝的话后,在自己的心头肉和婆家的侄女之间,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前者。

并且为了帮季凝解决难题,还说服季凝的父亲,说是既然有些事都发生了,就不要再怨自己的家人们了。

不管是教育哪个晚辈,都于心不忍。

兴许季婕那孩子是出于好心,知道黎家和季家的交情一向不错,才在没和他们相商的情况下,提前给黎家人送点厚礼过去呢?

再说了,他们的女儿对黎景深有意,这建筑设计图送去了,也不会白送的。到时,黎家要是和季家联姻,不管是让季凝嫁过去,还是让季婕嫁过去,不都有他们季家人的一份儿家产?

季总裁一脸无奈,说道:“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你看,你在嫁进我们季家后,给我生的子女,哪一个又跟你姓厉?不过换种角度去想,你说的也对,我们两家早晚都会商业联姻。”

于是季总裁决定,不仅不追究设计图的事,还把原本打算用来修建那家酒店的地皮,一并送给了黎景深的父亲。

黎总裁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喜欢季凝,但也不想少了那块到嘴的肥肉。要知道,当初他们四十多位富豪去竞标,就季总裁那个贼精的东西夺标了。一是季总裁舍得花钱,二是季总裁做事雷厉风行。

因为黎家就有家商业城在那家酒店附近,黎总裁非常想买下那块地皮,当时只是觉得售价太贵,就在考虑要不要买。

却是有人比他更狠。这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他就以很低的价格,从季总裁手中买下了那块地皮,后来修建了欣诚国际酒店。

那家酒店,可是欣诚区的标致性建筑,好多游客们去了D市,都争相去那儿拍照呢。

季凝回想起了那些情节,只觉得原主是个不长心的。她决不会和原主一样犯花痴,更不会便宜黎家的人们。

所以她在厉芸问她这些事之时,并没把错误推给季婕,冤枉季婕什么。而是很有担当的承认了错误,并且提出解决问题的法子。

“妈,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但还请你相信女儿,女儿是一定不会让咱们家遭受什么损失的。既然黎伯母接受了U盘,说明她也想买下那块地皮。咱们不如将计就计,给她来个‘惊喜’。”

季凝附在厉芸耳边,把她想到的一些小细节,都轻声说给厉芸听。

“……相信我,妈。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把我篡改后的设计图故意拿给黎伯父看,他必然就会知道,即使他拥有了,著名建筑设计师梅莉女士设计的图纸,却也无法同我们季家人去竞争了。”

言下之意,黎母所得到的那份建筑设计图,已起不了什么作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