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石家来了个女子
晚大娘没走一会石锦华就回去了,手里抱着小白菜,肩上扛着锄头穿衣服短衫,一身农夫打扮,看出来有模有样。进去就看见了闭着眼睛在闭目养神的钱如水,我以为钱如水睡着了了,自觉地的把脚步放轻。见太阳偏西气温持续下降,怕钱如水受凉,心里想要切记喊醒,让回屋里短暂休息。“钱姑娘进来就看见闭着眼睛在养神的钱似水,以为钱似水睡着了,自觉的把脚步放轻。。...

晚大娘没走一会石锦华就回来了,手里抱着小白菜,肩上扛着锄头穿衣短衫,一身农夫装扮,看起来有模有样。

进来就看见闭着眼睛在养神的钱似水,以为钱似水睡着了,自觉的把脚步放轻。

见太阳偏西气温下降,怕钱似水着凉,想着要不要叫醒,让回屋里休息。

“钱姑娘,钱姑娘?”声音放的轻轻的。

“嗯。”

钱似水回应道。

“气温下降了,你回屋里休息,不然怕是会着凉。”

钱似水想着站起来,可惜浑身无力,根本行动不了。

石锦华见了“得罪了。”着凉了家里没多余得钱。

动作轻柔,面红耳赤的抱着名义上的婆娘进屋里。

“你休息一会,我去煮饭。”说着逃一般的走出去。

进厨房里后还在发呆,火都掉出来了,吓的赶紧推进去。

夜里怕钱似水冷着,依然烧一把炕。

端着饭菜在炕上吃,钱似水试着端碗,手软绵绵的,依然端不起来。

心里涌出一股杀机!吓的石锦华一激灵。

“我喂你。”

石锦华端着碗小心的吹温白米稀饭,动作轻柔的喂到钱似水嘴里。

钱似水没有被人这般照料过,心里有一丝别扭,但是非常配合的张嘴吃饭。

喂完了一碗“还要吗?”石锦华问道。

家里他最小,没有照顾过人,原来是这样的感觉,感觉还不错。

钱似水摇头,心里想:这人煮饭味道也不错的。

石锦华见钱似水是真的不需要了,才端起自己面前的玉米糊糊吃起来。

吃饭动作轻柔,不快不慢,一点声音都没有,粗茶淡饭在他吃起来也能给人一种从容优雅的感觉。

尤其是那一双含情带笑的桃花眼,让人无法抗拒。

吃完了饭,收拾好,石锦华端着水盆进来“我帮你擦擦手。”

钱似水想抬起手,但是又软软的掉下去了。

石锦华无奈“得罪了。”然后牵起对方的手,仔细的擦洗起来,然后洗脸倒水又落荒而逃。

不一会又端着一盆水进来“我给你洗洗脚。”

姑娘家都是爱干净的,几天没洗应该想洗的。

“嗯。”

钱似水毫无心里负担,脑子里根本不懂古代女人的脚只能自己丈夫可以触碰。

倒是把石锦华弄的紧张兮兮的,当钱似水乖巧的脚露出来在自己手掌上的时候都一种梦幻的感觉。

这次是真的落荒而逃了,钱似水躺着听见院里传来石锦华摔倒的声音,一脸茫然不解。

老半天了石锦华才走进来“既然你醒了,我就睡隔壁房间,你有事喊我。”说着头也不回,赶紧跑进隔壁房间关门拿起书来。

书都拿反,还毫无知觉的在翻着,脑子都是那一双脚。

道德经都闭着眼睛念了好几次才能安睡。

钱似水吃了药一夜好睡,而隔壁的石锦华一夜梦里都是那一双脚,早上起来都有点腿软。

一连几日,钱似水总算是可以下地扶着东西走走了。

这几日每天石锦华早出晚归的,每次都按时给钱似水煮蛋喂药,但是就是不敢跟钱似水待一起。

这日,钱似水走到大门口,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玉米地,这石锦华家是住在村里的边缘。

隔壁才是连着的邻居,大多数都不认识,其他人突然看见石锦华家里冒出一个女子,都十分好奇,尤其是钱似水冰冷的气质让好多人好奇却不敢轻易靠近。

“石家什么时候来个女子?怎么没听说过?”

“应该是衙门里买回来的婆娘,前不久天黑的时候看他拉着推车回来过。”

“不是吧?这姑娘一看气度跟我们就不一样,石家走运了?遇见了这么漂亮的婆娘?”

“人家华仔长的也不差啊!要不是爹娘早死,多少姑娘想嫁进石家呢!”

“也是,我听说之前在书院读书的时候,里面夫子家的小姐就看上他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没成。”

“那可是小姐,能来这里吃苦?”

一群人远远看着钱似水议论纷纷,但是又不敢上前打招呼。

这时晚大娘推开自家门出来“哎呀,似水啊,怎么出来了?身体好多了?”

钱似水看了一眼晚大娘“嗯。”然后转身扶着门框进院里。

大家见议论的主角进去了,都围着晚大娘。

“晚妹子,这姑娘是谁呀?”怪漂亮的。

“华仔的婆娘。”

晚大娘笑着回答。

“真的假的?这也太突然了,一时半会还有点接受不了。”

另一个妇女推了说话的妇女一把“你接受不了又有什么关系?人家华仔接受就行。”

“兰姐,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不是没办酒吗?没办酒没拜堂就住进来就,名不正言不顺啊!”被推的妇女不赞同的说道。

被妇女叫兰姐的人“听听晚大嫂怎么说的。”

晚大娘看了一眼围着的人“人家华仔家什么情况你们不是不知道,那似水姑娘也是孤身一人,都没有长辈操持,简单就行了,日子是人家两口子在过,婚书也有,怎么就名不正言不顺了?”

“你这样一说也是,哎,要是他爹娘再活几年也不至于变成如今这样。”

“姚寡妇还不知道,知道估计的哭死,哈哈……”围着的另一个新嫁来的媳妇幸灾乐祸的提道。

“姚寡妇哭死?估计周围未嫁的姑娘们都得偷偷流眼泪。”

一群人起哄,越聊越不像话,晚大娘提醒道“以后可别乱说,坏人家华仔两口子和气,人家华仔大家都看在眼里,那是正派人物,不能别人想留怎么怎么样,这可不行,似水性格冷,但是眉眼清正。话少,你们以后多帮帮着点,总得把日子过下去不是?”

“那是,都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事招呼一声,那能不帮呢?”

钱似水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听着外面聊天的声音,心里格外平静,不用计算杀人的日子原来可以这么轻松。

石锦华依然在太阳偏西的时候急冲冲的回来,手里提着猪肉,一手拿着粉条。

进家门的时候见钱似水在院里,语气轻松“今晚吃猪肉炖粉条,你一定没吃过吧?”

钱似水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迎着夕阳的男孩“嗯。”

确实没吃过,看这个家也不富裕,但是也没穷的吃不起饭的地步,只能说刚够温饱。

“今天我抄书赚了六十文,提猪肉花了二十文。”石锦华在厨房里说道。

“嗯。”

抄书还可以赚钱?脑子里想了一下,原主能文!

“我抄。”

钱似水偏这脑袋看在厨房忙碌的男子。

“什么?”

石锦华没听明白?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