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中意的如此直接
钱如水试着变化自己“我抄书。”这下石锦华听明白了了,确实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你身体没好,好好的短暂休息吧,好了反正。”要不然钱不白花了?“无聊的。”是真的无聊的,晚上一个人除了张开嘴巴眼睛是闭着眼睛,什么都也没。“哦,我给忘了,你一个人在家里里,确实会无聊的这下石锦华听明白了,确实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钱似水试着改变自己“我抄书。”

这下石锦华听明白了,确实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你身体没好,好好休息吧,好了再说。”不然钱不白花了?

“无聊。”

是真的无聊,一天一个人除了张开眼睛就是闭着眼睛,什么都没有。

“哦,我给忘了,你一个人在家里,确实会无聊,你可以去我房间看我的书啊。”最后想了一会才发现自己书都是科考的书,姑娘家应该不喜欢“改天我给你借几本话本看吧,抄书我自己来就行,你好好休养,我养的起你。”

一句“我养的起你”像石头突然投进了无波的死海一样,荡漾着一圈一圈的波纹。

钱似水嘴角上扬,正好被抬头的石锦华瞧见,心里慢了几拍。

石锦华:她笑起来真好看。就如: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等晚饭的时候,钱似水吃了一碗半的猪肉炖粉条,石锦华见她喜欢吃,心里记下。

又休息了几日,钱似水完全可以自理了,在院里打扫院子,这日正好在院里坐着,就见一个人脑袋躲在门口大门后,时不时的伸出脑袋往里偷看。

钱似水见是个女人,别人没进来,自己也懒得搭理。

依然摇着摇椅一上一下的,好不悠闲。

石锦华是自己看上的对象,嘴里的肉突然被别人叼走了,总得看是谁叼走的吧。

再说了,自己可是良民,跟这种戴罪的人可不一样。

“喂!”

见院里女子没有看自己,心里一股无名火冒出来。

钱似水睁开眼睛冷冷清清的看着门槛外的女子。

“你就是石锦华买回来的婆娘?”凭什么抢自己看上的男人!

“嗯。”

确实是买回来的婆娘,但是跟她有什么关系?

姚寡妇被钱似水看了一眼,背后发凉,这是女人的眼睛吗?一点温度都没有。

“他是我看上的男人!”鼓起勇气大声吼出来后,害怕的赶紧跑开,头都不敢回。

跑远了才停下来,转头看向石锦华家的大门口。

“呸!不要脸的贱人!”

跺脚用力十足,就跟脚下此刻是钱似水一般。

“哟!这不是姚妹妹嘛!怎么寂寞了?是不是想男人了?”村里老光棍老王头色眯眯的堵住姚寡妇的去路。

眼睛来回扫射,最后固定在胸口某处。

“想男人怎么了?想也不会找你这样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做梦呢!呸!”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

姚寡妇本名姚鑫鑫,年纪轻轻就守寡,加上自己看上的男人又没有了,心里一口气直接发光棍老王身上。

“你惦记人家石童生不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鄙视谁不会?“人家华仔没正眼看过你一次吧?都残花败柳了还惦记人家一个雏呢!我想吃你怎么了?过分嘛?”

过分嘛?问的好有道理,听着既然无法反驳。

光棍老王见姚寡妇被自己说的一愣一愣的,不免有点小激动。

“我姚鑫鑫看上鬼也不会看上你,老远就闻到一股酸臭味,我吃的隔夜饭都给恶心出来了。”

说着转身就走,跟这样的人纠缠只有坏了自己名声。

“呸!荡妇!”

要是自己有婆娘,谁看的上她?屁股这么小,生不出儿子,要来有什么用?

姚寡妇越想越气,正埋头走路的时候看见石锦华从村口走来。

立马慌乱起来,赶紧整理仪容,露出一个微笑在脸上。

“石锦华!”

指名道姓的喊起来,直接堵住对方回家的路。

石锦华无奈,退一步保持距离“姚嫂子好。”

姚鑫鑫听见这声“姚嫂子”心肝脾肺肾都疼了起来。

“听说你有婆娘了?”哀怨的眼神,悲伤的语气。

石锦华纳闷,我有没有婆娘跟你有什么关系?

“确实有的,她名叫钱似水,以后请姚嫂子多多关照。”

当事人亲口说出来,还是会难受“你不是知道我对你的意思吗?”

石锦华无辜躺枪“我不知道啊?什么意思?”这女的是不是有病?

“我中意你。”姚鑫鑫含羞带怯的看着石锦华。

天雷滚滚!

“抱歉姚嫂子,我不中意你。”她八成是吃饱撑得的。

“是因为你家里那个女人吗?我不比她好吗?起码我是良民!”为什么不中意我?

石锦华收起脸色的温和,一脸冷漠“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婆娘,是我娘子!”直接甩袖子走人“我只中意我娘子!”

看着石锦华把背影,姚鑫鑫心痛得泪流成河。

“哦,姚寡妇,你婆婆到处找你呢。”

姚鑫鑫整个身体都充满了无力感,难道要一辈子守寡吗?

“知道了。”

姚寡妇离开后草丛里冒出光棍老王“呸,不要脸!还想勾搭石锦华。”

哼,总有一天你的求着我收了你。

石锦华回到家里,见钱似水不在院子里,慌忙之中跑去房间看人,房间里也没有。

石锦华:不会已经走了吧?走了也好,本来人家就不属于这里的。

失落感一下子遍布全世界,落寞的坐在钱似水常坐的摇椅上,闭着眼睛。

“什么东西?”一股浓烟味,睁开眼睛,看着冒烟的厨房。

吓的赶紧起身,这时候从浓烟里跑出逢头污垢的黑人。

两个人撞了个满怀,钱似水被呛的够呛!

“咳咳……”

从来不知道生火这么难过,虽然自己也野外生存能力强,但是从来没有用原始的方法生火过,差点把厨房烧了。

两人撞了个满怀,还是石锦华及时拉住了钱似水,不然非得撞飞不可。

“厨房着火了!”石锦华大喊的一把把钱似水抱起来就跑。

“你站着别动,我去看看。”

石锦华提着水就跑了进去,邻居们看见烟都提着家里的说大声喊“救火,快,救火。”

都往石锦华家跑,等跑进院子里的时候石锦华已经把火浇灭了。

“好险,就烧了灶口外的柴火堆。”说着拦住了要进去的人。

“没事了,我都浇灭了。”石锦华说道。

“吓死人哦!好好的怎么就着起来了呢?”

晚大娘拍着心口看着门口站着的钱似水,这姑娘给烧的头发都焦了,整个跟逃难一样。

纷纷嘱咐石锦华以后小心点,别真吧房子给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