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穿书
五月的天,林慢慢的却冷得打了个浑身哆嗦。伸出手去摸自己准备好的空调被,一摸却摸到一个更为细腻柔软细腻的东西。像是剥好壳的鸡蛋,她都忍捏了捏。自己床上怎么会有鸡蛋?但是了剥了壳的?忽的睁开眼睛眼,入眼是一张清俊惨白的脸,是个男人。她还没反应时回来,那人朝她露齿笑笑伸手去摸自己准备的空调被,一摸却摸到一个细腻柔软的东西。。...

六月的天,林慢慢却冷得打了个哆嗦。

伸手去摸自己准备的空调被,一摸却摸到一个细腻柔软的东西。

像是剥好壳的鸡蛋,她忍不住捏了捏。

自己床上怎么会有鸡蛋?还是已经剥了壳的?

忽的睁开眼,入目是一张清俊苍白的脸,是个男人。

她还没反应过来,那人朝她露齿笑道:“你醒了?”

回应他的是林慢慢的尖叫声,她叫着滚向床里侧。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林慢慢坐起来指着那个男人质问。

“你的房间?”男人嗤了一声。

剧烈的头痛之后,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进林慢慢的脑子里。

她穿进了昨晚自己看的那本小说里。

林家嫡女林玉君,生母早亡,由家中姨娘养大,姨娘是林玉君母亲生前的丫鬟,对林玉君比对自己的亲生孩子还要上心。出嫁之前林玉君请求自己的父亲将姨娘扶正,庶出的弟弟妹妹也成了嫡出。

林玉君嫁的是自幼就定下婚姻的青梅竹马江天晋,婚后两人十分恩爱。成婚五年林玉君无所出,姨娘的女儿新寡,回娘家不到三月就找上林玉君,说是已经怀上了江天晋的孩子。

心伤愤怒之余,林玉君还是将姨娘的女儿接近府里,好生照看。夫妻俩因为这件事越走越远,林玉君身子也越来越差,姨娘的女儿生下孩子时林玉君已经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临死前庶妹来看她,庶妹说林玉君不是生病而是被自己下了毒,这件事也是江天晋默许的,还有林玉君的母亲也不是意外去世,而是姨娘一手谋划……

含恨而死,再睁眼林玉君又回到了自己未嫁之时,这一世她要为自己的母亲和前世的自己报仇。

以上是林慢慢昨晚看的那本小说的内容。

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告诉林慢慢,床边的男人正是书里的男主,秦王世子徐直清。

不幸的是,她没有穿成女主,而是成了女主的炮灰姐姐,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林慢慢。

书里林慢慢愚蠢自负,受了女主的恩却恩将仇报,和姨娘勾结到一起,在寒冬腊月里趁女主不备将她推下湖,害得女主差点丢了性命,最后被男主命人将林慢慢剥皮剔骨,人皮用来做鼓面,人骨制成了挂坠。

作者对林慢慢被剥皮剔骨的描写十分血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本恐怖小说,昨晚看完这一段林慢慢只觉得心里发毛,于是就放下手机睡觉,谁知道一觉醒来自己就成了书里的人。

更要命的是,这个时候书里的林慢慢已经把女主推下湖,如今女主昏迷不醒,等着林慢慢的是被剥皮剔骨的命运。

“求求你不要杀我。”林慢慢脱口而出。

因为害怕她的脸比刚醒的时候白了三分。

秦王世子愣了愣,又很快恢复往日的笑容。

“林小姐说笑了,你是玉君的姐姐,我怎么会杀你呢?”

他语气越是温柔林慢慢就越是害怕。

“是洛姨娘指使我的。”林慢慢一口咬定。

“林玉君是世子的心上人,也是我的妹妹,爱屋及乌,我那么爱慕世子又怎么会伤害世子的心上人。”

“我出身卑贱,打小在山野里长大,没什么教养,如果不是洛姨娘挑唆,我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种害人的招。”

她滔滔不绝的说着。

“我知道这个时候世子一定想将我剥皮剔骨,不过请世子三思,不要中了小人的计。”

“我是没什么本事,可我哥哥跟林玉君交情颇好,我哥哥最听我母亲的话,我母亲最疼的人就是我,要是我死了我母亲一定会怪罪到我哥哥头上,若是我哥哥因此责怪林玉君,世子舍得她受委屈吗?”

为了保命,林慢慢绕了一个又一个弯。

书里秦王世子是好性子的人,做的唯一出格的事就是命人将林慢慢剥皮剔骨给林玉君泄愤。

“请世子爷放过我这一次,往后我定会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为世子和玉君妹妹鞍前马后。”

不管她说什么,秦王世子就只是笑眼看着她,不发一言。

林慢慢急得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书里又说:秦王世子虽然性子温良,但打定主意的事情,就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一想到自己穿书就是为了体验一把被剥皮剔骨的滋味,林慢慢“哇”的一声哭出来。

“我要是知道作者是谁,我做鬼都不会放过她。”

“你要杀就杀吧,能不能给我一个痛快。”

“求求你了,不要把我剥皮剔骨。”

死也不是不可以,她想换一种死法。

秦王世子还是不说话。

林慢慢哭得更伤心。

“那……那剥皮剔骨也可以,不要拿我的皮做鼓面,也不要拿我的骨头去制成挂坠。”

她的要求一降再降。

泪眼朦胧中,见秦王世子朝自己伸手,林慢慢又往角落缩了缩。

他一个世子,要自己的命还需要亲自动手吗?

“擦擦眼泪吧,哭得这么难看。”

秦王世子扔给她一方手帕,然后站起身。

林慢慢不敢用他的东西,抬手用袖子在脸上胡乱抹了抹。

“你不杀我了?”

见他准备要走,林慢慢追问。

问完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几时说过要杀你?”秦王世子转过身好笑的看她一眼。

来之前是想过,可林慢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他就不想了。

如今他倒是比较好奇林慢慢怎么会觉得自己要杀她,还是用那样残忍的手法?

“你不用骗我,你虽然没说,但是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破罐子破碎,林慢慢大着胆子道。

“哦?那你说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在想用我的骨头做什么样的挂坠好。”

说着林慢慢自己都打了个冷颤。

书里秦王世子人设十分温柔,不过在林慢慢看来他就是个变态,“自己”还没死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考虑要用“自己”身上的那根骨头做挂坠好了。

“就你这三脚猫功夫,到街上摆摊都会被人砸了摊子。”

留下这么一句,秦王世子转身离开。

书里林玉君在掉进湖里之前拉了一把林慢慢,两人双双坠胡,之后都被救上来,只不过林慢慢醒得早,她想恶人先告状,刚醒就偷了林玉君的信物到秦王府去见秦王世子,见到秦王世子的那一刻又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听到秦王世子命人将自己剥皮剔骨。

如今虽然还拿不准秦王世子的意思,不过也算暂时保住了性命。

寒冬腊月里在湖里走了一遭,刚醒又经历那样的惊吓,再睡过去时林慢慢开始发热说胡话,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要把我剥皮剔骨。”

听了下人汇报,秦王世子微微蹙眉。

“她怎么就认定了我会把她剥皮剔骨。”

“许是做了坏事,心中有愧。”一旁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答道。

秦王世子自嘲的笑了笑。

“整个京城的人谁不知道秦王世子是最好脾气的人,她要是找我求情倒也罢了,可她求的是我不要将她剥皮剔骨,秦王世子怎么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

旁边的丫鬟不置可否。

“林家那边怎么样了?”他换了话题。

“林小姐还未醒来,林家已经发现林慢慢不见的事,如今林慢慢的母亲正急着找人呢。”

“你去给林小满送个信,说林慢慢在我这里,等她养好病我自会派人送她回去。”

“世子?!”丫鬟诧异的喊了一声。

要是林家的嫡出小姐也就算了,林慢慢在秦王府里养的哪门子的病?

“去吧。”

“是。”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