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按摩
论效果来说,实际上虽然针灸效果最佳,虽然现在的如此一来也没称手工具,三来她也也不是医药专业出身贫寒,充其量是小时候书少,打发掉时间时看了些观主爷爷留在的草药医书,有些中医底子。他们家后面山上有个归元观,归元观的观主很是慈蔼,观主医术很好,爸爸小时候爷奶偏心眼他们家后面山上有个归元观,归元观的观主很是慈和,观主医术很好,爸爸小时候爷奶偏心,受过观主的照料,一直把观主当做家人处着。[space]。...

论效果来说,其实还是针灸效果最佳,但是现在一来没有趁手工具,二来她也不是医药专业出身,顶多是小时候书少,打发时间时看了些观主爷爷留下来的草药医书,有些中医底子。

他们家后面山上有个归元观,归元观的观主很是慈和,观主医术很好,爸爸小时候爷奶偏心,受过观主的照料,一直把观主当做家人处着。[space]

他们家后面山上有个归元观,归元观的观主很是慈和,医术很好,以前村里有个头疼脑热距离市区山高路远,都是跑山上找老观主看看,拿些草药吃吃。

爸爸小时候爷奶偏心,受过观主的活命之恩,一直把观主当做家人处着,后来老观主去世,也是她爸执孝子礼给安葬的,观主最后的遗泽,那些道书草药医书也就没人稀罕,也就被留在了沈家。

不过主席说得好,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徒手按摩比不上针灸效果,但是以她的技巧,也能达到八九不离十的效果,总比让爸爸熬着疼痛的好。家里条件就那样,他们那后海崖子山沟沟里没什么好田,年景好了地里的产出也就勉强裹住一家人的肚皮,这还是家里人口少。

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她爸操弄着家里那艏破旧的小渔船倒腾点儿渔获,以及休渔期的时候,去给人家盖个房子或者跟着大渔船当船工跑一趟深海,她妈在家一年养几头大猪,卖几窝猪仔,一年下来纯靠辛苦挣点儿血汗钱。供着她读了这么些年书,家里攒不下来几个钱。爸的性子她最清楚,哪里舍得让医生上止疼泵什么的,这会儿手术麻药劲儿过去了,纯靠自己毅力熬着罢了。

把阻拦外人视线的帘子拉开,沈芮活动了下手指,找了找手感,“爸,我给你按摩一下试试,要是手劲重了你和我说!”

“好,好,芮芮按吧!”沈长华咧嘴笑着道,闺女的一片孝心,他哪会拦着,总之按摩又不会把人按坏,他给闺女当个试手的。这腿骨折了还真是疼的钻心,要不是老婆闺女都在跟前,他真想哼哼出声。

沈芮挑着针对于下肢止痛的穴位先给沈长华按摩到位,后面又按着放松解压的手法给沈长华做了一通按摩,随着沈芮的手法施展,沈长华的表情越来越放松,最开始还想夸闺女这按摩的手艺真好,他好像真的不觉得腿疼了,后面眼皮子越来越重,沈长华没来得及多想什么,就直接深深睡了过去,呼吸自然起伏有序,眉目放松,显然是睡得香甜。

“呀,还真的有用,我闺女就是有本事,你爸有福不用遭罪了!”郑海娟眼前一亮,一看丈夫这状态,绝对是有效呀,不由惊喜万分。要说骨折不能活动倒不是大事,最关键就是疼得熬人,这不疼了,人能吃好睡好,就好养了!

沈芮轻轻笑笑,“之前在一本古书上看的,您知道的,我从小看观主爷爷留下来的那些道书医书草药典籍长大,对这个有些兴趣,就留意琢磨了下,之前尝试都有效,就给我爸也试试。我爸这估计能睡到明天,妈,你跟着跑来跑去一天怕是累着了,躺下歇歇,我给你也按按放松一下,睡个好觉,夜里有我呢!”

沈芮弯腰把病床下的陪护床拉出来,现在比以前条件好了,病床下还有一层近乎贴着地面的陪护床可以拉出来,不大刚好够一个人躺着的,比坐椅子一夜要舒服。

刚好妈妈已经洗漱去过洗手间,沈芮就拉着妈妈躺下,力道适中的又是一通按揉。农家里,活计从来少不了,再加上沈长华这事一出,郑海娟今天没少担惊受怕,沈芮按摩的时候就能感觉出来,她妈身子都是紧绷的状态,不放松一下,夜里根本就休息不好,也不利于身子健康,所以,直接就上了手艺。这么一番按揉,没多久,郑海娟也紧随沈长华之后,香香的进入睡梦中。

估摸着今天回不了家,郑海娟跟车来的时候,急急忙忙也打包了几件行李,除了换洗衣服,还带了个小毯子,现在正是夏天,七八月的天后半夜微微凉,病房里开的有空调,沈芮把小毯子盖到了妈妈身上,细细的凝望了会儿妈妈,又抬头看了看睡熟的爸爸,不由会心一笑,真好,我又回到了您们身边,真的很好呢!

父母都睡熟了,沈芮也没再去旁边病床,她就想陪在爸妈身边,找了个妈妈备用装东西的袋子铺开在地面垫着,沈芮直接盘膝而坐,自然而然五心向上,多少年的习惯成自然,哪怕是她重回自己的身体,也能依照灵魂的本能摆出来。

她倒不是急着修炼捡起修为什么的,在医院这人来人往的场合修炼,怕不是个傻子。她只是想简单的休息,顺便理一理现在的状态罢了。从回神过来,就一路奔波,然后见到父母,一直没有静下心的机会,这会儿到可以趁着机会整理一下自己前世今生的记忆以及盘算一下以后。

一呼一吸,灵魂的本能,让沈芮片刻就自然进入了半入静的状态。对于沈芮来说,入静状态下面的休息,更能彻底放松养护精神,反超过常人睡上一夜的效果。

她细细感知着自己目前的状态,修为嘛,这个不用提了,自然是归零,修真界的身家,她突破金丹的时候消耗的近乎于无,这个倒不用遗憾便宜他人,神识什么的,也暂时放不出来,最多是依据灵魂强度,比一般人要反应灵敏一些,

就像她今天回神的第一感叹,一遭回到解放前,变成白板一个。不过如果这是重回父母身边的代价,沈芮倒不觉得遗憾。倒是这冷不丁的就魂穿一下,让她不禁有了探究之心,开始回忆起这三世起来。

第一世,她就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孩子,八十年代末,计划生育就是严谨的时候,他爸不想为了多生一个东躲西藏,也没有太多非要儿子继承香火的念头,家里当年穷的响叮当,再加上她妈当年身子不好,在她前面有两个都没保住,最终就要了她一个孩子。

虽然是女孩,爸妈从来没嫌弃过她半分,反而比一般父母更疼爱她。家里日子再困难,但是爸妈从来都是宁愿苦自己也不愿意委屈她。他爸妈信奉读书能改变命运,不想让孩子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农村受苦受累,到了年纪就早早的送了她入学。

放学回来若是晚了,爸爸在家她爸去接,爸爸不在家,妈妈去接,一直持续到她高中住校大学放假,每次回来,爸妈还是老习惯去车站接她,可以说,她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