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拳拳
闺女让听医生的,明白昨天是出不了院,沈长华也就没办法把急切地地心放回肚子里。始终俯卧着,时间长了,这人也不很舒服,尤其是夜间。沈芮帮着把床头摇高六七十度的状态,垫着枕头,让她爸能能保持个半坐着的姿势,免得躺时间长了头晕。“爸,您这一年好日子很难得闲暇,“爸,您这一年到头难得闲暇,就好好养着,你喜欢看故事,我早上出门给您稍了两张报纸还有一本故事汇,给你和我妈打发时间,中午我给你叫个骨头汤,咱们以形补形,等回家了我给你下厨炖汤,到时候可不许嫌弃我手艺没我妈好!”沈芮语笑嫣然得给沈长华逗趣,安排着上午的打算。她在这上了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回家都要走县里,这一块她还算熟悉。。...

闺女让听医生的,知道今天是出不了院,沈长华也就只能把急切地心放回肚子里。一直平躺着,时间长了,这人也不舒服,特别是白天。沈芮帮着把床头摇高六七十度的状态,垫着枕头,让她爸能保持个半坐着的姿势,省得躺时间长了头昏。

“爸,您这一年到头难得闲暇,就好好养着,你喜欢看故事,我早上出门给您稍了两张报纸还有一本故事汇,给你和我妈打发时间,中午我给你叫个骨头汤,咱们以形补形,等回家了我给你下厨炖汤,到时候可不许嫌弃我手艺没我妈好!”沈芮语笑嫣然得给沈长华逗趣,安排着上午的打算。她在这上了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回家都要走县里,这一块她还算熟悉。

“就这一两天,不用那么麻烦,你给我按摩的伤口又不疼,净是躺着享受着,那还能躺不住!”

沈长华心疼闺女,“芮芮累不,这边有你妈,要不你回家歇歇?或者在旁边旅馆开个房间睡一觉!”

孩子昨天赶了一天的路,又是伺弄给他们夫妻按摩,又是给他守夜半点儿没闲着。夜里他们夫妻俩倒是睡得香,孩子却是一夜没沾床,他们夫妻不舍得去住旅馆另花钱,但是在闺女身上花钱却是舍得的很。

“好咧,一会儿我去开个房间,洗个澡换身衣服,晚上我在这里守夜,我这手艺比我妈的陪伴有用,我给爸按按,让你继续美美一觉到天亮,让我妈也去睡个好觉,咱们明天要是能出院,刚好明早退房,正好一天不抛费!”

昨天是妈妈不放心,她也不想离开爸妈,就将就了一夜,昨夜让妈妈见识爸爸能一夜安睡,晚上也能劝她去旅馆休息。沈芮喜洁,昨儿还坐了大半天的火车,一夜没洗澡,只是简单的洗漱,哪怕空调房里没出汗,她也觉得人快馊了,确实需要好好打理打理。

“你这丫头,看把你能耐的,合着我和你爸都被你安排的明明白白,还倒过来会编排你妈来了!”郑海娟嗔怪的拿手点了点闺女的额头,丈夫没事,闺女有这手艺让丈夫不遭罪,她这心也就宽慰起来,也有心和姑娘说笑了。

“你们这一家人感情真好,孩子孝顺,大兄弟大妹子好福气呢!”隔壁靠门第一张病床上的许大娘关注这一家人有一会儿了,不由出声赞道。能住一个病房,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缘分。

“大娘说的对,我爸妈就养了我这一个闺女,以后可得让他们好好享福不是!”沈芮看过去,对床是个看上去五六十上下的老大娘,保养得很好,看着和善可亲,头发应该是染过的,依然全黑,整齐的挽在脑后,气质也很好,就是面色十分憔悴。

她笑咪咪着接话,对着爸妈故意做出一副快夸她,快夸她,你看外人都快我的小傲娇表情。

“孩子顽皮,大姐夸赞了,家里就这一个孩子,我和孩子她爸养的娇惯了些,还算懂事!”郑海娟是那种我家孩子怎么看都好,在外人面前,当然还是要谦虚一些。“大姐这是也伤着腿住院了?”

她记得对面床是在他们住进来之前就在的,陪同老大姐的,是个看着比她小个几岁的中年妇女,她最开始以为是一家人,但是看称呼和说话的态度又不像一家人,后来被丈夫指点,才知道那是人家请的看护。她不由乍舌,城里人就是不一样。昨个儿傍晚,闺女到之前,过来看老人,喊妈的那个三十来岁的大小伙才是老人的儿子。

“可不是,这人上了年纪就越发得不中用,我这就是前天下楼取个报纸,就那么两层楼梯还把自己给摔着了,自己遭罪还给孩子添麻烦!”她向来是个怕疼的,这一骨折,可把她给遭禁的不得了,她胃不是很好,止痛药不能用,止痛针也不能一直打,止痛效果也就那么几个小时,过了之后就得她自己熬着。

自打手术后,可真的是越发的恼火,若不是自己还有些涵养,可是要做那不讲理的疯婆子了。她下半夜里,不舒服的醒来,却是发现邻床人家安静得很,一觉到天亮,醒来也是精精神神得,直到现在就没看到人家叫疼过。

她记得,人家大兄弟昨天护士问要不要上止痛针得时候,是选择不用的。若说昨天下午还能说是手术麻药还有些残留效果,但是这样都一夜又一个大早上了,也没见人家有不舒服的,可不是让她老太太好奇了!

她记得模糊的听到人家一家说是什么按摩,什么手艺之类的,到底什么样的神奇手艺能让刚做了骨折手术的病人不难受?在她伤口又疼起来的时候,不由得好奇主动和对面一家搭上话。

“我仿佛听着,大侄女有好手艺,能够按摩止痛是真的吗?大兄弟知道,这腿疼起来,真的是难熬,疼起来的时候我恨不得怎么没当场去了不用遭罪!说句不好意思的话,要是真有能止痛得手艺,我就舔着脸请大侄女劳累下,当然,不让大侄女白累的!”

要是真能止痛,多花点儿钱她心甘情愿,她之前是大学教授,退休金厚着呢!止痛针有副作用,不能连着用也是要花钱的,这按摩又不会把人按坏,要是有用,她可就不用再遭罪了!

“是有着手艺,不过,是孩子私下学着琢磨会的,以前家里长辈是个老中医,意外早年去了,留下些医书,孩子打小翻看自己琢磨学了些,并没有去考证什么的,就是心疼我,在自家人身上试试手!”沈长华到底休渔期经常跟着工程队或者远洋渔船在外闯荡补贴家用,有些经年积累的生活智慧经验。

孩子有这个手艺是好事,要是发展好了也是安身立命的本事,但是在自家人身上倒腾,他和孩子她妈因为是自家孩子,百分之百的相信,但是搁到别人身上是不是一样作效,他不能揣度,先把话说到前头。

看孩子意愿,同住一个病房,能搭把手,能有作用,那是与人为善,若是没有作用,那是孩子学艺不精,话说前头不见怪。说到底,还是一个老父亲保护孩子的一片拳拳炙热的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