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死也不怕

昭周 第二章 死也不怕

作者:漫客1 小说:昭周 更新时间:2022-09-19
林昭的记忆力很很不错,再再加母亲这些年的悉心培养教诲,四书五经了背得烂熟,比他那两个连原文都背不出的兄长,强了不明白多少。很是非常熟练的背了两篇礼记后,林二娘这才不满意的点了点点头,后转身去给林昭盛汤,边盛汤,边张口地说:“四书五经,你都背得很好很是熟练的背了两篇礼记之后,林二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去给林昭盛饭,一边盛饭,一边开口说道:“四书五经,你都背得很好了,不过这样还不够,得要去找专门的先生,教你如何作帖经,作诗赋,才有机会能考得功名。”。...

昭周

推荐指数:10分

《昭周》在线阅读

林昭的记忆力很不错,再加上母亲这些年的悉心教导,四书五经已经背得烂熟,比他那两个连原文都背不出来的兄长,强了不知道多少。

很是熟练的背了两篇礼记之后,林二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去给林昭盛饭,一边盛饭,一边开口说道:“四书五经,你都背得很好了,不过这样还不够,得要去找专门的先生,教你如何作帖经,作诗赋,才有机会能考得功名。”

她皱了皱眉头,继续轻声说道:“不过你大母那边恐怕不会愿意给你出钱去找学问深厚的先生,林家私塾里的先生还不如我,找了也没有用。”

林昭端过母亲递过来的饭碗,扒拉了两口之后,抬头对母亲笑着说道:“阿娘每天心心念念的就是要让我考功名,考功名有什么用处?”

林二娘是个极温柔的性子,她看了儿子一眼,轻声说道:“这个世道,身上没有功名,就只能在阎浮世界里浮沉,身不由己,考到了功名,哪怕像你爹一样,只是个秀才功名,你将来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说到这里,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总好过像现在这样,寄人篱下,看别人脸色过日子。”

林二娘早年是风尘女子,被林父赎身之后,虽然有了个去处,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妾室,不算是主人家,尤其是这几年林清源在外地做师爷,一年只能回家两趟,家里的大小事情都由他那个发妻,也就是林昭的“大母”打理,母子两个人受了不少委屈,大有寄人篱下之感。

“明天我去跟你大母说,不要你去放牛了。”

林二娘拉着自己儿子的手,轻声道:“你现在这个年纪记东西快,可不能耽搁了,明日阿娘给你拿点钱,你去县城主家那边问一问,看主家的家学还收不收学生了。”

因为早年抛头露脸过,赎身之后的林二娘就比较在意这些,除了必要出门的时候,其他时间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躲在这个小院子里,照顾着儿子。

东湖镇的林家只是林家的一个小小的分支,主家是越州府的大族,最近几十年里出了两个进士老爷,其中有一个至今还在做官,乃是邻府的知府,有如此门楣,主家的家学自然是办的很好的,最少也是有功名的秀才任教,有些时候还有举人老爷过来讲学,对于科考功名,大有裨益。

因为丈夫常年在外,不怎么在家,林二娘这些年的心思,就全放在了自己这个儿子身上,心心念念的想要把儿子培养成才,好在儿子也很争气,只用了三四年时间,就已经通读了四书五经。

不过国朝二百多年,在科考方面的规矩已经十分完善,要同县的两个秀才一起举荐作保,才有资格参与科考,眼见儿子读书有成,林二娘便想让自家儿子进城去,去主家求学,以林昭现在的学识,就是进了主家应该也会得主家先生的青睐,到时候找几个作保的秀才,再容易不过了。

林昭坐在母亲对面,一边扒饭,一边开口道:“阿娘,我要是走了,大母那边的人该欺负你了。”

林二娘给自己的儿子夹了点青菜,静静的说道:“为娘一个妇人,任他们欺负又能欺负到哪里去?为娘让你好生读书,就是为了让你以后不受欺负。”

林昭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因此他吃饭很快,三两口吃完一碗饭之后,自己又去盛了一碗。

“阿娘,要不然我再在东湖镇陪您几年,反正我年纪还小,不急着去考学。”

“再过几个月,你便十三岁了。”

林二娘对于功名,似乎有着莫大的执念,听到了林昭这句话,向来温柔的她,气的柳眉倒竖。

“你不去进学,便要在东湖镇放一辈子牛!”

林昭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他倒不是不愿意进城去见识见识,只是自己的母亲性子太过柔弱,自己在家里,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帮着她挡下来一些,自己要是去了山阴县城,她一个人留在东湖镇,不知道要给正房那边欺负成什么样子。

不过见母亲生了气,林昭也不好多说什么,他连忙放下碗筷,开口道:“阿娘莫生气,我去城里,去城里就是……”

林二娘这才点了点头,伸手把林昭开始收拾林昭吃完的碗筷,一边收拾一边开口说道:“你今天早点睡,明天一早便跟老郑的车去城里,他每天早上都要进城送菜的。”

老郑,是东湖镇的一个菜农,在城里有一些门路,每天一大早便赶着他的驴车,去城里给两三家酒楼送新鲜的蔬菜,镇上的人要是想进城了,很多时候也会坐着他的驴车进城。

老郑人很好,有人要坐他的车,他从来不会推拒,也不会收钱,是东湖镇难得的好人。

无奈之下,林昭只能点头答应,简单洗漱了一番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倒头睡下。

这个年代,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天一黑,林昭很容易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的时候,林昭便被母亲喊了起来,这个时候林二娘已经做好了早饭,看着林昭吃完早饭之后,她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布包,塞在了林昭手里。

“这是一些钱,留给你进城用。”

林昭伸手拎了拎,入手颇为沉重,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林二娘开口道:“好了,不用推脱,我领你去见你大母,跟她说说清楚,不然以后她还会寻你的麻烦。”

林昭叹了口气,才把布包收好,跟着林二娘一起,朝着大母的房子走去。

他们走到大母那边的时候,天色刚刚亮起来,林二娘有些怯懦的看了看面前的门户,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咬了咬牙,上前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一个身材略显肥硕的胖妇人,骂骂咧咧的过来开了门,一边开门一边开口道:“大早上的,叫魂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正是东湖镇林家的大母张氏。

推开房门之后,她才看到是林二娘站在自己房间门口,顿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咸不淡的说道:“原来是你来了,一大早的,有什么事么?”

林二娘生性内向,不善言辞,不过为了儿子,她还是咬了咬牙,开口道:“姐姐,今天昭儿就不去田里放牛了。”

“为什么?”

胖妇人音调顿时高了起来,开口叫嚷道:“那头大青牛,分给了他照看,家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活计,他不去放牛,谁去放?”

她“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妹妹总不能让我亲自去放罢?”

林二娘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姐姐,实在不行,我去放……就是。”

一旁的林昭看不下去了,走到自己母亲面前,皱眉道:“大母,那头牛每天放个一个时辰就行,田里那么多人,谁都能抽出一点时间来,如果大母找不到人,我去找人就是,每天一个铜板,大把的人愿意去给咱们家放牛。”

张氏怒视了林昭一眼:“长辈说话,哪有你这个小辈插嘴的份?”

她的娘家不算名门望族,但是也算是乡绅家庭,与林清源门当户对,但是从林二娘进了门生下林昭之后,林清源没过两年就离开了越州,去外地做事去了。

因为这个原因,张氏一直颇为仇视林昭母子,对母子二人十分苛刻。

林二娘咬了咬牙,从自己的荷包里取出了一串铜钱,大概有一二百钱的样子,递在张氏面前,低声道:“这些钱劳烦姐姐去田里雇个人,替昭儿放牛,还请姐姐许他进城去。”

张氏看了这些钱一眼,不声不响的收进了袖子里,这才看向林昭:“进城做什么去?”

林二娘低声道:“去城里做点活,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张氏这才转身,回屋关上了门。

“去罢,莫要在城里惹事,要是惹了事,你就死在城里。”

林昭面露怒容。

林二娘叹了口气,牵着自己儿子的手,转身走去,她一边走一边轻声道:“你进城之后,就去林家主家,如果林家主家收下了你这个学生,你大母即便心中百般不愿意,也不敢去主家闹事。”

“记住了,一定要想法子进入家学,这样才有机会取中功名。”

林昭抬头看了母亲一眼,低声道:“母亲,那个胖女人知道你骗她,一定会……欺负你的。”

“娘不怕。”

林二娘面露微笑:“只要你能成才,娘死也不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