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老头是个取名废
云瑶咿咿呀呀,望着将她抱在怀里,模样略显不修边幅的老头,很庆幸自己又活了下去。“这老头,但是看上来邋里不修边幅的,但像是...还挺帅的嘛!”要也不是老头及时会出现,她现在的十有八九了被摔下来了。云默阳的视线,缓缓地落在怀中婴儿的脸上,一张本来绷紧的老脸,渐渐地露着“这老头,虽然看上去邋里邋遢的,但好像...还挺帅的嘛!”。...

云瑶咿咿呀呀,看着将她抱在怀里,模样略显邋遢的老头,庆幸自己又活了下来。

“这老头,虽然看上去邋里邋遢的,但好像...还挺帅的嘛!”

要不是老头及时出现,她现在多半已经被摔死了。

云默阳的视线,缓缓落在怀中婴儿的脸上,一张原本紧绷的老脸,渐渐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容,

“小娃娃,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他说着,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看着当下他所身处的深坑,心里不由一阵惊叹:

“莫非有元婴修士从此路过?如此深坑,一击形成,若非元婴强者,恐难有此实力!”

云默阳是个修士,但修为只有筑基后期。

云山他很熟悉,当下他所身处的地方,前些日子还是平地,可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如此恐怖的深坑。

除了修士斗法外,他实在想不到,能有什么东西,可以凭空制造一个如此巨大的深坑。

斗法之后,能留下这种痕迹的,云默阳觉得,大概率只有元婴修士能办到。

“云山方圆百里,修真家族,只有我云家一家,而我的筑基后期的实力,已然能排进家族前三。”

云默阳一边默念,一边思考,“不好,要是云山一带,真来了元婴强者,恐怕会是一场劫难,我得赶快回去,通知家族做好防备。”

“什么元婴强者,这深坑是我砸出来的!”

云瑶心里吐槽,可嘴里喊出来的声音,传到云默阳的耳朵里,却又是一阵咿咿呀呀!

“小家伙,你是被谁,丢在了这里?”

“我怎么知道...我还想问呢!”

“罢了罢了...这深山之中,你我相遇也算缘分一场,要是没地方去,你就跟老夫回家吧!看你咿咿呀呀叫个不停,想必是饿了吧?”

云默阳望着云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你都猜到我饿了,还不给我点吃的!”

望着云默阳,不停自问自答的样子,云瑶实在无心吐槽了。

这个老头是不错,就是话多了一点。

正常人见那么小的孩子,哇哇直哭,不是应该马上去给孩子找奶喝吗?

“老头...你不对劲...”

云瑶眨巴着大眼睛,有些认真地看着云默阳。

而就在这时,云默阳的手中,忽然凭空多了一个翠玉葫芦。

葫芦刚一出现,一股浓郁无比的芳香,便从葫芦口逸散而出。

“好香啊!”云瑶望着翠玉葫芦,眼睛都在放光。

“小家伙,你还挺识货嘛!”

云默阳淡淡一笑,当即将翠玉葫芦抛向空中,同时手上掐诀,轻声一喝,“起!”

下一息,被抛在空中的翠玉葫芦,竟好似被一股神秘力量托住,稳稳地悬浮在了半空。

云默阳屈指成剑,指剑对着葫芦口轻轻一指,葫芦里便立即有股清澈透亮的灵液,好似游龙一般,如同一注潺潺溪流,凌空流向云瑶的嘴边。

浓郁的芳香,沁人心脾,光是闻见味,云瑶就精神了许多。

她哪里还不明白,老头的葫芦里,装着的绝对是好东西。

灵液流到嘴边,她立即张大嘴巴,咕噜咕噜地喝起来,没一会儿,她便喝饱了,全身也再次充满了力气。

云默阳见状,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收起了翠玉葫芦。

“好了,小家伙!”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云瑶身上,“你喝了老夫珍藏了二十年的无垢真露,这下我可不舍得放你走了!我云家的孙辈,全部都是男儿。”

“说来,老夫云默阳,倒确实缺个孙女,走吧,以后你就是我云默阳的孙女!”

“咯噔!”云瑶心头一愣,竟有种被拐了的感觉。

然而现在,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或者说,她根本没得选。

“跟你走就跟你走吧,反正我一个小婴儿,留在这大山之中,也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莫名其妙,变成了老头的孙女。

但对于云瑶来说,这也等同于,她在这个世界,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嗝”打了个饱嗝,云瑶用力扯着云默阳的胡子,连连点头。

“嘶!小丫头手劲挺大,像个呲牙咧嘴的小花猫。”

云默阳咧了咧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云瑶翻了个白眼,继续扯胡子玩儿。

云默阳无奈笑了笑,右手一划,一道光芒闪过,怀中那张满是泥土的小脸瞬间白净,身上的灰尘也随之消失。

这是最简单的去尘诀。

他满意地笑了笑,“嗯,这样好看多了,像个瓷娃娃一样。”

哇!这是什么法术?

要是学会了,她长大了以后,就省得梳妆打扮了!

身上清爽无比,云瑶眨着一双大大的眼,兴奋地盯着老头。

老头看出了她的兴奋,捏了捏怀中胖乎乎的小脸,问道:

“不知道你叫什么,先给你取个名字吧!你我这般相遇,犹如天赐,要不为你取名‘天赐’如何?”

天赐!这么难听的名字,她才不要。

云瑶小嘴一撇,假装要哭。

“别哭,别哭,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他们都说贱名好养活,要不,取个其它的名字?”

“嗯!我想想,要不叫狗丫?!春花?”

“......”听着云默阳取的名字,云瑶满心无语,她算是看明白了,她这个便宜爷爷,就是个取名废!

取的都是什么破名字!一个比一个难听!

“我叫云瑶!云朵的云,瑶池的瑶!”

“我不要叫狗丫!也不要叫春花!”

云瑶装哭抗议,小胳膊小腿儿连蹬带踹,弄得云默阳一个筑基修士束手束脚。

云默阳似乎也看出来,云瑶对他取得名字,并不满意。

他苦着一张脸,无奈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小祖宗,别哭了,我重新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

“嗯!你我初次相见,便有如此缘分,取一‘初’字如何?”

他想了想,又说道:

“希望你今后的人生,美好而又珍贵,而‘瑶’一字,便蕴含此意,小丫头,老夫给你取名‘初瑶’,如何?”

初瑶!?云初瑶!?

“这名字倒是可以,跟我的本名比,只是多了一个字。”

云瑶心中沉思片刻,她忽然觉得老头取名的本事,也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废!

见云瑶满意地点了点头,云默阳总算松了口气。

......

半个时辰后。

云默阳抱着孩子,下了云山,便回到了云城。

集市上,人们望着云默阳怀中,那个不知从哪儿抱回来的孩子,不由众说纷纭。

“云默阳前辈,可真够可怜的!看他这个样子,想必他儿子儿媳,多半是陨了!只是云前辈怀里的小娃娃,又从何处而来?”

“是啊,从未听过,云家有如此大点的孩子啊!”

“难不成...难不成这小娃娃,是云前辈的孙子?”

“什么孙子,我看是孙女,你看那小家伙,长得多可人啊!”

“有什么好争论的,孙子孙女,等孩子长大点,我们不就知道了吗?”

......

众人的话,云默阳并未理会。

提起他死去的儿子儿媳,他心头便有一股难解的恨意。

然而他自认实力不济,就算是想报仇,也没有办法。

抱着小丫头,他快步朝云家走去。

云瑶早就累了,在云默阳的怀里,她睡得无比踏实。

可就在这时,一只毛毛躁躁的小黑手,忽然伸向了熟睡之中的云瑶!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