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演戏

姑娘今生不行善 第二章 演戏

作者:春梦关情 小说:姑娘今生不行善 更新时间:2022-10-22 23:20:02
马车刚在昌平郡王府外停下来,姜莞才下车后便看见了那张非常讨厌的脸。她登时会觉得晦气。赵奕啊阴魂不散。她病了六七日,他登昌平郡王府的门不不少于二十次。姑母汉民叫他滚,他仍然不彻底死心。赵奕了下了台阶急步往姜莞跟前去。他脸上写满急切地,眼中又有深情,嘶哑着声音她顿时觉得晦气。。...

马车刚在昌平郡王府外停下,姜莞才下车便看见那张讨厌的脸。

她顿时觉得晦气。

赵奕真是阴魂不散。

她病了七八日,他登昌平郡王府的门不少于三十次。

姑母回回叫他滚,他仍旧不死心。

赵奕已经下了台阶疾步往姜莞跟前去。

他脸上写满急切,眼中又有深情,沙哑着声音叫姜莞:“珠珠!”

姜莞还没来得及退,赵奕就到了身前来:“珠珠,你听我解释!那夜我是被人拉着去的玉华楼,诚然我留宿楼中,却没有半点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相信我!

咱们两个也是一起长大的,我从来不会骗你,好珠珠,你千万不要听了那些小人的挑唆!

这些日子我总来,想见你,想看看你的病好没好,想知道你好不好,可我进不去,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你,珠珠,你还好吗?”

他语气那样诚恳,然而落在姜莞耳中,却也不过是一阵叽里呱啦而已。

她连听都懒得听,只是觉得烦。

尤其对上赵奕情深似海的那双眼,她格外想吐。

天下无耻之人千千万,赵奕该是他们的祖宗!

他方才好像说一起长大,说从来不会骗她。

跟她一起长大的是赵行,前世骗了她一生的才是他赵奕。

自九岁起一直到她死,赵奕骗身骗心,还从她手上骗走赵行还有她的两条人命!

留宿玉华楼,引得晋和帝收回成命,金口许诺她父兄会为她另觅佳婿,这不正是赵奕的得意之作吗?

否则她怎么能顺理成章嫁给赵行,怎么能帮他谋逆造反!

大邺立储以嫡长,他在次序上头吃了亏,又不能设毒计取两位兄长性命,以免惹人怀疑,所以就来诓骗她这等无辜小娘子,好完成他的大业,他的雄心!

真是恶心。

她重生一回,是老天怜悯,可怜她遇人不淑,且叫她回来还她欠赵行的那些债的。

她都已经没有苦心孤诣要报仇,要取赵奕项上人头了,他竟还敢凑上来演深情戏。

一口一个珠珠——当日她怒斥赵行说他不配,可实际上最不配这样叫她的人是赵奕!

赵奕上下嘴唇一递一下碰,见她面无表情又沉默不语,便越发着急:“珠珠,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也晓得你生气,你打我骂我都好,跟我说句话吧,珠珠。”

他还在说着叫人烦心的话,全然不打算收声。

姜莞眼皮压下眸中冰冷,压根儿没想理会他。

她正准备吩咐长宁入府回话,好叫她姑母派人来赶走这畜生,然则她尚未开口,眼角余光先瞥见长街口已缓缓驶来的那架有些眼熟的马车。

姜莞侧目,定睛仔细打量,那是……华阳大长公主家的车。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全都收回去,眨眼的工夫她就换上一副娇软做派,委屈巴巴,我见犹怜。

赵奕见她那副颜色,眸中顿时一喜:“珠珠,你肯听我说的对不对!”

姜莞连连摇头,又接连退后好几步,硬是把她自己逼到了马车旁边去。

手里素白的湖丝手帕更不知是何时变出来的,她又低下头,装模作样擦拭眼角:“殿下何必再来见我,又何必说这些哄人的话。

如今我成了盛京笑话,全是拜殿下所赐,殿下还觉得不够吗?

殿下既然无心,早早与我家中说清楚,这婚事虽是官家抬爱所赐,我父兄却也不是不能到御前去辞掉,怎么就要殿下这样来欺负我?”

“珠珠,我不是!”赵奕听的急了,就打算上来捉姜莞手腕,被长安和长宁二人横挡下来,他怒喝,“让开!”

姜莞似乎真的怕他逾越,整个人紧绷起来,死死贴在车厢上,直到无路可退,她才万分惶恐道:“殿下这是要做什么!你看清楚我是谁,我是沛国公府的姜莞,不是……不是……那种人……”

她也着急,急红了眼,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殿下不要欺人太甚!这还是昌平郡王府门前,你快放我过去,否则我……我真不与你善罢甘休了。”

小姑娘天生了一把又软又清甜的嗓音,即便是说不与人善罢甘休这样的话,也实在没有威慑力。

姜莞心想她这场戏演的这样卖力,华阳大长公主好歹是个长辈,怎么还不下车阻挠?

姑母怎么也还没派人出来大棒子打走赵奕?

赵奕听她这般剜心之语,大有要与他一刀两断的意思,显然未把他先前所言听进去,便真的上手去捉姜莞。

“三郎,还不住手!”

姜莞闻言长松口气,怯生生朝声源方向望去一眼,忙别过脸,抬手的动作俨然是在擦泪。

华阳大长公主一张脸透黑,几步上前,怒视赵奕:“你还想做什么?”

“皇姑奶,我只是想……”

姜莞蹲身见礼,鼻音极重:“大长公主万安。”

华阳低头看小姑娘泫然欲泣那副模样,面无表情抓着赵奕让他把路让开:“好孩子,快回家去吧,不要哭了。”

姜莞连声道谢,如获大赦一般,飞快逃离此地,临进府门,又朝左右小厮交代了什么话,然后赵奕就看着朱红府门缓缓合上,将他彻底隔绝在外了。

·

过了影壁墙,姜莞面色彻底冷下来。

今日进宫见郑皇后,连姑母都不知内情,她只说在家中养了数日,实在闷得慌,要出去透气而已。

知情者不过她屋中近身服侍的几个丫头,还有她的乳母秦氏。

姜莞眼中闪过阴鸷。

前世秦氏在她耳边倒了赵奕多少好话,帮着赵奕哄她诓她,大约私下里也没少把她的事情说给赵奕听。

她刚回来,大病一场,这病才有起色还要忙着料理柳明华那祸害,尚没腾出手来处置秦氏,她反倒上赶着提醒自己。

赵奕能这么巧的把她堵在府门外,定是秦氏去通风报的信。

原来早在她十四岁,甚至更早些时候,秦氏就已经被赵奕收买了。

姜莞驻足停下,招手叫长宁,附在丫头耳边低语吩咐了几句什么话,再瞧那丫头面色微讶,催她道:“叫苏总管速查清了来回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