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过往
沐璃这一次睡得昏沉沉,零星的记忆串连在一起,让她想出来许多事情。她本名是沐璃,北渊国太傅府嫡女三小姐,又是逸殿下的准未婚妻,天生的贵女。本应是万千娇宠,可伶母亲享年后,太傅续娶娶了现在的的后院掌家人虞夫人。父亲长年与大哥哥驻扎边境,家中诸多事宜就全她本名是沐璃,北渊国太师府嫡女三小姐,又是逸殿下的准未婚妻,天生贵女。。...

沐璃这次睡得昏沉,零星的记忆串联在一起,让她想起来许多事情。

她本名是沐璃,北渊国太师府嫡女三小姐,又是逸殿下的准未婚妻,天生贵女。

本应是万千娇宠,可怜母亲病逝后,太师续弦娶了现在的后院掌家人虞夫人。

父亲常年与大哥哥驻守边境,家中诸多事宜就全部交给虞夫人打理,自此嫡女生活一落千丈。

虞夫人自从生了小女儿沐沐后,她的生活更是凄惨,直接从嫡女的院子搬去了柴房,生活饥一顿饱一顿,小小年纪,就比同龄的孩子消瘦很多。

本以为到了及笄之年,就能嫁入逸王府,苦日子也算是熬到头了,却在及笄礼当天意外落水后,便一直昏昏沉沉,高烧不止。

再醒来,便出现在皇城外乱葬岗。

耳畔轻微的啜泣声,将她从沉睡中唤醒。

沐璃缓缓睁开眼睛,便见床边坐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年轻妙龄女子,梳着双耳珊瑚珠缀发髻,修着齐刘海,呜唔咽咽不止,双眼轻微红肿,倒是情真意切。

许久没见到这个丫头了,沐璃也有些动容,轻声哽咽地喊了一句。

“云檀,别哭!我好好的!”

那丫头闻声,眼泪如露珠一般大颗大颗地溢出眼眶,扑到沐璃怀里,大哭起来。

“小姐,您吓死我了,婢子还以为您再也醒不过来了!都是云檀的错,对不起夫人的重托,让您受冻挨饿,被人欺凌,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沐璃宽慰道抬手轻轻拍了拍云檀的背。

云檀这才吸了吸鼻子,止住哭声,心疼委屈地辩解道。

“哪里好了,小姐都昏睡了三天三夜了,瞧瞧您瘦得,都快脱相了!”

沐璃从床上坐了起来,背依着厚厚的枕垫,接过云檀递过来的甜水汤喝了两口,问道。

“云檀,通府上下,我只相信你,你可知我为何会落水,又为何会被弃尸荒山野岭?”

云檀蹙眉,试探性地询问,“您自己不记得?”

沐璃摇摇头,直言,“模模糊糊,记不真切,先前是在乱葬岗醒来的,迷迷糊糊走回了家,然后就是现在了,我怎么会住在这样破烂的地方?”

“想来应该是先前落水高烧,烧坏了脑子,具体情况婢子也不知。

及笄礼当日,夫人差我去杂役房帮忙。您落水后,她就差人锁了柴房的门,不让我去瞧您。

有几次我入夜偷偷去看您,被盯梢的小厮发现告诉夫人,她就让嬷嬷将我打成重伤,下不了床。”

云檀越说越委屈,又哭了起来。

沐璃闻言,脸色阴沉,余光瞥见云檀裸露在外的皮肤,脖颈和手臂上赫然摆着绯红的藤条印记,心中木然一紧,伸手拂去云檀脸上的湿热的泪水,自己红了眼眶,宽慰道。

“快别哭了,以后再也不让你受这般委屈。”又突然想道那日遇见的俊美男子,问道。

那样谪仙般的美男子,总是让人一眼难忘。

“你可知丧葬礼那日府上吊唁,坐轮椅的人是谁?有人称呼他为王爷?”

“这您也不记得?往日您天天念叨着的逸王殿下,您的准未婚夫呀。”云檀说。

沐璃心中感概,看来脑子真是烧坏了,记起来的都是些零碎不重要的,要紧的倒是忘得七七八八。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这儿诺大的太师府活下来。

这黑心的狼后娘也不知道存得什么心思,居然让贴身侍女云檀回来侍奉,就不怕云檀在耳边撺掇她的坏话。

沐璃又问,“虞夫人让你来瞧我的?”

云檀摇摇头,应声道,“我是花了岁银,买通门房嬷嬷,才偷偷进来守着您的。”

“好云檀,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太师府这个地方待不得了,要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沐璃说,连忙起身,整理衣衫,穿上鞋袜。

云檀有些糊涂,连忙问道,“小姐,这说得什么糊涂话,柴房门口有嬷嬷日夜坚守,我们哪儿也去不了,就算离开了太师府,大爷和二爷都不在皇城,我们又能去哪儿呢?”

“就去逸王府,我就不信,她能手眼通天到逸王府!”沐璃回应,心中却已然拿定注意。

管他逸王殿下什么秉性,先离开太师府,日后再做细细打算。

二人正准备离开,便听见咯吱一声,柴房的门从外面打开,迎面一前一后进来两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身后跟着三两个小厮。

最前面的就是这太师府后院主事儿虞夫人,近着她身后右侧站着的女子,船淡粉色华服,倒是颇有些姿色,身形婀娜,好一个俊俏佳人,声音很是娇媚。

“三姐姐这是要去哪儿?瞧着精气神儿,道一点也不像是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

呵——!虞夫人冷笑一声,端坐在小厮搬进来的椅子上,摆着主人家的款儿,冷嘲热讽道。

“她哪儿也去不了!好一个贱蹄子,居然敢在逸王殿下面前冒充沐家三小姐,如此丢人现眼,打死她也挽回不了沐家的颜面!”

“阿娘,干嘛这么凶啊,姐姐不过是烧坏了脑子,不是故意丢人现眼的!”

粉衣女子娇滴滴的劝慰着,身子自觉朝着虞夫人身后挪了两步,一双水灵的桃花眼微扬着笑意,满是得意和鄙夷。

云檀有些慌张和害怕,正预跪下见礼,却被沐璃制止,并将她护在自己身后,直面眼前人,一字一句说着。

“我去哪儿跟你们有关系吗?这太师府哪里是我这嫡女不能去的地方?谁能拦我?谁敢拦我?”

虞夫人闻言,面上一僵,起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沐璃的小脸呼扇过去,恶言相对。

“你这个贱人,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跟我说话!”

啪——!

在场之人无不惊恐,沐璃抬手死死抓住虞夫人挥过来的右手,反手就是一巴掌呼扇在虞夫人的脸上,响声清脆。

“你休想再打我!”沐璃回嘴,言辞掷地有声,随即用尽力气推开了虞夫人,致使她摔坐在先前椅子上,补充道。

“以前是我懦弱无能,任你母女欺凌,从今往后,不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