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重逢
柴房轮班轮守的家仆瞧花了眼,隐约瞅见内屋一条长长的影子摇晃,误我以为三小姐要自缢身亡,打开门却见屋内空空如也,屋顶透着夏日里的凉风。家仆惶恐不安,却也有些脑子,急忙扯着嗓子大声嚷嚷道,“好了,好了,三小姐从屋顶逃走了!”他的声音如铜锣般直接穿透静寂的夜,随后而来小厮惶恐,却也有些脑子,连忙扯着嗓子叫嚷道,“不好了,不好了,三小姐从屋顶逃跑了!”。...

柴房换班轮守的小厮瞧花了眼,隐约瞧见内屋一条长长的影子晃动,误以为三小姐要自缢,开门却见屋内空空如也,屋顶透着夏日的凉风。

小厮惶恐,却也有些脑子,连忙扯着嗓子叫嚷道,“不好了,不好了,三小姐从屋顶逃跑了!”

他的声音如铜锣般穿透寂静的夜,紧接着整个太师府瞬间灯火通明,乱作一团,人影晃动。

沐璃主仆二人还没有走远,见形势不对,下意识地翻身到屋脊的背光面,趁着还没被人发现去向之前,需要赶紧躲起来。

可眼下除了高墙就是'追兵',如果只有她自己道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总不能抛下云檀吧,她若被抓回去,定然是要活活打死的!

现在无非两个结果,要么两个人齐齐摔死,要么就是被抓回去弄死,终究是逃不过一个死字。

云檀面上有些慌乱无措,小声询问,“小姐,这可怎么办呀!我们不能被抓回去的!”

“没办法了,只能赌一把,疼也不许叫!听见没有!”沐璃再三嘱托,耳朵却机敏的盯着远处。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沐璃下意识的翘首远远瞄了一眼。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沐璃心中黯然窃喜,她居然认识这辆马车,就是先前停在太师府门外,石狮子边上的那辆!

云檀顺着沐璃翘首的方向瞥了一眼,也瞧见了那辆马车,提醒道。

“那是逸王殿下的马车!”

沐璃随口应道,“我知道,待会儿不许叫,抱头,我扔你下去。”

“啊?扔下去?”云檀心中不安,目测了一下墙高,凑近沐璃,压着声音说,“不行的,小姐,太高了!”

沐璃没有应声,兀自翻了个白眼,待马车凑近,便直接拎着云檀的后衣领将她抛了出去。

咚——!哐——!咚——!

连着三声闷响,云檀直接将那车顶砸出一个大窟窿来。

“啊——!摔死我了!小姐,我没事儿!”云檀忍着痛,叫嚷道。

抬头便见逸王殿下端坐在里面,眸光清冷,周身充斥着杀意,显然对她这个压坏自家车顶的不速之客,极其不待见,连忙噤声,跪正身形,心虚地左顾右盼。

心中惶恐,暗暗叫苦,这下完了!咂驴蹄子上了,应该会被弹飞吧!

吁——!

马车突然被叫停,马儿受了惊吓,仰天长鸣,驾车随侍护卫连忙扣门询问。

“王爷,您可安好?”

“安!”

马车内传出来淡淡地一个字。

随侍侍卫闻声,才没有冲进去,警惕性地环顾四周,便瞧见了还猫身在屋顶的沐璃。

马车停下来的那一刹,沐璃心也猛然咯噔一下。

传闻中的逸王殿下不会真的如云檀所言厌恶女人吧!

万一赌输了,她主仆二人怕是要被捆了送给虞夫人做礼。

却没想到那随行侍卫竟然洋装没瞧见,直接准备驱车离开。

与此同时,太师府侧门冲出来一众小厮,瞬间将马车团团围住。

太师府后院管事儿严嬷嬷从小厮中大腹便便的走出来,一脸尖酸刻薄的样子,谄媚的说道。

“三小姐,赶紧出来吧!我知道您藏在里面!夫人还在院里等着您呢!”

那随行侍卫见状,马鞭随手朝着地面甩了一下。

只闻,啪——的一声。

平地惊雷!

继而厉声呵斥道。

“瞎了你们的狗眼,逸王殿下的马车也敢阻拦!把路让开!”

严嬷嬷往日有虞夫人撑腰,在太师府横行惯了,些许年没碰见过这般骨头硬,脾气大的下人。

又细细瞧了那说话的侍卫,确实是先前与逸王殿下同行之人,心中一紧,恭敬见礼,又说。

“婢子无知,冲撞了逸王殿下,实属不该。只是夫人有令,一定要将三小姐请回去,侍卫大人,且行个方便,快快将主家三小姐放出来才好!”

“不曾见过!”侍卫冷冷回应。

“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听见方才三小姐从马车顶撞了进去,她一定在里面!”严嬷嬷始终不想放行,连连辩解。

“让开!驾——!”那侍卫面上颇有些不耐烦,不再多言,直接坐回先前的位置,驱车离开。

太师府的一众小厮亦不敢阻拦,识趣地将路让开。

严嬷嬷当即吃了哑巴亏,心中甚至憋闷,赶紧带着一众人小厮回去禀报虞夫人。

冲撞了不得了的人,岂是她这个做奴才的担待得起。

猫身在屋顶的沐璃,将一切瞧得真切,直到太师府小厮关上侧门,悬着的心才算是有了着落。

连忙追着马车的方向去,找准时机,翻身从马车顶窜了进去。

马车突然加重,马儿顿了一下,车身晃动,惯性使然。

沐璃没站稳,整个人直接撞进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里面。

被撞之人闷哼一声,面上青一阵红一阵!

跪在原地的云檀面上惊恐,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直视,心中惶惶不安。

完了,完了,逸王殿下这是要发怒了!

驱车的侍卫停住了马车,直接将门从外面推开,又默默关上,不敢吱声,只能继续前行。

沐璃面上有些尴尬和心虚,起身到一侧坐定,诺诺地说道。

“还是要谢谢你的!那个——!方才真的真的不怪我,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你放心!”

虽说是客气,却没有一点下车的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