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马奴
“这世道啊不叫人好活,堂堂太师嫡女居然被逼的躲在王爷府里做马奴,啊受了委屈小姐了!”云檀边哭边帮着沐璃再次伤口包扎右手的伤口,碎瓷片扎伤的地方划破开去,血肉由此可见。沐璃痛的龇牙咧嘴,费力地宽慰。“好云檀,可别再哭了,再哭就得坏眼睛了。”“逸王殿下沐璃痛的龇牙咧嘴,费劲地宽慰。。...

“这世道真是不叫人好活,堂堂太师嫡女竟然被逼的躲在王爷府里做马奴,真是委屈小姐了!”

云檀边哭边帮着沐璃重新包扎右手的伤口,碎瓷片扎伤的地方撕裂开来,血肉可见。

沐璃痛的龇牙咧嘴,费劲地宽慰。

“好云檀,可别再哭了,再哭就要坏眼睛了。”

“逸王殿下真是狠心,明明知道你的身份,还让你做这种糟践人的苦差事儿,就是明着欺负小姐!”云檀又说,心中满是怨怼。

“那能怎么办?车顶是我们砸坏的,又没钱赔,他也确实帮我们脱了难,不就是刷一个月的马,小事儿!”沐璃说。

云檀怔怔地看着沐璃,又突然双手捧着沐璃的小脸左摇右晃,眉头紧锁,诧异质问。

“你真的是我家小姐吗?我都快不认识了!你敢顶撞虞夫人,又能飞檐走壁,说话办事儿妥帖,竟叫人挑不出一点错处来!”

沐璃兀自翻个白眼,很是无语,用左手巴拉开云檀的魔爪,嗔怪。

“快住手,再晃我就要晕了!”又问,“我以前是什么样子?与现在差别很大吗?”

云檀凝眉冥思片刻,点点头,嗯了一声,细说。

“小姐以前可是温婉娴静,循规蹈矩,谦逊有理,处处叫人称赞。

只是后来夫人过世后,你终日郁郁寡欢,性子也修得过于沉静了些。”,又满脸好奇的继续说,我从小陪着你长大,像那种飞檐走壁的法子你是从来都不会的,你现在是怎么会的?”

沐璃反问,“我真的不会?”

云檀嗯了一声,再次恳切地点点头。

“不知道,可能是求生的本能!我也说不上哪里怪,想到就去做了。”沐璃心中狐疑,强作解释。

若真是如云檀所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主仆二人被安置在逸王府马厩旁边的调度房里面。虽说房间不大,内里倒也算干净、宽敞、通透。美中不足的就是到处都是马粪的味道,熏得二人,不得不寻两团棉花,塞住鼻孔,只留着嘴巴喘气儿。

比起太师府的柴房,这里除了臭了点,已经很不错了。

整个皇城,敢收留沐家嫡女的,没几户人家。

咚咚咚——!

有人叩门,沐璃起身相迎。

只见昨夜驱车的侍卫,恭敬地,双手捧着两件亚麻色布衣,笔直地站在门口,笑意盈盈。

“阿璃小姐,我是王爷的近身侍卫岩雀,这是马服,王爷差我给您送来的,辛苦您了。”

沐璃黯然叹气,哦了一声,双手接过,寒暄一句,“代我谢谢你家王爷,叨扰了。”

“一定。”岩雀笑着应承,又指了指停放在不远处昨夜用的轿身,又说。

“王爷交代这车子正午时分有木匠师傅前来修整,须尽快打扫干净才是。”

“嗯!”沐璃应声。

岩雀继续补充,“王爷还说了,.....”

沐璃有些不耐烦,兀自翻了个白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强压着怒火,直言。

“岩雀公子,麻烦一口气儿都说完,好吗?”

这人简直就是一个木头,一口一个王爷,这什么王爷,简直就是一个话痨子。

岩雀依旧保持着谦恭的笑意,摇摇头,应声,“最后一件,稍后马厩管事儿林伯会来详细与您交代马匹保养细则,没有了!真是辛苦阿璃小姐了!”

沐璃强行挤出满脸笑意,眉眼弯弯如月牙,连连应声。

“好的,好的,好的!”,又问,“我可以干活了吗?”

“当然!”岩雀说,并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沐璃没有理会,哐当一声直接将门关上,直言,“公子慢走,恕不远送,我先换个衣服。”

心中已然气得不行,真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窝,什么狗屁王爷,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真拿她当奴才使唤。

一直随侍在身侧的云檀,瞧着自家小姐满脸不高兴,抢过她怀里的衣服,宽慰道。

“小姐,您歇着,粗活儿脏活儿云檀一个人就能做完,一定不会误事儿的!”

沐璃平复了一下烦躁的情绪,也去换了衣裳,劝勉道。

“本就是你因为我而遭罪,又怎能什么都让你来做。相信我,过了这关,以后都是好日子!”

云檀应声点点头,笑着应和,“嗯,我什么都听小姐的,小姐一会儿做活小心点,别湿了右手!”

待在门口的岩雀耳朵很是敏锐,听见主仆二人的对话后,便转身回离开了,直接回了暮雪斋。

君逸凡平日总是一个人待在那里,坐在木质雕花窗户边,一个人下棋、品茶。

窗外满园子的花开得正盛,争奇斗艳,极为娇媚。

岩雀回来的时候,轻轻扣了三次门后,才进屋。

他脚步很轻,几乎没有声音。

“回禀王爷,事情都办好了!”岩雀说。

君逸凡依旧沉浸在面前的棋局里面,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嗯!”又突然想道什么,轻声吩咐。

“去查实,速来报于本王!”

“已经查实,这个阿璃小姐先前多受制于虞夫人。只听说不日前落水,染了时疫,过了气儿,便被秘密遣送至皇城外,乱葬岗,不知因何,她自己又寻回太师府,又慌乱逃了出来。”

岩雀说话慢条斯理,不紧不慢。

他自幼便跟在君逸凡的身边,总能提前做好君逸凡心中所思。

君逸凡冥思片刻,手中的棋子顿了一下,方才落定,吩咐道,“仔细盯着这个人,别让她惹出什么乱子来!”

岩雀应声,“是。”便恭敬退出去,守在房门外。

炎炎夏日。

地面都被烈日灼出裂缝来。

沐璃和云檀两个人猫在破顶的轿子里面,脱了鞋袜,闭着眼睛,躺平了休息。

这金贵王爷的轿子总算是从里到外擦得干干净净。

云檀侧身凑近沐璃,犹豫再三,还是想说,且越说越心疼,就连声音也小了。

“小姐,您瞧见没,马厩外面围了好些人,都是来看您笑话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