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陛下,奴才只是个太监
在灵魂空间看见真相后,洛初初了明白了,自己如此倒霉透顶,是因为身上也没龙气,当不起皇帝的命格。的话不每日蹭点龙气,怕是会时时刻刻都有性命之危。丞相国师大将军三人都也不是更省油的灯,短时间当然拿不下。攻略者手段尽出都功亏一篑,洛初初对自己更也没什么信心。如果不每天蹭点气运,恐怕会时时都有性命之危。。...

在灵魂空间看到真相后,洛初初已经明白,自己如此倒霉,是因为身上没有气运,当不起皇帝的命格。

如果不每天蹭点气运,恐怕会时时都有性命之危。

丞相国师大将军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短时间肯定拿不下。攻略者手段尽出都功亏一篑,洛初初对自己更没有什么信心。

即便千方百计成了事,若是所托非人,恐怕下场会很凄惨。

要是他们要权势还好,洛初初可以继续缩着头当傀儡。

万一他们要的是名正言顺地成为天下之主,肯定第一个把她杀了。

洛初初不敢赌,便把心思转移到闫温茂身上。

洛初那一世闫温茂只是幽禁,没有害她性命;杀攻略者则是因为她做的事太荒唐,四处兴风作浪,不得不杀。

根据原身的经历,这辈子只要洛初初安分一些,不作妖,不针对他,便能相安无事。

如果在此基础上讨好闫温茂,让他心甘情愿地跟着她,能经常蹭到气运,那便性命无忧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大内总管,闫温茂怎么都不可能躲着女帝。天时地利人和,至少占了前两样。

如果她持之以恒地对闫温茂好,哪怕是铁打的心肠也该有几分情分,届时想要日子过得舒服一点,不过是闫温茂动动嘴的功夫。

打定主意,洛初初尽量不去想他杀人的画面,体贴地说:“闫大人,要不你睡一会儿吧。”

闫温茂望着她清澈且柔和的眼睛,一瞬间竟然真的以为她在关心他,垂下眼睫道:“谢陛下关怀,只是侍疾乃是奴才的职责。”

洛初初一时语塞。算了算了,现代人谁还不熬夜呢?一天不睡也不会有事的,他不愿意就不愿意吧。

宫女服侍她洗漱过后,端来今天的早饭,主食是银耳莲子百合甜羹,浓稠度刚刚好,看着清新爽口,还配了爽口小菜,没有油腻的食物。

洛初初闻到香味,食指大动,迫不及待地端着碗尝了一口,清甜而不腻人,胃里暖暖的。

侍雪在旁边劝道:“陛下,慢点喝。”

洛初初嘴里应着好,动作却不慢,不一会儿便吃下一大碗甜羹,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嗝,发现闫温茂站在身后没动,邀请道:

“闫大人应该还没吃早饭?不如过来一起吃啊。”

今日女帝好像一只馋了许久的猫,与往日抗拒的模样大不相同,竟然有几分可爱。

闫温茂如此想着,拒绝道:“多谢陛下,但这于礼不合。”

啧,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这人怎么油盐不进?

洛初初有些沮丧,随即又打起精神。

这甜羹好吃到她想再来一碗,何况会有人空着肚子还不想吃东西,肯定是不好意思。

“你们下去吧,我跟闫大人有事要说。”洛初初道。

侍雪侍月依言退下。

洛初初带着笑容强行拉住闫温茂的手。

他的手很大,合在一起才勉强握住。

闫温茂惊异于她的突然靠近,没来得及抽出手。

强行把闫温茂拉到另一把椅子上坐下,洛初初亲自动手给他盛了一碗甜羹,推到他面前,道:“这甜羹可好吃了,清淡养胃,你尝尝。”

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闫温茂正想从椅子上离开,洛初初不由分说地端起甜羹,把拿碗的左手臂架在他肩膀上,舀一勺送到他嘴边,道:“吃!”

听说狼吃了人类给的食物会慢慢变成家犬,她不信持之以恒地投喂,还不能让闫温茂心甘情愿跟着她!

少女拿着瓷勺的指尖带着红润,像刚刚开始变红的白蜜桃,连带着甜羹似乎都变得更加美味。

勺子就凑在他嘴边,闫温茂怎么也不可能躲得开,无奈地张开嘴,咽下洛初初喂的甜羹,道:“谢陛下……”

话未说完,洛初初又舀了一勺,闫温茂不得不再次吃下。

洛初初盯着他吃,嘴里还有甜滋滋的味道,忍不住边喂边咽口水,闫温茂有点无奈,又觉得好笑。

模模糊糊地记得,幼年时家里被大官派人追杀,钱财散尽,凑钱只够买一碗粥,娘亲也是边咽口水,边喂给他吃,说自己不饿。

那是他生命中仅存的温暖,凭着这份回忆,熬过了许多难熬的日子。

入宫以后,便只有他伺候主子、挨打挨骂的份。手下人阿谀奉承夸得天花乱坠,唯独没有人真正关心过他。

娘亲的手皮肤粗糙,与这只柔荑大不相同,动作却是一般地温柔,让闫温茂有些恍惚,随即又嘲笑自己:女帝不往饭食里下毒便算好事,怎么可能对他有什么关怀?且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吃完一勺洛初初便紧接着喂下一勺,循环往复,直到一碗甜羹吃完。

疼痛的身体似乎被甜羹抚慰,感觉轻松了些。

闫温茂心情复杂。

洛初初暗中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再接再厉地笑道:“闫大人,吃完饭不如休息一下吧?我的床还蛮软蛮大的。”

听闻此话,闫温茂差点把刚吃下去的甜羹喷出来,女帝知道她自己在说什么吗?如此虎狼之词,是谁教她的?

算着女帝今年八月便十五岁了,莫非是动了春心……闫温茂眼神变得复杂起来,道:“陛下,奴才只是太监。”

就是知道你是太监才讨好你的,反正也不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要是换成正常男人,她才不会这样呢!

洛初初决定热(强)情(行)邀请他去床上休息,揪住他的袖子,笑道:“闫大人无须跟我客气,咱俩谁跟谁啊,困了就睡吧。”

无论如何,闫温茂今天只能跟她待在一起,哪也不能去!

等下让侍雪找人打一张新床放在房间,以后便可以经常叫他过来守夜。

闫温茂恭谨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眼中充满疑惑排斥之意。宁可女帝掏出匕首捅过来,也不愿面对过分热情的她。

他知道自己面皮生得不错,先帝在时有几位娘娘总喜欢把他要过去伺候,但只是看着而已,不会真的做什么。

女帝如此行为,难道看出自己的真实情况,想用美人计诱杀他?否则怎么会有女子心甘情愿接近一个太监。

不,不可能。即使药效过了,也需要至少一月身体才会开始恢复,这段时间看不出来的。

那是为什么?

洛初初的肩膀忽然被扣住,她不解地回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