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我就得意了,怎么着?
也怪不得青岚宗里是个人都敢对着原主指手划脚冷嘲热讽,当然原主实力低弱,有靠山又不明白用。偏偏有这么强的背景却会借助,人家不被欺负她被欺负谁!原本这些人怕的是原主那个渡劫期大能的爹,可也不是原主。实际上许桃始终会觉得很很奇怪,以原主的性格,她怎么会作出明明有这么强的背景却不会利用,人家不欺负她欺负谁!。...

也难怪青岚宗里是个人都敢对着原主指手划脚冷嘲热讽,毕竟原主实力低微,有靠山又不知道用。

明明有这么强的背景却不会利用,人家不欺负她欺负谁!

本来这些人怕的就是原主那个渡劫期大能的爹,可不是原主。

其实许桃一直觉得很奇怪,以原主的性格,她怎么会做出小说后面那些陷害女主的事?

原主虽然有一点小脾气性格也比较倔强,本质上却是一个好姑娘,书里写的那些事真的会是原主做的吗?

还有刚才和女主的初次见面,她觉得女主好像是故意想陷害她。

可这本小说的女主不是天真善良小福星的人设吗,怎么会故意陷害与她没有任何过结的师姐?

许桃再次意识到这是真正的修仙界,周围发生的一切也都是真实发生的,并不是小说里的一段文字。

虽然她看过小说,但想要以小说来定位身边人物的性格以及行为模式,绝对是不靠谱的。

“这不是许桃师妹吗!真是恭喜呀,一段时间不见你终于突破到筑基期了。

你也真是不容易,修仙二十八年才突破到筑基期。

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家世和这么好的师父。”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许桃身边响起,许桃闻声往旁边看了一眼,原来是隔壁百花峰的内门弟子秋蓉。

这个秋蓉以前可没少带头在言语上欺辱原主,原主好几次都被差点气哭。

“叫我师妹你配吗,我乃亲传弟子,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谁给你的脸让你叫我师妹!

还有,我的家世好怎么了,谁叫你自己不会投胎呢!

听说秋师侄好像是来自世俗界的孤儿吧,这么看来,你这投胎的技术是不怎么样。”许桃毫不留情的直接开炮。

“你,许桃你疯了吧!”秋蓉完全没想到,许桃竟然敢这么不客气的和她说话。

以前许桃自知修为低微,哪怕面对他们这些内门弟子也没什么底气。

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她以为自己提升了修为就了不起了吗?!

一个筑基期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

秋蓉咬着牙想给许桃一点颜色看看,可许桃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秋蓉师侄胆子挺大呀,敢对亲传弟子不敬。

我看有必要让人来教教秋蓉师侄规矩了。”说着,许桃直接拿出一枚传音玉,然后对着传音玉用神识传音。

没过一会儿,就有执法堂的弟子御剑而来。

“弟子见过许师叔。”执法堂的两位弟子到来之后,立马抱拳向许桃行礼。

“此人刚才对亲传弟子不敬,麻烦二位师侄把人带回去,教好了规矩再放她出来。”

许桃在说话同时,将做为证据的留影石扔给对方。

本来今天这事儿要是换了别的亲传弟子遇上,连证据都不需要提供,因为执法堂会自己派人调查真相收集证据。

可许桃却担心原主不得人心,没人会为她向执法堂说明真相。

所以这证据还是自备的好,她可不想最后因为找不到证据,执法堂直接对秋蓉来个无罪释放。

“秋蓉师妹,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执法堂弟子接过留影石,面无表情的对秋蓉说。

秋蓉手足不措的看着执法堂的弟子。

全宗门都知道,执法堂的弟子最是大公无私,不管是谁只要进了执法堂不掉一层皮别想出来。

秋蓉想到被带进执法堂的后果,整个人差点因为脚软从飞剑上掉下去。

此时,周围已经停了不少弟子看热闹。

众人对着许桃和秋蓉窃窃私语,其中有和秋蓉关系不错的,更是直接开口让许桃放过秋蓉。

“许桃,你竟然让执法堂的师兄来带走秋师姐!

你怎么能这样,大家都是同门,你有必要闹到执法堂吗!”说话的是平时和秋蓉的关系最好的小姐妹唐宛儿。

在许桃的记忆中,唐宛儿平时可没少和秋蓉一起在背后说原主的坏话。

“是啊,都是同门,说你两句你也不用这么较真儿吧。”

“平时这些话你也没少听吧,这么较真儿做什么。”

“秋师妹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连玩笑都开不起吧!”

一群人对着许桃指指点点,不知道的还以为许桃刨了他们家祖坟呢。

“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蠢货,全都给本小姐滚远一点,你们吵到我的眼睛了!”许桃的视线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扫过,说出的话半点不客气!

“许桃,你未免太过份了,你怎么能骂人呢!”

“就是,你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做沈道君的弟子!”

众弟子义愤填膺的看着许桃,那眼神像是恨不得在她身上盯出两个窟窿。

许桃冷笑两声,“不是你们说的吗,大家都是同门,这么计较做什么。

秋蓉骂我的时候,你们让我别计较,我骂你们的时候倒是一个个的都来指责我来了。

还真以为青岚宗是你们家开的,好的坏的全是你们说了算,你们这么牛逼,怎么不上天去和太阳肩并肩!”

“噗呲!”两名执法堂的弟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们以前怎么都没有发现,这位许师叔这么有趣呢。

“你……”唐宛儿指着许桃,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也敢用你的脏手指着本小姐。

区区一个内门弟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就你还敢防碍执法堂弟子执行公务!”

“许桃你别太过份了,我是内门弟子又怎么样,我的修为比你高,你修炼了快三十年才筑基,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唐宛儿气红了眼对许桃吼道。

众人以为许桃会因为唐宛儿的话感到气愤羞愧,毕竟许桃以前每次一听人提到自己的修炼速度就会自卑来着。

可这次众人注定失望了,自卑?不存在啦~

她娘是飞升上界的仙人,她爹是修真界战力天花板,堂堂渡劫期的大能。

这么好的家世她还要自卑的话,别人是不是不用活了!

“我就是得意你能拿我怎么着,谁让你没有一个飞升仙界的娘和渡劫期的爹为你撑腰!”许桃理直气壮的回怼道。

众人终于发现,许桃是真的变了。

以前的许桃可从来不会在他们面前特意提起自己的家世,更不会一脸得意的说出自己的母亲是飞升修士,父亲是渡劫期大能这种话。

仔细一看,许桃整个人的气质还有眼神都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