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鬼案现场
太安城,五福坊,清水巷。一处一进的古朴厚重小院。院里长着两棵树,一棵是桑树,另一棵也不是桑树。余乾站在一口黑色的水缸前,望着水面的倒影。青灰色锦袍,胸口绣着飞鹰,是用云锦织就的,质地成色极好,柔亮的贴合着身体。腰间束着青腰带,一把朴刀上悬挂在右侧。一处一进的古朴小院。。...

太安城,五福坊,清水巷。

一处一进的古朴小院。

院里长着两棵树,一棵是桑树,另一棵不是桑树。

余乾站在一口黑色的水缸前,看着水面的倒影。

青灰色锦袍,胸口绣着飞鹰,是用云锦织就的,质地成色极好,柔顺的贴合着身体。

腰间束着青腰带,一把朴刀悬挂在右侧。

头上戴着一顶同样颜色的无翅乌纱帽,两根细带从耳后绕过,绑在下颌上。

这是太安城大理寺外事人员的标准穿搭。

掬起一捧清水洒在脸上。

他在冷茎自己。

来这已经将近一天了。

早上刚入职的大理寺。

不到一个时辰,就见到这么有挑战性的场面

他....

“余乾,进来验尸。”

喊话的是孙守成,余乾的同僚。

刚才入职大理寺报到的时候就是他把余乾选到丁酉司的。

在数十个新人里一眼挑中余乾的原因很简单,说他是个俊俏的小相公。

让余乾一度以为丁酉司的人都是有大*观的。

作为新的外事人员没有选择的权力,余乾便就这样被带到大理寺丁酉司。

然后什么都还不懂的情况下就直接跟着出案子。

由司长带队,加上自己一共来了四人,出这个命案。

这户院子的主人是一位书生,昨夜凌晨在自己屋里死于非命,报案处理。

衙门无法解决,疑似鬼魅作案,这才上报到大理寺这边。

“来了...”

余乾应了一声,走向主屋。

一位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在屋外小声啜泣,她是户主新婚燕尔的妻子,现在成了未亡人。

昨晚夫妻在行周公之礼的时候出了这么档子事......

还是挺悲伤的说。

屋内陈设简朴,是户寻常人家。

余乾刚进去的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之后,看到地上的尸体后,再次瞬间提肛。

地上躺着一位全身赤裸的男性,肤色较白,体型清瘦。

脖子有青乌手印,表情极度惊恐,双眼充血外凸。

丁酉司唯一的检灵师郭毅正在端详着尸体,摸来捏去的,面无表情。

见余乾进来,他将死者翻了一个面。

后背上有不少淤青,再往下,门户大开。

血液混迹着流淌一地,就很残暴。

“你负责记录吧,好好学。”

孙守成将手中的书简递给余乾,然后蹲下双手搭在死者的臀上,往外一扒拉。

郭毅仔细端详,用指尖在其上方捻着一些青色的液体。

他面无表情的打开自己的工具箱,拿出一枚符纸点燃,将青色液体滴一滴上去。

滋啦—

焰火变绿,一股子腥臭传出。

郭毅这才站起来对一直抱胸站在后面的丁酉司司长纪成说道。

“死者死于窒息,谷道被异物爆裂,失血过多。这青色鬼液确认是鬼魅所为。”

负责记录案件的余乾满头问号,这作案工具不对劲啊?

郭毅继续右手掐诀,一股青气至手间飘出,然后附着在死者额头。

最后,一股黑气从死者额头冒出,屋里瞬间变的阴森下来。

“这是通灵诀,寻常残留的妖鬼之气无所遁形。”孙守成很是尽责的给余乾科普了一下。

郭毅收起右手,肯定的说着,“死者体内残留鬼气来看,初步判断,行凶鬼魅实力不强。”

“何种鬼魅?”纪成懒散的问了一句。

郭毅回道,“从鬼液和现场来看,是羽衣鬼。”

“就是那个专淫美男的羽衣鬼嘛?”孙守成问道。

“是的。”郭毅点着头,补充解释了一句,“从死者脖子上的青乌来看,是在行房事的时候,羽衣鬼在其身后掐脖,做出一样的动作。”

孙守成恍然,“就是说,死者昨晚在做推车动作的时候,被鬼魅还施彼身了?”

余乾恍然,怪不得门口那小娘子哭的这么伤心,这种事发生在谁身上都是心理阴影啊。

他没插嘴,因为什么都不懂,就这么默默的将案件细节记录下来,然后重构自己那刚刚崩塌了的世界观。

郭毅没有回答孙守成这个下流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确认很简单,羽衣鬼淫人之后,会留鬼灵在对方体内。三日后会破腹而出,为祸周围居民。”

纪成凌空一掌往死者腹部拍去,气浪四散,瞬间将屋子吹的凌乱。余乾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的差点没站稳。

这时,一个黑雾构成的蛇状生物从死者腹部钻出,欲要逃窜。

纪成收掌成拳,一把抓住这条黑蛇,掌心处涌上通红,奔腾的气血之力直接点燃黑蛇。

黑蛇在这炽热的“焰火”中翻滚扭曲着,隐隐有尖鸣声传出来。直至燃烧殆尽。

“上报丁部,清水巷有羽衣鬼作乱,两天之内丁酉司必破之。”纪成收回右手,对孙守成说了一句。

“好的,头儿。”孙守成掏出一张符纸鹤,对其念叨几句之后,符纸鹤便扑棱着小翅膀往大理寺飞去。

这是大理寺的最常用通讯手段,保证信息第一时间的往来。

像妖鬼之类的案件需要第一时间上报反馈。

“羽衣鬼都是隔天行凶,明晚我们四人应值缉凶。”纪成最后说了一句。

“领命。”郭毅和孙守成两人作揖应承。

余乾迟疑了一下,还是作揖答应了下来。

他其实有点虚的,这个羽衣鬼专淫美男的秉性不就是针对自己的嘛。

而自己现在只是刚进大理寺的新人,很多事都不清楚,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

之后,四人离开主屋,孙守成跟候在外面的捕头说了这案件归丁酉司了,这边的后事就交给捕快处理了。

余乾没跟着他们回大理寺,而是先回自己的家。

早上出门的急,入职通知忘记带了,现在得马上带过去补一下,不然影响流程。

他家在三元坊的七里巷。

离这不算远,一路小跑回家。

七里巷叁拾柒号院子就是余乾的家。

很朴素的一个小院子。

院落不大,中间铺着一条青砖小径,其余都是泥土面。

主屋两间,铺着青瓦。院墙低矮,布着些许青苔。

余乾打开院门走到自己卧室,将通知妥善的放到自己的兜里,这才走出去。

来到水缸前,拿着皂子再次净手,一瓢接一瓢的清洗着。

上方传来一阵雁叫声,他抬头望去,一只大雁在上面。

彼此对视了一眼,大雁翅膀抻直僵硬,扑棱一声,直接掉了下来。

落雁。

这该死的魅力。

霎时,一条青身赤尾的飞鱼高高跃过墙头,仰头的余乾清晰的看着它以精准的弧度落在水缸之中,溅出些许水花。

余乾有点懵。

不待他做任何反应的时候,一道身影也从院子上方飞过。

一袭长袍白衫,髻穿玉钗,腰悬星盘,胸口绣着一只仙鹤。

就这么在青天白日之下,踩着幻化着光影的符纸恣肆的飞着,双手倒背,白衫猎猎,好不风流。

余乾直勾勾的看着那飞远的背影。

跟记忆里的形象对上了,对方约莫是捉妖殿的术师。

稍顷,余乾才醒转过来,水缸里好像跑进一条鱼了,他低头望去。

一条通体赤青色,尾部呈深红色的青鱼正在水缸里游动。

在清水的折射下,青鱼身上好似晶莹流动,想起方才的捉妖殿的人。

余乾眉头一皱,缓缓退后。

蓦然,青鱼再次跃起,尾部摆动着,好似能在空气中游动一般,朝白衫术师离去的反方向游去。

同时,余乾眼前突然涌出些许金雾,脑海里的一本金灿灿书籍自动翻阅起来,最后停在一处图鉴上。

【青鸳鱼】

【初入妖品】

【释:沧江上游一尾青鱼听僧人诵经开了灵智,入妖品,归为青鸳。一路乘江下游,伤百姓两人,至太安城,跃江嬉戏,为术师所现。】

【评级:恶】

【可封印】

【可炼化为本源之力】

一道金芒闪出,覆住空中那尾青鸳,它身子激烈的扭动着,似是遭受到巨大的吸扯力。

轰。

这尾青鸳妖魂刹那之间化作星光点点消散开。

躯体掉在地上,扑棱两下,了无生机。

余乾脑中那面图鉴上绘制的青鸳鱼图案由方才的黑色线条到现在的色彩斑斓,栩栩如生,细看之下还有晶莹流动。

书籍金芒褪去,阖了起来,消散在脑海里。

余乾神思凝滞。

感受着刚才脑中的怪异。

ps:郑重声明:后宫文,每个女主都有过程,注重人设,注重主角成长线的剧情。

女性角色是随着剧情呈现,努力做到每个角色的人设、性格鲜明。尤其几个女主各有千秋,我个人擅长写女性角色,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

事业成长线和感情线并重哈,不是全都感情日常,主角的升级线更重要,还请理解。

本书不种马也不是太监,那些想上来就看无脑推女的,抱歉这里没有。

因为主角是衣冠楚楚的禽兽,又骚又浪又狠的正人君子。

现在暂定三个大女主,

前两卷因世界观的铺设,人脉的开展以及主线剧情的推进会偏侧重写成长线,第三卷开始,全力推进各个女主。

所以各位同道色批多点耐心,都会有的,主线剧情也很好看哦。

最后,不看就是,谢谢。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