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陆云舟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第3章 陆云舟

作者:意堂主 小说: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更新时间:2022-11-02 10:49:33
“花心,你今日到哪里去了?可把我怕坏了。”陆云舟一进去就想拉朱影的手,却被她自然地躲过。他看上来有些惊讶,愣了片刻便完全恢复常态,在主座上缓缓地坐定,又命下人上茶。“我······”朱影刚要提问,就被被打断了。“朱姑娘不幸掉下山崖,恰巧被楚某所救他看上去有些吃惊,愣了片刻便恢复常态,在主座上缓缓坐下,又命下人上茶。。...

“花心,你昨日到哪里去了?可把我担心坏了。”陆云舟一进来就想拉朱影的手,却被她自然地躲开。

他看上去有些吃惊,愣了片刻便恢复常态,在主座上缓缓坐下,又命下人上茶。

“我······”朱影刚要回答,就被打断了。

“朱姑娘不幸掉落山崖,正巧被楚某所救。”楚莫走上前来,冷冷地打量这位云舟公子。

陆云舟果然名不虚传。他今年已有三十多岁,却依旧如少年一般好看至极,一身飘逸的宝蓝色宽袖锦袍更衬得他皮肤白皙光泽,宛如天上仙人一般。

“这位是······”陆云舟疑惑地看了一眼楚莫。

敢情阿贵只说了朱影的事,压根儿没提这位楚大人!

“我家主人是大理寺少卿楚莫,楚大人。”驹九说完,不悦地冷哼了一声。

“原来是楚少卿,早就听闻长安楚问离少年英才,是云舟有眼不识泰山了。”陆云舟连忙起身,拱手施了一礼,“楚少卿请坐。”

“陆公子言重了。只是不知朱姑娘怎会掉落山崖的呢?”楚莫在椅子上坐下,面上依旧是冷冷的,没有一点笑容。

提起这事,陆云舟又变得愁容满面,俊朗的脸上仿佛笼罩了一层乌云,“花心来我陆家已小住了半个月,昨日突然失踪,我也十分着急。后来听下人说她去了后山的花园。我便派人去查看了后山,才发现有些脚印和打滑的痕迹,大概是雨天路滑,花心她……一不小心滚落了山去。”

“你这府里的后山直连着九川山下么?”楚莫望了一眼外面。

“正是,我陆家本是依山而建,后山下去就是一个悬崖,直连到山下了。我今早已派人加设了围栏,若是小心的话,应该不至于再有人摔下去。”陆云舟清眸微转,望了朱影一眼,只见她眼里有些不同寻常的陌生之感。

“云舟代花心,谢过楚少卿的相救之恩。”陆云舟端起茶盏,敬向楚莫,又略带懊悔地道,“要不是昨夜大雨,我本也打算顺着那峭壁下去寻她。”

驹九忍不住嗤了一声。

就是下雨才应该去寻吧?看这陆云舟对朱花心一片痴心的样子,怎么放心让她在山崖下面淋一夜的雨?

朱影看见驹九的表情,撇了撇嘴没说话。

算起来原主朱花心应是滚落了千米之高的山坡,当场就撒手人寰了。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一般人都绝无生还可能,也难怪这陆云舟只是装模作样地寻了几下,就让人加装围栏了。

谁知自己这么倒霉,居然穿越到朱花心身上!来了个借尸还魂……

“云舟公子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楚莫端起茶水,也喝了一口,又看向陆云舟道,“云舟公子,本官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不知可否在府上借宿几日?”

陆云舟沉默了片刻,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自然可以。只是几位来这九岭镇,想必是有公务在身,陆某怕招待不周,会耽搁了大人的大事。”

“楚某来此,的确有些公务,还请云舟公子相助。”楚莫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来,“这是陈州刺史杨大人的荐书。”

陆云舟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瞬间又恢复平静道,“既然有杨大人的荐书,陆某也不好再推辞。三位若不嫌弃,就请到幽兰院中小住吧。”

掌灯时分,九岭镇中又下起雨来。

幽兰院中,一个小屋内灯火如豆。

玄衣宽袖的年轻男子正坐在桌案前翻看卷宗。

“大人,属下和鸿十刚才,去镇中的药铺和医馆都走了一圈。”驹九从外面进来,摘下斗笠,头发还在簌簌滴水,“九岭镇中共有三家药铺,三家医馆兼药铺。其中五家过去三年全都没有经手过阿芙蓉花。只有最大的一间药铺经手过少量。”

楚莫停下翻看卷宗的手指,愁眉紧锁。

那位有经验的仵作曾告诉他,要行这换脸之术,必用到大量的麻药,而目前最有用的麻药,当属西域进来的阿芙蓉。

因此找到大量阿芙蓉的流向,就可以确定这换脸之术是在那里施行的。

可是九岭镇中的药铺居然全都没有经手过可疑量的阿芙蓉花,难道说他的推理有误?还是说那位换脸凶手在三年前就已停止作案了?

“你先下去休息吧,明日去查一查梧州口音的女子。”楚莫说完,驹九就退了下去。

幽兰院中只有一间正厅,三间卧房。满满的幽兰香味,混杂着雨水和屋顶茅草的气味,让人暂时忘却尘世的烦恼。

天刚蒙蒙亮,雨又停了。

朱影想着去勘查一下后山的情况,便趁着婢女不注意,独自一人出了门。

她的记忆缺失了一块碎片,就是坠落山崖前的片刻,或许是因为当时极度恐惧,让她停止了思考。

若是再回到后山,看一看那“案发现场”,说不定能想起些什么。

山顶天气寒冷,她披了一件灰鼠披风,匆匆往后山的花园去。

晨雾漫漫,半隐前路。

走了一段,前方忽然出现一个英挺修长的人影。

看起来与楚莫有些相像,只是此人穿着月白色的锦袍,一副文弱慵懒的气息,又与楚莫身上的迥然不同。

随着她的脚步渐渐接近,那人也转过头来看她,嘴角还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男子的眉眼如画,正是楚莫。

她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他笑得过于诡异。

毕竟自穿越以来,还不曾见他笑过。

“楚大人,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小心翼翼地欠身行了个礼。

“朱影?”楚莫看着她,顽皮地咧嘴一笑道,“怎么如此见外,叫我楚哥哥不好么?”

朱影瞬间觉得头皮发麻,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人······是个精神病人无疑。

这叫什么?

对对,是bipolar disorder,双向型障碍。

双向型情感障碍,时而狂躁,时而抑郁。

“怎么?”楚莫见她不叫,又上前一步拍拍她的脑袋道,“我对你有救命之恩,让你叫我一句哥哥都不行?”

“楚······大哥。”她生怕他此刻病发,又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你在后山做什么?”

“嗯,乖。”楚莫满意地一拍手,掸了一下衣襟,“我来看看有什么线索。你呢,来干什么?难不成是想我了?”

“不不!我也是来看看有什么线索!”朱影连忙摆手道。

“你看看这里,”楚莫拉着她的手走到一处竹篱笆前,“这是新装的围栏。”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她连忙抽回手。

“奇怪就奇怪在······”楚莫又指了指几丈远外的一处,“我发现有脚印和打滑痕迹的地方在那边,也就是说,你是从那边滚落了后山,可是陆云舟却在这里安装了围栏。”

他手指的两处地方都是蔷薇花田,花田后面都是后山的土坡,看起来并不很陡峭,只是想不到那小小的土坡下面还有个千丈悬崖。

朱影望着他,此人逻辑清晰,语气平静,也不像是躁狂症发作。

“怎么又看着我发呆?”楚莫忽然对她眨了一下眼睛。

她脸上飘起一阵绯红,“会不会是······云舟搞错了?”

“你觉得呢?陆云舟这么精明的人,会犯这种错?”楚莫满意地摸了摸自己明朗的脸,又看了看那围栏,勾了勾嘴角,“除非,他想要隐瞒什么东西······”

二人正说着话,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

“朱小姐,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一个身着青色襦裙的丫鬟行了过来。

丫鬟看起来二十多岁,长得并不十分美艳,五官却也搭配得恰到好处,尤其是身上那种和陆家家主一样的淡雅气质,让人印象深刻。

“青莲,我就是醒得早了,想出来散散步。”朱影冲她淡淡一笑。

青莲拉起她的袖子道,“快来,今日公子说,要带小姐去街上买衣服呢。”

朱花心这次来陆家,本是打算来九川山采药的,也没带几件换洗衣服,摔下山崖时还报废了一套,的确是该买了。

她回头又看了楚莫一眼,见他颔首,便跟着青莲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