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初来乍到

吉卦 第一章 初来乍到

作者:白小贞 小说:吉卦 更新时间:2021-10-12 16:01:54
四月花开,春风婀娜。这样的天儿好像连空气都带着微甜。季云流抬头半眯着眼,望了望将要挂在西山的夕阳,又抽回目光来,倚在门框上。顾老嬷嬷在里屋找将近人,就出门时寻了寻,看见了季云流像无骨一样随意倚在门框上,哎哟一声,忙道:“六姑娘,你风寒才好不久,这样的天儿似乎连空气都带着微甜。。...

吉卦

推荐指数:10分

《吉卦》在线阅读

四月花开,春风窈窕。

这样的天儿似乎连空气都带着微甜。

季云流抬起头半眯着眼,望了望即将挂在西山的夕阳,又收回目光来,倚在门框上。

顾嬷嬷在里屋找不到人,就出门寻了寻,看见季云流像无骨一样随意倚在门框上,哎呦一声,忙道:“六姑娘,你风寒才好不久,断不可再在这里吹风,还是赶快进屋去歇息。”说着,四下去找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红巧呢?这小蹄子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姑娘在这里吹风,她自己倒不见了!”

“红巧让我派去厨房布置晚饭了。”季云流目光落在顾嬷嬷脸上,见她眉头急蹙,微微立起身体,笑起来:“没事的,嬷嬷,我身体已经好了,让我再靠会儿晒晒太阳,待会儿我就进屋。”

薄薄日光照在她脸上,闪出一层金光。

她整个眼睛都在含笑,眼角略弯,似这春天的桃花一般。身上是件绯红交裆、红缎做衬的素色春衣,下摆是件鹅黄的襦裙。这样里外映衬之下越发让季云流面上颜色粉白,如花似玉。

顾嬷嬷看着,眼眶微红:“我的姐儿命苦啊,前些天得了风寒都没有好好补补,现在都瘦成这模样了……”

她心中难过苦涩,语气更加愤恨,连带声音都高上几分:“季家的全都不是个东西!可怜你母亲去得早,那何氏竟敢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谋算六姑娘你,当日说什么水痘好了就会让人接回宅子里,可如今都这个庄子里呆了快两年了,这些年来可有人来这里接你回去?六姑娘怎么说都是他们季家的正经嫡出姑娘,怎么可以就让你一直待在这里乡野地方!季德正身为礼部尚书,居然也不管不顾这么多年,他们季家尽是些没脸没皮的东西!”

季云流倚在门框上全然插不上话,只侧耳倾听着顾嬷嬷的絮絮自念,看着天空,想着:晚饭可以吃些什么?

刚从那个科技发展的年代过来这个古风古朴到连厕纸都没有的年代时,她在床上睁开眼就听过顾嬷嬷跟如今一模一样的悲痛诉苦。

顾嬷嬷说,原主本是季家三房名正言顺所出的嫡女,季家众姐妹中排行第六,她母亲在她八岁那年病去。

母亲撒手人寰,她没了打点庇佑的人,也不懂得与人相处,从小到大一直被季家人所不喜。

十一岁那年更是被他父亲之前的妾室现在的三夫人何氏,以水痘会传染的理由安置在了这个离京城很远的庄子里,艰难困苦的过了近两年。

顾嬷嬷说,她还有个嫡亲舅舅,现如今被外派到西蜀之地做知府,只要他的嫡亲舅舅一朝调回京城,她一定也会吐气扬眉,不受气于季家。

还有最重要的一项每天都要被提到用来宽慰自己这个季六小姐,那就是她还有个从小定亲的未婚夫君张家二郎,张元诩。

顾嬷嬷说,张元诩少爷性子温厚,学问极佳,定会是个好夫婿,她只要等着张元诩高中之后来下聘就好。

其实,这些都不用顾嬷嬷来说。

她刚刚来到这个身体时,顺道把这个身体的记忆也全带了,所以这些事儿,不用顾嬷嬷每天念叨一遍她也全知道。

太阳西斜,映在季云流的眼睑上,她被夕阳的光束刺地微微眯起眼,伸手用袖子挡了挡阳光。

天快黑了,该吃晚饭了。

按照现代算法,现在应该是五点钟左右。

古代人睡得早,五点钟吃一顿,九点还能赶上一顿夜宵……然后洗洗再睡,嗯,正正好!

顾嬷嬷还在日行一遍的数落着季家的种种不是,全然没有看见季云流已经神游太虚。

季云流想完所有打算,把身体给立直了,两步过去扶了顾嬷嬷:“嬷嬷,没有人的命中全然是一帆风顺十全十美的,我与嬷嬷得上天厚爱大福之人,就算没有十全十美也能得个十全八美,不必记挂这些小小灾难。对了,嬷嬷,晚饭我们吃个芙蓉虾吧,我今早见得外头有鲜虾送来,各个肥大无比,就让红巧去厨房准备了,我们再配个虎皮肉与鸡汤,真是太好不过!诶,嬷嬷,您什么时候给我做次你最拿手的闷炉烤鸭,我最近嘴巴淡,想吃那烤鸭想的紧呢。”

一个风寒,让这个身子正经的主人驾鹤西去、挂了。

季云流来了之后,顾嬷嬷遵循大夫留下的风寒之后饮食要清淡的意思,让她整整吃了半个月的青菜豆腐。

就算顾嬷嬷可怜她让厨房把豆腐青菜每天变了花样做,也永远不会变成燕窝鱼翅味。

这半个月的青菜豆腐让季云流差点想扑到后院的水井里,一个淹死了再让自己穿回去!

没手机,能忍。

没Wifi,忍。

没厕纸,还是可以忍。

忍字心上一把刃。

但是顿顿吃青菜与豆腐……

就算用刀子捅透了皮肉、捅凉了心窝子,也绝对不能忍!

顾嬷嬷的整条手臂都被季云流搀扶着,听着她不像以前一样不耐烦走掉,还善解人意的宽慰自己,口中立刻改口连连说,“我的姐儿懂事了懂事了。”可这边才刚说她懂事了,季云流立刻画风直转,就转到吃食上,顾嬷嬷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之前,季六姑娘不也确实不在意季家内宅的种种。

她性子从小随她母亲,说好一点一些就是娴雅淡然,说不好听了就是不会争。

顾嬷嬷虽然气过恼过,到底对她没有责骂出什么话来,怎么说季六姑娘都是她的主家之人。

她从小跟着季六姑娘的母亲随她陪嫁到季家,再从小看着季云流出生到长大,待她就跟自己孙女一样,如何舍得她受委屈。

六姑娘说得对,六姑娘乃是上天厚爱之人,这次风寒来得如此凶险都让她挺过去了。

大难之后一定会福泽深厚,大富大贵!

顾嬷嬷如此想着,拍了拍季云流的手笑道:“好,六姑娘想吃烤鸭我明天就让罗宁去抓只肥鸭来。”说着,又提醒道,“过些日子,就是一年一度的紫霞山开观听道法的日子,到时候季老夫人会路过此地接你跟着上山,只要六姑娘跟在季老夫人后头,顺了季老夫人的意思让她高兴了,定能回季家内宅!”

季云流一笑:“好,都听嬷嬷的意思。”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