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一家四口

新唐遗玉 第三章 一家四口

作者:三月果 小说:新唐遗玉 更新时间:2021-10-13 01:12:04
过了好半天,卢氏的神色才完全恢复了正常地,不似上次盯着她看时又是热切又是恍惚间的眼神。遗玉暗暗松了口气,便会觉得头昏发困出来,这么瞎折腾了好半天,身体年纪何况年幼的她毕竟是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卢氏见她模样就另换了个很舒服的姿势抱她,左手还在她的背部轻拍,只是她刚闭了眼睛没多大会儿,卢氏或是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竟然轻轻自语了起来:“孩子,这真的觉得像做梦一样。你可知娘这四年来是头一次这么欢喜。当年怀你时吃了不少苦,不足月便将你产下,到你两岁娘才发现你的不足。大夫们都断定你是由于我孕时的大意所以必会痴傻一生。娘活了这么多年,做事从不后悔,但唯独在你身上尝到了这后悔的滋味。是否娘当初真的太任性才害的你......天怜我儿,总算一切都过去了。”。...

新唐遗玉

推荐指数:10分

《新唐遗玉》在线阅读

过了好半天,卢氏的神色才恢复了正常,不似刚才盯着她看时又是热切又是恍惚的眼神。遗玉暗自松了一口气,便觉得头晕犯困起来,这么折腾了好半天,身体年纪尚且幼小的她当然是撑不住打了个哈欠,卢氏见她模样就另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抱她,一手还在她的背部轻拍,遗玉便想着她怀里眯上一会儿也是好的。

只是她刚闭了眼睛没多大会儿,卢氏或是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竟然轻轻自语了起来:“孩子,这真的觉得像做梦一样。你可知娘这四年来是头一次这么欢喜。当年怀你时吃了不少苦,不足月便将你产下,到你两岁娘才发现你的不足。大夫们都断定你是由于我孕时的大意所以必会痴傻一生。娘活了这么多年,做事从不后悔,但唯独在你身上尝到了这后悔的滋味。是否娘当初真的太任性才害的你......天怜我儿,总算一切都过去了。”

遗玉听她自语,就想到以前有个同学说过,痴呆的人都是由于魂魄不全,更甚者有的是出生时少了魂魄投胎才会痴傻。虽然是迷信,但现在看来到像是有几分道理,不然好好的人怎么会被她一个未来的人给穿越了?说不定就是这孩子少了魂魄,才引她到来。她的胡思乱想倒也是应了几分真,现在放下不提,以后自有说法。

遗玉就这样伴着卢氏的低语声睡着了,只是不知过了多久,一向浅眠的她被突然响起的呼喊声吵到,迷迷糊糊地刚睁开眼睛,就听见卢氏轻微的制止声,她便扭头去看,只见一个小男孩正站在门口边粗气边用热切的眼神望向她。遗玉脑中一瞬间就浮出了一些关于他的画面,想来这就是她的大哥卢智了。

卢氏低头见到遗玉已被吵醒,难免用责备的眼光扫了一眼卢智,他到是不怕卢氏,等回过气儿来,先是快走到床前恭谨地冲卢氏喊了一声娘,这才略带紧张地又盯着遗玉看。遗玉看着他眉清目秀上的小脸,心道这又是一名唐朝小正太,看他样子就知道他有多紧张自己妹妹。

于是没等两人开口,遗玉就自觉地喊道:“哥哥。”卢智听后一下子就乐了,但也只是略带激动地应了她一声,并没有像卢俊那样大呼小叫的。

遗玉心道,这两兄弟长相到是都不错,可见卢俊是继承了卢氏的爽利,卢智这清俊的小模样即不似母亲,那就是肖父了。这么一来遗玉对自己的基因也就放了心,父母长相都算中上,怎么着以后她也是个清秀小佳人吧?

“瞧把你乐的!整天个书呆子样,娘可真少见你乐成这样!”卢氏心情极好地拿大儿子打趣,又伸手在他脸上拧了一把,卢智到仍是一脸浅笑不见羞恼,看的遗玉是手痒痒的很,恨不得也上手在他脸上来一下。

这时,外面太阳已经升的很高,初春的温度总是升的快,还穿着襦袄的遗玉难免有点发汗,伸手便拉了拉上面的衣服。这小衣针脚到还算的精细,只是这个年代还没有扣子,衣服多是开襟左右合起用根腰带扎了,看起来简易的很。应该也只是乡下这么穿,不管是什么朝代,特色的东西永远都是出现在繁华的城市和上流社会,农民永远是最简朴的。

卢氏见遗玉伸手扯衣服,就知道她是有些热了,忙给她松了松腰带略微敞开了一些衣襟,大概是怕她着凉,所以并不脱掉,又从怀里取了一块帕子沾了沾她鼻尖和额头上的薄汗后轻轻在一旁挥着,倒也扇些凉风出来让遗玉感觉不再燥热。

卢智在一旁询问了卢氏事情的原委,本来他在山下放牛,正看书入迷时被卢俊找到,兴奋的卢俊只隐隐表达出小妹神智清醒了,他便丢下牛给卢俊自己先跑了回来。

等到听完卢氏的解释,卢智到是反映正常,一本正经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劳其骨,小妹遭了这么些年的痴傻,现在才清醒,必是大难后福,以后风调雨顺一生也是使得。”

遗玉见他摆出少年老成的学究脸孔,心里不禁闷笑。卢氏却连口称是,起身又在屋子一角的水缸里舀了半瓢水弄湿了帕子,给兄妹二人擦洗了手脸的土灰,这才叨叨着去一旁小屋烧灶做饭。大哥本想帮忙起灶,但被她拦了陪遗玉,也就作罢。

两人见卢氏进了屋子里的隔间做饭用的灶房,才回过头对视起来。卢智看到痴呆了三年的小妹一改往常呆愣的样子,白嫩的小脸上尽是娇憨之态,忍不住伸手捏住了她的小脸。

遗玉则在被捏的一瞬间石化了,刚才她还想调戏人家来着,没想到现在却被反调戏了。又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由一梗鼻子在眼中憋出了两泡眼泪出来。

卢智见她吃痛的样子连忙松了手,嘴上却一本正经地说:“也不知怎的就想掐你一把。”

“痛。”遗玉用语言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卢智听她喊痛似是想起什么,眼神暗淡了一下才缓缓开口说:“以前你总没反映,我时常偷偷掐你,总盼着有天你能喊上一声痛才好。”说完就扭头把身子背对着遗玉不再吭气。

遗玉毕竟没白活二十年,知道他大概是心酸忍不住想哭在有这样的反映。又想想他刚才淡淡的话语,心中隐隐疼痛起来,这个孩子用他的方法在表达自己的感情,敏感如她,又怎么会察觉不出他过去每每得不到回应的失望和对妹妹的心疼。

遗玉对于那些善待她的人向来都很心软,对这个大哥也不由生出了一丝亲切之感,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又喊道:“大哥。”

卢智背对着她的身影一滞,哽咽着回道:“嗯。”之后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的静了下来。

直到卢俊从外面跑了进来才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默。他一进门就大喊了一声遗玉的名字,然后跑到床前将她从床上抄了在屋里转起了圈圈,顿时吓得她失声尖叫。

遗玉没想到竟然还能体验一把人体云霄飞车,片刻惊慌之后就镇定了下来。心想:虽然这卢俊还不到十岁,但是力气却大的很,虽然她不重但是也不是一般小孩子能抡的动的,可他玩闹了一个上午却还这么有精神头。

卢智见他又耍疯,忙在一旁训斥了两句,要他留神别把妹妹给摔着了。听见几人的玩闹声,卢氏也从灶房端了饭菜出来,吩咐兄弟二人去洗手,又搂了遗玉坐在灶房门口那张矮桌边上,一手固定着她,一手去掀开了那手掌高的瓦罐,顿时桌上热气直冒,遗玉虽然也饿了,但是更多是对这古时候的农家小菜虽好奇,于是就探头去瞧。

只见桌上除了一个褐色的瓦罐外,就只有几只浅碗还有一盘窝头,虽然简单但闻起来到是味儿香。两兄弟跑进来坐桌边也瞅了一眼,卢俊立马眉开眼笑起来,似是今天的伙食还是不错的。

卢俊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牙,冲着卢氏说道,“娘做闷菜啊,嘿嘿,闻着就香,馋死我了。”

说罢也不等卢氏开口就一手取了身前浅碗上的一双箸,照准那瓦罐里捞了一把也不嫌烫地塞进嘴里,另一手抓了一个窝头啃了一大口,就这么一口菜一口馍的吃了起来。

遗玉看他的吃相,又看菜色,知道是水煮菜一类的东西,然后就被卢氏夹着喂了一口菜,虽然没有半点油水,倒也觉得确实美味,又顺着卢氏的手啃了一口窝头,只觉得挺硬,咬了一块下来半天才嚼烂。

卢氏看她啃馍的样子皱了皱眉,嘴上说道,“家里也没面粉子了,我今天去市上钱也没带够,明天再去一趟买些回来给你烙饼,娘先给你泡了饭吃,别再啃坏了牙口。”

卢智听见了卢氏的话,也点头称道,“是呀,小玉还小,到是吃点软面好,这几日先去市上买些回来,再过一阵子地里收成了,送些去请人磨了粉子。”

卢俊嘴里含着东西连连点头模糊地称是,遗玉听他们话里尽是对自己的怜意,不自觉有点微微鼻酸,嘴里的硬窝头也顿时香甜了起来。

遗玉一面吃着卢氏喂来的饭菜,一面趁机打量了一下这件屋子,总的来说是这间房子是土木混搭起来的,未经处理的木头房梁和房柱都露在了外面让人一眼就能看见。坑洼的墙面是没有现代的仿瓷墙面光滑,但是这间屋到也整洁,饭桌是木质的矮桌,就在一进门的左手靠墙的位置,一家子坐着桌下铺着的一张大大的席子上,并没有板凳。

桌前两步就是卢氏进去造饭的灶房了,两人肩宽的门洞,只上面垂下一条不知是什么编成的门帘,看起来到是很厚实,能起到很好的遮烟作用。其它的家具也只剩一张搭在石头台子上的木板床,还有床边一立一人高的旧木柜的,大概是用来放衣杂的。

这农户的生活环境却是简陋,遗玉对此到没感到失望,若是真让她穿到了富贵之家,指不定还要面对什么样的勾心斗角,还不如小农小户来的安乐。现在环境不好不要紧,以后都会慢慢变好的。作为一个来自未来的人,最大的不适就是少了家用电器还有先进的生活用品,这会儿就突显出遗玉的心理素质强大的作用力了,在她看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几人就这么着边吃边聊,后来遗玉想要自己动手,卢氏也不坚持,另取了一双筷子慢慢教她使用,待她装模作样地学了一会后歪歪扭扭地夹了一口菜,卢氏便兴高彩烈地依旧搂她在怀里,随她捯饬了。三人难免又对此连番赞叹,虽然她表面上带着傻笑,但心里却不由郁闷,二十岁的人了,使个筷子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捧场。

吃完午饭卢氏便哄了她去睡午觉,遗玉本就困的要命,一觉睡到晚上都没醒,晚饭是卢氏搂了她一口一口喂的,她哼哼唧唧吃了又被洗洗干净重新塞进被窝里。

(来自2021的作者话:最近不少人考古这篇旧文,各种考据恶评搞得我很头疼,我最后说一遍,考据党别看这文,你难受我也难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