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腹黑卢智

新唐遗玉 第六章 腹黑卢智

作者:三月果 小说:新唐遗玉 更新时间:2021-10-13
这天下午吃完饭卢氏和卢俊去村外官府收粮的地方交租卖粮,家里只留了兄妹二人。老大卢智在院子看书去学习,遗玉也搬了小矮凳坐在院子里一面晒太阳,一面拿着粗布反复练习绣工,当然家里没余钱买了绢帛供她去学习女红,有几块旧布练练手也是好的。遗玉眼睛盯久了绣面有点儿酸酸遗玉眼睛盯久了绣面有点发酸,刚准备远眺让眼睛休息时,便看见院子门前走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妇女,手里牵着一个比遗玉高一些的小女娃。。...

新唐遗玉

推荐指数:10分

《新唐遗玉》在线阅读

这天中午吃完饭卢氏和卢俊去村外官府收粮的地方交租卖粮,家里只留了兄妹二人。老大卢智在院子看书,遗玉也搬了小矮凳坐在院子里一面晒太阳,一面拿着粗布练习绣工,毕竟家里没余钱买了绢帛供她学习女红,有几块旧布练手也是好的。

遗玉眼睛盯久了绣面有点发酸,刚准备远眺让眼睛休息时,便看见院子门前走进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妇女,手里牵着一个比遗玉高一些的小女娃。

那妇人见她抬头看来,便扯了张笑脸出来冲她道,“哟,玉姐儿,在院子里耍啊。”

遗玉还是看着这个妇人,慢慢从记忆里揪出来一个片段:那是十天前,自己在村路边搂沙子时候,看见这个姓王的女人同另外一个妇女扯八卦时候,说卢氏勾搭她家那个叫李老实的男人。

那个李老实她到是见过,来借过两次牛拉车,笑的憨憨的,卢氏没怎么搭理她,只拖他顺路从镇上稍上包糖果回来,给遗玉当零嘴吃。小小的饴糖块儿比制作简单的麦芽糖要贵上一些,但因为是纯天然的所以味道还不错,果子种类就更简单了,味甜的打糕和她手掌差不多大一块,吃一整块她到顿便吃不下饭了。

遗玉虽然也爱八卦,但是那是在八卦的主角是别人的前提下,自己老娘都被人莫名其妙地恶心了一把,她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应付眼前这人,于是伸手扯了扯身边依然沉溺在书海里的大哥。值得一提的是,她穿过来的第二天,卢氏去市上买了面粉同时还是捎带了一本诗经回来给卢俊,高兴的他头几天天不亮就带牛出去跑操,像打了鸡血一样,让遗玉暗笑不已。

卢智抬头见着王氏牵着女儿站在自家院子里,一时有些反映不过来,直到对方扯着笑脸冲他道,“智哥儿,你家挑水担子借我使下可好。”

遗玉心想,原来是借东西来的,怪不得态度这么好。这个时期农村的生活用品还是很贫乏的,比如菜刀之类的东西,这样的小农户一般是没有的,一把菜刀至少要半贯钱,一贯钱是一千文铜钱,也可以换做一两银子,但偏远地区很少有百姓使银子的。

他们家有三十亩中等田产,一亩也就有个一石左右的粮,十斗粮为一石,一斗可以卖十文钱,一石粮可以换一百文钱。家里主要田产一年也就能收成三贯钱罢了。他们四口人一年至少吃十石粮食,再加上一些日常杂物,还有每十亩地五斗的税收,一年能节余个一贯钱已经是很好的了。

再说这王氏说明来意,原本遗玉认为卢智会直接给拿了,没想到她这大哥竟然歪头想了一阵,反问道:“婶子,我记得上个月你来我家借了半捆柴火还没还,这次借了担子不会又要十天半月的光景吧。”

听了他的话,遗玉不由地偷偷咧嘴,别看卢智平时只看书也不去玩耍而且话也不多,一副温温诺诺的好小孩样子,实则是个机灵的,用现代话讲就是有点腹黑。这么简单两句话,提到之前王氏借去未还的柴火,好让她心生羞愧,如果她脸皮不是极厚的,要么就还了柴火要么就不好意再借扁担。

只是没想到这王氏还真是个脸皮厚道的,听了卢智的话她也不见恼,嘴上却不饶人,“不就是半捆柴火,你李叔平日可没少往你家送柴,我可没说过让还吧?你现在和我计较这个?”

卢智听完她的话皱起了眉,想了一会儿又道,“婶子,这可奇怪了,照你这么说,我还经常看见我娘给李叔大钱儿呢,难道我该跟你计较这个?”

“那是你娘托他买柴火,可没白给!”

“哦,原来如此。那李叔往我们家送柴不也是我娘花钱买了的,你从我家拿柴可从没给过我娘钱啊。”

遗玉看着他大哥清秀的小脸上的正经神色,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王氏脸上的硬扯出来的笑容也终于挂不住了,悻悻地回道,“我那是借行不,借东西要钱吗?”

“借东西大抵是不要钱的,但借东西不用还吗?”

遗玉看着卢智把王氏堵得哑口无言,难免把他现在的样子同他平时笑眯眯的书呆样比较,结果发现自己的大哥貌似有腹黑的潜质。

最后王氏也没借到扁担,闷头拉着她闺女离开了。卢智见人走了,又把书翻开开始一字一句地认真看了起来,就好像刚才把人冷嘲热讽走的不是他一样。

傍晚卢氏回家做饭,遗玉兄妹二人一字未提下午王氏来过的事,到是二哥卢俊一脸坐不住的样子,抓耳挠腮地围着卢氏乱转,看的遗玉很是新奇。她这二哥虽然是个外向的人,但也少见他这么一副百抓挠心的样子。

卢氏在他的干扰下好不容易做好了饭端上桌,待到兄妹三人都坐好而卢俊依然巴巴地瞅着她,不由一巴掌赏在他后脑勺上,说了声好好吃饭才罢。

等到入夜,卢氏这才笑嘻嘻地推了几个孩子去床上。家里这样木板床也很大,有个两米宽三米长的样子,下面是土石堆起来的到卢氏膝盖高的台子,上面用几块木板搭盖着又铺了层薄襦,四人横躺着到也很宽敞,睡了四年大学硬板床的遗玉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相反卢氏每晚都抱着她睡觉,母亲身上淡淡的麦田香味道还有被褥充分晒打后带来的温暖,都让她极喜欢。

卢氏睡在最外头,遗玉在她怀里躺在中间,靠墙那边是卢智再过来是卢俊,几人睡前总喜欢聊些闲杂,一家人和乐的很。

卢俊躺在遗玉身边眼巴巴地瞅着他娘,看的卢氏又是轻笑一声,转而冲着怀里的遗玉轻声说道,“玉姐儿,你精神好了之后还没出过门,今年收成不错,明天娘带你去赶集呀。”

“娘!我也去!”卢俊见他娘好不容易才提到了明天去赶集的事情,总算忍不住喊了一声,遗玉这才明白他墨迹了一个晚上到底为了什么,想来唐朝虽然物质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是人们平日娱乐活动实在乏味可陈,对于小孩子来说,赶集大概就和去游乐场是一个级别的了,难怪他会兴奋异常。

卢氏摸摸遗玉的小脑瓜问道,“玉姐儿说带不带你二哥去啊?”

好么,倒是拿她逗起卢俊了。遗玉明显感到卢俊盯着她的眼神一下子火热起来,心想果然还是小孩子,便喃喃点头说:“带,大哥二哥都去。”

卢俊听罢一阵激动,冲着她的小脸就“吧嗒”亲了一大口,她也不嫌弃被蹭的一脸口水,只觉得好笑。

卢智听到她提起自己,也一手撑起了脑袋扭过头来对她笑道,“大哥不去,大哥在家看门,小玉去了要娘给你买果子吃啊。”

多么懂事的小孩子啊,遗玉心中感叹,也知道这个年代一般家里必需有个人看着门,虽然自己的村里人不见得来拿些什么,但外村也是有一些偷儿的。与其拜托邻居看家,不如自家留下个人。

卢俊听到大哥这么说,脸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那我看家,大哥去!”

卢氏看他俩相互谦让不由觉得欣慰,最后决定还是老大留下看家,老二一起去赶集。只是原本还异常期待的卢俊也没了傍晚那会儿的精神头,小孩子都是这样患得患失的,卢氏也不去管他,几人又聊了一会儿有关集市的事情,才慢慢睡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