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柯恩淑不不敢置信地瞪着柯美虞,一脸难过欲绝地后退几步:“堂姐,嘛我的名声早已没了,也就怕再多上几条,只要你你心里能不好受点。”“哦,你是说我冤你?”柯美虞轻笑声,吹一吹粉嫩的指甲,漫不经心地说:“巧了,那天秦同志在桥下打渔,所以是听了个全程!倒不如“哦,你是说我冤枉你?”。...

柯恩淑不置信地瞪着柯美虞,一脸伤心欲绝地退后几步:

“堂姐,反正我的名声早就没了,也不怕再多上几条,只要你心里能好受点。”

“哦,你是说我冤枉你?”

柯美虞轻笑声,吹吹粉嫩的指甲,漫不经心地说:

“巧了,那天秦同志在桥下打鱼,应该是听了个全程!

不如我们寻他来对质一下?”

柯恩淑紧握着拳头,使劲地咬着后牙槽。

自家堂姐从小在蜜罐里长大,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为生活犯过愁,刁蛮任性地样子反而赢得所有人的喜爱!

凡事不过脑的堂姐何时变得伶牙俐齿、思路清晰?

她微垂着头,瘦小的身体畏缩了下,小声带着委屈道:

“堂姐,你为什么一定要对我咄咄相逼呢?

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我和秦同志三个人都知道!

你不能黑白颠倒,跟秦同志再执迷不悟下去。”

柯恩淑一句话,就将脏水哗啦啦浇到柯美虞身上,还让那个秦同志说得话没了可信度。

“八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柯母不乐意了,怒声问道,“有话就说出来,含含糊糊抹黑谁呢?

我家小鱼儿乖巧懂事,从不说谎话,可没你黑心肠般弯弯绕绕,见了男子就拔不动腿!”

柯父在屋外听到这话,带着五个儿子闷不吭声地往堂屋口一站,阳光被挡个严实。

大有撸起袖子寻人干仗的架势!

于家人瞧了忍不住暗暗咂舌,内心更偏向于没有亲兄弟撑腰、性格怯懦不会争的柯恩淑。

一直闷不吭声的老爷子,吧嗒抽了几口旱烟,暗哑着嗓子带着浓浓地警告:“八丫头,虞宝儿性子文静,除了上学很少出门,根本不可能跟住在牛棚的秦同志有任何的牵扯!

现在虞宝儿头摔破差点没挺过来,婚事也落在你身上。

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柯恩淑余光瞥见媒人闪烁的目光以及院子里的人影,立马抿唇道:“说到底还是堂姐吃亏,以后,以后我会好好补偿她的!”

柯美虞骨头软地继续扒着老太太,很享受亲人对自己的维护,懒洋洋地轻笑声:“是得好好补偿,我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往后都不能干重活,事关一辈子的幸福呢。”

原主就这么无声无息被摔没了!

她既然承接了原主的身体,自然要好好替其讨回公道。

“对,待会儿等客人走了,咱们好好算算账!”

老太太憋了许久,终于气呼呼地接话说。

于家脸色不大好看,自家上门同二房幺女订婚,是贵客。

而且他们跟二房算得上是正儿八经的亲戚了,不给二房面子,那就是不给于家面子!

更何况他们家优秀的儿子,竟然被人嫌弃地说成老男人!

于母一转之前的冷淡,笑着热情地拉住柯二大娘:

“我可是听说你家姑娘勤劳能干,乖巧孝顺,模样也标致,特意托张姐说媒。

虽然我家源源娶了一次亲,还有三个孩子,但是孩子年岁小不大记事,生母又难产没了,只要柯恩淑同志尽点心,那就跟白捡了三个儿子一样!

而且她以后跟源源生儿生女,我们家里人都不会干预也不会催促。

我家源源长得好,又有能力,厂里多得女同志抢着进门,可是我这个当娘的心疼他,不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

只要儿媳妇干活麻利会疼人,能将他和孩子照顾得好,比什么都强!”

婆家给面子,柯二大娘笑着附和几声,腰杆越挺越直。

媒人张姐扫了众人一眼,笑开花地拔高嗓门说:“人于家是真得很看中咱家的姑娘,要拿出城里娶媳妇三转一响的规格来,彩礼钱给一百九十九快,而且他们都在纺织厂打好招呼了,等柯恩淑同志一过门,就能去食堂里帮忙呢!”

说罢,张姐跟于家人便看向二房,等着他们按照之前商议的话说出来。

农村人喜欢瞧热闹,更何况柯家来了城里的亲戚,院外的人非但没散,还嬉笑着挤到院子里来,手里不是捏着把南瓜子,就是怀里揣一把花生,听得津津有味。

舆论跟墙头草似的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在所有人对二房人抱着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时,柯美虞终于忍不住抱着老太太抿唇笑出声。

“宝儿,你别吓奶奶!”

柯家人担忧得紧,以为她受不了刺激要疯,纷纷围上来安抚。

也是,一向被他们捧到掌心的孩子,冷不丁要经历如此残酷的现实,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她五个身体上嫡亲的哥哥更是红着眼怒视二房和于家人,似乎只要她一声令下,他们就能跟疯狗似的逮谁揍谁!

“我,我没事,”柯美虞摆摆手,从老太太怀里抬起头,原来苍白几近透明的肌肤泛着淡淡粉色,眸子潋滟染笑,像是一道霞光让整个狭窄昏暗的屋子都亮堂许多。

惹得众人更心疼不已,以为她在宽慰大家,自个儿将苦给饮下肚。

这一刻他们都有种掏心挖肺的冲动!

柯美虞贴到老太太耳边小声说:

“奶,之前我不是去县城找同学玩吗?

实际上是探听于家的情况。

巧了,我正好听到于家阿姨跟她以前的亲家母说话。

他们哪里是给于敬源找媳妇,分明就是给三个孩子找保姆!

三转一响是有,不过是临时借了新得充门面,实际上是用上一个于家媳妇留下来的。

彩礼娘家只能留三十块购置费,其他的都要带回去,说这是城里人的规矩。

食堂工作也是个临时工,解决了堂妹口粮的问题,还能有余钱补帖家里,更是兼顾照顾孩子,一举多得,再没有比这更实惠的了。

再者,进门的农村媳妇必须答应不能生孩子!

我真想不通这样的亲事,二大爷、二大娘和堂妹为何还要答应?

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甚至还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在众人面前可个劲地炫耀。

柯美虞是看过完整剧情的。

以读者身份带入女主,虽然女主运气不错,上山挖到一箱子宝藏,还激发了灵泉空间。

借着金手指,女主帮着爹、娘、俩姐姐和妹妹立起来;跟爷奶一大家子划清楚关系;感动刻薄虚荣的婆婆,将三个恶劣的熊孩子培养成人,收服男人的心,与其领了证成为真正合法夫妻,还生了一对龙凤胎,且拼搏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