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庶妹

元娘 第五章 庶妹

作者:安瑾萱 小说:元娘 更新时间:2021-10-13 13:32:02
赵家虽也不是近百年世家,但祖上也出过许多官,最低的还曾能做到督察院左右督御史,在京城也有产业。但是亦萱的父亲赵世秋在三十岁那一年高中探花,被调去滁州调任,为替赵世秋置办关系,祖母便把在京城的老宅卖了。一直到赵世秋七年前调往京城任工部侍郎,才重又在京直到赵世秋七年前调回京城任工部侍郎,才重又在京城购置了这一套房产,虽然不大,但是每一处的布置都匠心别具,府中植入了各色花草树木,还栽有假山喷泉,一到夏天就树木成荫,流水潺潺,很是赏心悦目。。...

元娘

推荐指数:10分

《元娘》在线阅读

赵家虽不是百年世家,但祖上也出过许多官,最高的还曾经做到督察院左右督御史,在京城也有产业。不过亦萱的父亲赵世秋在二十岁那年高中探花,被调去滁州任职,为替赵世秋打点关系,祖母便把在京城的老宅卖了。

直到赵世秋七年前调回京城任工部侍郎,才重又在京城购置了这一套房产,虽然不大,但是每一处的布置都匠心别具,府中植入了各色花草树木,还栽有假山喷泉,一到夏天就树木成荫,流水潺潺,很是赏心悦目。

赵世秋是个孝子,更感念老夫人当初扼腕断金的恩德,他知道老夫人喜爱吃斋念佛,特意开辟出了府中最东面的一处幽静地作为佛堂,供老夫人更好的修身养性。

从前亦萱很喜欢到佛堂这边玩耍,特别是到了夏天的时候,府中各处闷热难耐,只有佛堂这儿清凉舒适。佛堂后面还有一处小溪,里面有养了许多鱼虾,亦萱有事没事就喜欢带着两个庶妹来这儿垂钓。

不过自从嫁给了侯爷,亦萱便再也没有来过佛堂,她也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来了,没有想到还能以这样的身份重新出现在这里。

望着眼前僻静幽情的院子,亦萱眼中一片酸涩。

“老夫人还是舍不得的,否则断不会让二姑娘和三姑娘跪在佛堂里。”瑞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亦萱眨眨眼,敛去眼中的酸涩,回头粲然一笑道:“祖母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

祖母本就不管事,母亲又是个心善仁慈的,因此这府中的下人难免有些懒散放纵。可如今她从树上掉下来,虽说是因为她自己的顽皮,但下人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若是此次祖母再不管,下人们怕是更会肆无忌惮,因为嫡出的小姐出事都无所谓,还有什么事会比这更重要的呢?

祖母虽然不喜烦恼,但也断不会任由府中混乱下去。此次惩罚两个庶妹和姨娘,不过是杀鸡儆猴,让下人们晓得这家里的长辈并不是吃素的。

不过祖母心软,不可能真狠狠惩罚孙女儿,所以跪在这幽静凉爽的佛堂,最合适不过了。

迈步往佛堂里面走去,还未走到房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二姐姐,我好饿啊!祖母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啊?我快饿死了!也不知道大姐姐醒过来没有,希望她快点醒来,快点来救我们!”语声绵软好听,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嗲音。

“不要说话,被祖母听到我们还得挨罚!”这一道声音显得有些担心害怕。

“可是我好饿,二姐姐,你看那香案上放着苹果,我们偷偷吃一个应该没关系吧?我去拿好不好?”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响起,似是站起身的声音。

“别!赵亦云!你快回来,被人看到连累我跟你一起倒霉!”那声音紧张极了,还带着点哭腔。

偷听墙角的亦萱实在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她的这两个妹妹,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一个单纯可爱,一个胆小怕事。

“是谁偷吃佛堂里的贡品?小心我告诉祖母!”抬手推开门,亦萱故意恐吓道。

幽静冷清的房间内有两个七八岁模样的小丫头,一个跪在明黄色的蒲团上,一个正站在紫檀香案旁,白白胖胖的小手正伸向贡盆上的圆圆大苹果。

听到亦萱的声音,两个丫头急忙转过头来,满脸的惊慌失措。

站着的丫头穿一件杏黄色圆领薄纱直身长衫,下着素白云绫长裙,梳着双髻,用彩色丝带缠绕。粉粉嫩嫩的圆脸蛋,小嘴巴小鼻子,此刻那双眼睛因为慌张瞪得大大的。

这是她的三妹妹——七岁的赵亦云。

跪着的那个丫头穿水绿色绣白玉兰遍地撒花交领夏衫,眉清目秀,白皙干净,此刻的眼中却带着泪意,好似河边垂垂青柳。

这是她的二妹妹——八岁的赵亦月。

“大姐姐!”赵亦云回过神来,脸色立刻从惊慌转为欢喜,忙欢呼地跑过来,一把扑到她怀里,撒娇道:“大姐姐你醒了?你没事吧?姨娘说只要你醒了祖母就会放我们出去,你是不是来带我们回去的?”

怀里抱着小小软软的身子,听她嗲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亦萱心中一片温暖,亦有些酸痛。

赵亦云从小就爱跟着她,是个不折不扣的黏皮虫,遇到不懂的问题也总爱问她,把她当做无所不知的大姐姐,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撒娇卖乖逗她开心。

前世亦萱虽是家中嫡女,受尽宠爱,但是大家却都把她当小孩子,只有在赵亦云身上她才能找到成就感,因此她很喜欢这个小妹妹。

后来母亲死了,王丽盈扶正,府中的人都去上杆子巴结王丽盈和赵亦柔,只有赵亦云,依旧对她不离不弃,把她当大姐喜爱尊敬。

她曾经想过要好好回报她,只是在她嫁入侯府不到一年,便传来了这个妹妹自缢身亡的消息。

她悲痛万分,却无能为力。

“三姑娘放心,大姑娘就是来告诉你们老夫人已经放了你们了。瞧,大姑娘还带了点心给你们吃。”瑞珠的声音打断了亦萱的回忆。

她回神,恰好看到赵亦云眼睛一亮,粉雕玉镯的小脸上满是笑意,“大姐姐你对我真好!我现在可以吃吗?”眼睛瞅着瑞珠手上的食盒,吞了吞口水。

亦萱失笑,摸摸她的额头,点头道:“当然可以,大姐姐特意带给你的。”

赵亦云欢呼一声,迫不及待地将盒子打开,刚想伸手去拿糕点,却顿了顿,然后转身去扶依旧跪在地上的赵亦月,道:“二姐姐起来吧,大姐姐说祖母已经放了我们啦!”

赵亦月却缩了缩脖子,脑袋垂的低低的,只露出光洁的额头,聂诺道:“真的吗?”她不大相信自己这个大姐,怀疑是她自作主张放她们出来的。

“起来吧,祖母答应放了你们的。”亦萱知道她的心思,如是说。

她的这个二妹妹最是懦弱胆小,平日里整天垂着头缩着脑袋,唯唯诺诺的,十分小家子气,她不是很喜欢她这样的性子。

所以她并不喜欢也不关心这个二妹妹,只知道她最后代替死去的赵亦云嫁给了陈举人的儿子,也不知日子过的到底如何。

“二姑娘放心,的确是老夫人点头同意的。”瑞珠也明白胆小鬼二姑娘的忧虑。

赵亦月这才松了口气,就着赵亦云的手站了起来。

赵亦云似乎真的饿坏了,风卷残云般地吃着食盒里的糕点。

“瞧你这吃相,也没人跟你抢!”亦萱拿出帕子擦了擦赵亦云嘴巴上沾上的碎屑。

赵亦云嘴巴里塞满了糕点,不便说话,只傻呵呵地看着她笑,没心没肺的样子。

亦萱也笑,再一次看到喜爱的人活生生站在她面前,她真是万分感谢老天怜悯,也倍感珍惜这次机会。

门外的暖阳斜斜地射了进来,两个小小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被拉的老长,温馨和煦。

吃完了糕点,亦萱便叫她们回去。

她们两个庶出的姑娘都住在南边的风荷园,自是要一道回去。赵亦云本想拉着亦萱说几句话,见赵亦月缩手缩脚,可怜兮兮地立在一旁,也不好意思多说,就道有空找姐姐聊,便拉着赵亦月一蹦一跳地走开了。

看着赵亦云天真快乐的背影,亦萱微微叹了口气。这一世,她总会想法子保住她的。

亦萱和瑞珠走在回葳廷轩的路上,凝眉深思,一路无话。

瑞珠偷偷瞧了亦萱好几次,想起她刚刚对赵亦云的温柔,又见她现下安静寡言,越发觉得她不对劲了。

握了握拳,瑞珠觉得一定要禀告夫人,姑娘怕是撞邪了!

“你总瞧我做什么?”亦萱突然顿住脚步,咯吱了一下瑞珠的腋窝。

瑞珠碰跳着躲开,装无辜,“啊?什么?”

“还装蒜?!你是不是在打我什么坏主意?”说着,伸出双手动了动,做出挠痒痒的动作,一脸奸笑。

瑞珠生平最怕痒,亦萱还未碰到她,她便一边笑一边叫着闪躲,求饶道:“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今天的姑娘特别好看!”

亦萱被她这幅搞笑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偏不依她,迈步追了上去。

瑞珠尖叫一声,快速朝前跑去。

两人一路笑闹着,快要走到葳廷轩的时候,芮旭却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亦萱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

“姑娘和瑞珠在说什么?这么开心?”芮旭笑着上前问道。

亦萱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含糊道:“没什么,对了,芮旭姐姐你来做什么?”

芮旭明显感觉到了亦萱对她的冷淡和疏离,她微微蹙了蹙眉,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做错了。不由将目光转移到瑞珠身上,眸中凝着不忿。

“芮旭姐姐在这里等我做什么?”亦萱挡住了她的视线,又问了一遍。

芮旭回神,展开一抹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温柔道:“夫人回来了,奴婢知道姑娘会经过这条路,特意等着通知姑娘的。”

芮旭的心思永远这么细腻,就连她背叛她时也是说: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谎。

然而亦萱的心情已经不能为她所波动,她听完芮旭的话,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到了顶点,身子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母亲!母亲!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心跳剧烈如同裂帛,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虚化了,只剩下一条长长的走道,路的尽头有她日思夜想的母亲,在接她回家。

耳畔的呼声已经听不到了,亦萱提着裙摆拼命狂奔,她只想回去,她只想见到母亲!

十年!已经十年!

她终于可以再见到母亲了!

*********

新书榜期间,继续撒娇打滚求推荐票票,喜欢的亲们也可以顺手收藏一下。

书宝宝还很瘦,需要各位的支持才能快快长大,鞠躬拜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