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出生

穿越种甜女的翻身日常 第一章出生

作者:哦鹅 小说:穿越种甜女的翻身日常 更新时间:2021-10-13 23:33:13
近几年初成不太好,太阳挂的老高,远远超过的抬眼去看,都是一个刺目的光圈。一群穿着粗布长衫长裤的农人,一个个顶着烈日,任凭汗水打湿脸庞,打湿后背前胸。有人受忍不住这么热,停下去,弯起腰,左手槌打着自己的后腰,右手撩起衣摆一角,勉强扇着。大家相互望着一群穿着粗布长衫长裤的农人,一个个顶着烈日,任由汗水打湿脸庞,打湿后背前胸。有人受不住这么热,停下来,弯起腰,左手捶打着自己的后腰,右手撩起衣摆一角,勉强扇着。。...

近几年年成不太好,太阳挂的老高,远远的抬眼去看,都是一个刺眼的光圈。

一群穿着粗布长衫长裤的农人,一个个顶着烈日,任由汗水打湿脸庞,打湿后背前胸。有人受不住这么热,停下来,弯起腰,左手捶打着自己的后腰,右手撩起衣摆一角,勉强扇着。

大家互相看着对方汗津津的脸,一个个只能长叹一声。年成不好,哪里能埋怨活累活多,只盼着能多收获点,不至于到了秋冬饿死一片。

而江老头江大江蹙着眉,时不时朝着远处望一望。这种节骨眼上,老四媳妇发动了。

家里添丁本是好事,可眼瞅着这种天气,今年说不定就是个大的灾荒年。多个人,可就不是好事了。

此刻守在屋子里的江老太,也是一脸的着急。本身,算着时辰老四媳妇这孩子,就要出来了才对。可从昨天下午发动,到现在都过了十二个时辰了,却始终不见这孩子出来。

大人体力再给补充,也架不住这么长时间的消耗啊。

再听听老四媳妇哭爹喊娘的乱叫,传出去,都要被人家笑话死了。

除了嘴里叨叨疼,到了最后都说不生了。那孩子已经在肚子里,说不生就能不生?那不生了,肚子里的孩子朝哪里安排去?

再去瞧瞧亲家母,老四媳妇乱叫,她居然不劝着,反而是一个劲的顺着她乱说。这不是让老四媳妇更加泄气?要是换做她,就直接告诉老四媳妇,加把劲,不生下来,她自己也要糟糕。

可这不是自己亲闺女,又瞧着老四媳妇惨白的脸,老四在外边急的跳脚,她就不好多说,做这个时候的恶人。

家里的热水,那是烧了一遍又一遍。产婆那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无论老四媳妇怎么喊疼,那孩子就不出来。

咋办?她不能进去催着那孩子出来吧。江老太也是老大的脾气了,让老四去干活也知道无望。不让吧,也不瞅瞅今年这年景,一个不好,他们就要吃观音土过啦。

老四媳妇最害怕自己婆婆和公公的。偶尔瞅一眼,看到自己婆婆一张严肃脸看着外边,就有些怕怕。

她开始散漫的想自己从怀了身子,到现在,家里的好吃的,都紧着自己。连带着她大孙子小孙子,老闺女都要靠边站呢。

她也瞅的清楚,今年年成不好,她这再不赶紧生下来,说不定她婆婆就要生气了。

呜呜,她也想快点生的。可这孩子就不出来,她能咋办?

好绝望!

大家都觉得热,不仅仅是太阳把庄家都晒的蔫了吧唧的,就算是河里的水眼瞅着也要见河床了。喝一口水,都觉得水被晒滚烫了,不解渴。

猛然间,大家觉得一阵清凉。忙抬头去看,发现顷刻间,太阳被云彩遮住了。

前一秒还是晴天烈日,后一秒居然乌云密布。一晃神,大家都没有明白过来,就发现豆大的雨点砸到了土地上。土地上溅起一阵阵尘土,空气中也有了土腥味,还带起来一阵凉快的风。

有人立刻扔下锄头,欢呼不断。

而此刻,一声炸雷过后,江老太听到了婴儿嘹亮的啼哭。

哎吆,谢天谢地总算是生了。

她顾不得其他,就是招呼门外的老四江北去叫地里的人回来。自己则是赶紧的忙碌起来。

不仅仅是要端热水,更是要给老四媳妇做碗吃食。还要给人家产婆谢礼,真的是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呢。

而田地里的庄稼人,这个时候也是过了兴奋劲。他们一个个拾起自己的锄头,忙着招呼自家人,往家里跑。

江家人自然也不例外,他们一边跑着,一边想着有了这一场雨,今年田地还有的收获,不会成为一个灾荒年。又有些担心老四媳妇,也不知道具体怎么样了。

等他们刚跑到大门口,就看到老四从家里冲出来,一个劲的冲着他们傻笑。

江老头一看就知道他媳妇这是生了,问他生了男娃女娃,他居然二傻子似的就只是笑。

其他人瞅了一眼老四江北,觉得吧,是不是他们曾经也这么傻子样过,真的是没眼看。

他们先一步进院子,然后把锄头放到小库房。打算先站在屋檐下,看看这喜人的雨水啊。

结果,他们才放了锄头,抬眼居然看到了什么?看到了晴天!

晴天霹雳吆!

哪怕耳边现在老四家的娃子在哭,哭的嘹亮,哭的惊天动地,也叫不回他们惊呆的神魄。

盼着的雨水,盼着的收成呢?都没啦?

他们还没有缓过来,其他人也纷纷跑出来看看情况。这一看,他们就看到了江家屋子后边的彩虹。

哎吆,江家这是要发达吆,这是生了个文曲星吆。

大家也不顾没雨了,一个个先朝着江家溜达过来。赶紧的拉着江家出了他们家大门口,让他们自己看看他们家屋顶上的彩虹。

嘴里一个劲的恭喜他们,说他们江家以后好日子可期,苟富贵勿相忘啊。

江老头看着自家屋顶上的彩虹,想着自家以后要发达了。听着邻里们的恭贺,也是高兴的很啊。

大家默认了,出生的一定是个男娃子。

结果,江老太出来倒水看到这么多人,莫名其妙。还没有给他们送红蛋,他们这么早过来?地里不忙了?日子不好好过了?

“哎吆,恭喜你啊,以后家里就要出来个状元郎喽!”

“哎吆,对的,对的,我远方那个京都的大员外家,可也听说儿媳妇又显了肚子啦。到时候,我可以撮合一下你们两家的。”

、、、、、、

江老太可是知道这江六媳妇那亲戚的富贵的,就因着这么个亲戚,她平时都是鼻孔朝天的。今天要和自家结亲?脑子没秀逗吧。

再说了?哪里来的状元郎?

她眼瞅着,眼睁睁的确认了几遍,难道还能看错了?那就是个女娃子。哪怕他们家不那么看重男娃子,可也不会那么精贵女娃子的呀。一碗水端平,是他们家一贯的家风。

江六媳妇一看江大媳妇刘敏的神态,就以为她高兴傻了。立刻腰身一挺,觉得她永远都是村子里最最靓的仔。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