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上缚龙台

重启—万神之时 第六章 上缚龙台

作者:x徐妞 小说:重启—万神之时 更新时间:2021-10-14 04:59:06
百万年后天宫的缚龙台此时叽叽喳喳,和平常的冷冷清清无人气氛完全相同。仙君们或者单手背身后立于沉默不语,或者三五成群结队围站一同在聊着昨天来这的原因---就连站在缚龙台的仙兵都很好奇,巨石柱下一卫兵者宫省对他伙伴宫醒说:“会出现的人界一少年修练大完满了,已是宫醒也小声的回音:“难怪,这上一次来这缚龙台渡劫之事都已过去了大约八万年了吧,这人界共十八万年才出那么几百个仙人,现今大多都只到了地仙就再也无法上升修为了,如今这资源越来越稀缺了,还能再出一人也是艰难。怪不得今日来了如此多的仙君观看。毕竟现在世界灵力稀薄,着实难以得见有人晋仙。”。...

十万年后

天宫的缚龙台此时叽叽喳喳,和平时的冷清无人气氛完全不同。仙君们或是单手背身后而立不语,或是三五成群围站一起在聊着今天来这的原因---就连站在缚龙台的仙兵都好奇,巨石柱下一守卫者宫省对他伙伴宫醒说:“出现的人界一少年修炼大圆满了,已是渡劫期,今天你看都来了那么多仙君,就是为这事呢。

宫醒也小声的回音:“难怪,这上一次来这缚龙台渡劫之事都已过去了大约八万年了吧,这人界共十八万年才出那么几百个仙人,现今大多都只到了地仙就再也无法上升修为了,如今这资源越来越稀缺了,还能再出一人也是艰难。怪不得今日来了如此多的仙君观看。毕竟现在世界灵力稀薄,着实难以得见有人晋仙。”

宫省回头看了看后方的缚龙台,和周边围满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仙君们,压低了声音说道:“他们都来此那哪是真的想见见此人界少年的渡劫啊,怕是只想着在他上台前问问人界现下哪里还有灵气充沛之地,好也去修炼法力吧。”

宫锁看着此时正入台阶的人说道:“你们看,渡劫之人来了。这长得一副小白脸似的,看他如此清瘦单薄的样子,怕是难以渡过喲。”

宫省:“这过不了也是正常,你看这些年连这仙界都许久唯有渡劫之仙了。”

说话之间,这渡劫之人穿着一身灰色的朴素粗布之衣已来到石柱之下,这副神情清冷的模样却是和这小白脸的年龄不成正比,到更是适合历经沧桑,看破红尘的小老儿。看都没看这守卫,直接就往里走去。宫锁:“这还没成仙呢,就如此高傲。等会上了缚龙台看你还能傲的起来。”

等在周边的仙君们还想和他聊聊,哪知道这个家伙却是直接飞落到缚龙台上了。好家伙,众人此时倒是都停止了议论,戛然而止的就四下无声了。估计各自都有着想法也要等他过不过得了这劫再说了。

“乔杉,你看这少年倒是长得挺俊俏的,你人间带回的画本里都没有他这模样好看呢”一女子对她身旁一清秀柔美的上仙说到。“倒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大造化的修为啊,也敢来这挨雷劈,要是这渡劫失败,这我怕是会心疼这脸蛋而难受的少吃一碗”。

乔杉一脸嫌弃的白了身旁瘦小,稚气未脱的她一眼:“就你这样,居然能少吃一碗,谁信,你少吃一口都和要你命一样。”这小姑娘天真的咧嘴笑了笑,挽着乔杉的胳膊说道:“就你了解我,可我这不是还长身体吗,就说说而已,晚饭你可别真的少做一碗。”还对着乔杉眨巴眨巴着她的眼睛,淡雅的眸子里天真明亮的像星星,稚嫩的小脸上均匀的挂着一对酒窝,一脸讨好的表情。

乔杉无奈道:“放心吧,哎,我也不敢呐。一月余前去西海的事我可没忘,大半夜还来找我要吃食,我可不想再被你半夜扰梦好吗。”

此时缚龙台上方已是顷刻之间就乌云密布,眼看就要电闪雷鸣。天雷滚滚,黑压压,哪怕是在青龙台外,都能感受到这种威压不似寻常。却瞧这将落未落的样子,众仙君也是有些恍惚,都纷纷向后退步,不少修为尚浅的仙家,仙体已经是撑不住了,已经用手掐诀来抵挡这无形之力。

这威压不似以往,实在是难以预料这其中的情况。可这少年到好似平静如眠一样,闭目席地而坐的等待。看上去还挺享受的。

仙法较为雄厚的老仙君察觉到了什么,来不及好奇和不可思议,立马掐诀并迅速用法力提亮声音说到:“速速退出缚龙台三公里外,这个是从天之雷”。好家伙,众仙家便立马撤了,连个守卫也没敢留下。

此时酝酿已久的雷轰然而至,那橙色的雷不是一道道落下,而是划破长空后猛的变化出千雷万霆迅猛劈下,激绕其身,且并不立即消退。外人已是看不清这里面渡劫之人了,只见这橙色之雷自落下半空便突转成如流星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是一直在劈下,还是劈下后久不散去,只能隐约见到此人身上雷光未退。众仙皆是惊叹不已。

而这渡劫之人却神情依旧是那般清冷,衣服已然是破损不堪,血迹斑斑,可他人是不会发现他沉稳之色的脸上嘴角突然上扬的这一幕,他运用太古之法把雷电已然转化成能量,他好似在沙漠中遇见湖水之人,想疯狂汲取,畅饮。这荒古时代已不似太古,灵力稀薄,导致他艰难修炼至今才要晋仙。

退到三公里外的仙君们这才后怕起来,这哪里是他们能顶住的雷劫,哪怕是缚龙台上有结界,这余威的气波怕是也要震碎他们的仙脉。

乔杉抓着身旁小姑娘的手一脸紧张的问“你没事吧,本君现在带你回去找上神。”小姑娘倒是像完全没有感觉到这天雷的威压,完全不同于众仙,奇怪的问着:“放心吧,什么事都没有啊,怎么了?众仙为什么都突然那么紧张要出来。”乔杉仔细看着眼前的女孩,一边用法力去探查她是否真的无恙。

仔仔细细的用法力游走了她灵脉几遍,确认是真的无损伤,便放下心来的才看着缚龙台方向说到:“你看看那边的雷是不是不同呢”。此时那雷正要劈来第二道,乔杉:“乙天你看这就是橙色的从天雷!我也只是看书里记载过,却是第一次见到,我在缚龙台下都感觉到自己身上气息不顺,那不是一般的雷劫。属于上三雷,真神之本源才会遇到此类天劫。”

乙天懵懂带有一点担心的问:“那里面的人会渡劫失败吗?”一米外的另一仙君此时也惊魂未定说到:“怕是雷还未落,这少年就已经经脉受损了。这几道雷落下,怕是灰飞烟灭。我等这般法力在缚龙台外都撑不住,他一个还未晋仙的凡人肉体之躯,啧啧啧,确实可惜了”。

又一仙君接话道:“你们说这从天雷怎么还没停呢,你看这雷云还未散去,都已经落了三道了,我记得这凡人修仙,这晋仙之雷只有三道,且是白色的成天之雷啊。”

其余众仙皆是在议论着此时正在渡雷劫的少年,此时这副眉宇轩昂与世隔绝的冷淡脸上已然是眉头紧缩,他正在准备受着即将要落下的第九道雷劫!没错,他还活着,没有灰飞烟灭,虽然一身狼狈,但他一脸的坚韧,一手撑地,一手擦拭去嘴角滴落的血滴,然后继续缓慢却坚定的起身,抬手接受第九道橙色从天雷。

这从天雷之劫已然后惊动到了书殿上正在查阅卷宗的天帝,在听见九道雷声起后,此时正放下手中水晶盏与书卷,他起身往殿外走去。

他身边的侍从也是懂事的明白人,对着正站在殿外台阶顶层中间看着缚龙台方的雷云的天帝说到:“禀天帝,这次渡劫之人是来自人界东海东北方向的,名叫白渊,递上来的折您还没看,是岽祜上神派来人送的,所以今天就安排下了缚龙台。”

天帝看着雷云一时有些不快与好奇心想:岽祜?他几万年不曾来过这天宫见本尊了,他这性子居然会为了一个晋仙凡人之事而上心,看来此人也是不同平常的。这橙色的雷云一看就知不是肉体凡胎之人的雷劫,本尊晋神之劫都才是黄色的更天之雷。岽祜这万年来怕是有些线索了吗。

一边继续盯着缚龙台深色如常说:“此人不论能否成功晋仙,都把他过去了解清楚来回本尊,此事低调查询,你自己去就可以了。”

接令后此人便消失在殿外,天帝在原地,心想,这九道雷劫还是从天雷劫,居然能撑住,看那凡人如此心坚,让他又想起了十万年前那次,还有那个人—郁舟。

这雷劫今日的本尊去了也要丢上半身修为才能走下缚龙台。。。。此人日后大道之才。。。。隐隐觉着这其中必然有非常之事,看来还需找个机会和岽祜谈一谈。

九道雷劫过后,众神发现渡劫之人居然真的活下来了,来不及感叹此子不凡,而他已掐诀而走,不知所踪。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