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重宝皆出

重启—万神之时 第四章 重宝皆出

作者:x徐妞 小说:重启—万神之时 更新时间:2021-10-14 04:59:12
蒙夏和瑞锦边听边互相掺扶着坐定,蒙夏:“总不可能会是鸿钧老祖转世投胎吧,据传他们这些先天真神,是早于天地之后就有了他们。可他们为什么会被天道法则被压制呢,天道法则又是谁明确规定的。对于这世间实际上我们除了太多未知,昨夜此法则竟然对刚成型的胎儿就降临最瑞锦很是忧心的听着:“先不想以后,眼下能安然过了今夜都难。这才过第四道,共九道雷劫,每一道都比上一道法则威力强上七七四十九倍啊。”。...

蒙夏和瑞锦边听边相互掺扶着坐下,蒙夏:“总不可能是鸿钧老祖转世吧,据说他们这些先天真神,就是先于天地之前就有了他们。可他们为什么还会被天道法则压制呢,天道法则又是谁规定的。对于这世间其实我们还有太多未知,今夜此法则居然对刚成形的胎儿就降下最高法则来镇杀,这孩子若能过去此劫,或许真的以后有机会离这真相更近一点。”

瑞锦很是忧心的听着:“先不想以后,眼下能安然过了今夜都难。这才过第四道,共九道雷劫,每一道都比上一道法则威力强上七七四十九倍啊。”

郁舟睁眼,看着他们赶紧发了丹药。“今夜要想渡过此劫,怕是这样远远不行。本君有一阵法要耗费些时间来布置,一会还要劳烦上神撑住。”

岽祜与蒙夏可是在岛上见识过郁舟阵法术造诣的。点了点头,随即入定调息吸收丹药了。

见上神们都恢复去了,先起些简易版固若金汤阵,能抵一分是一分。这么想着,丝毫不曾松懈的郁舟已连续起阵,正准备布下第三道固若金汤阵时,第五道雷云压下,化成三朵雷云在塔上空,每一朵都降下一道黑银色细长的雷电之力,每一道都再不断分裂出许多雷霆之怒轰然而下。

前两道阵法在各抵御下一层雷霆之力后就破灭,郁舟在前两道阵法破碎后已完成第三道阵法,再次抵抗下一层劈落雷力后消散,剩余七层落在玲珑塔上,玲珑塔霎时震动发出轰鸣声。

那声响好似玲珑塔下一秒就要被撕裂,顾不上再有所保留了,露出巨大真法身在仙体后的郁舟气场全开,真神之气毫无保留的涌出护在玲珑塔外抵御着。

眼见此波雷劫已快消散,就差一点,可全力御术的郁舟已然耗尽最后一丝灵力。真神法身消失后刚巧三位上神醒转过来即刻投入抵御之中,不过一个呼吸之时这便有惊无险的渡过了第五道。

在反反复复磕药调理中接连吞下十几枚丹药恢复的郁舟旁边,三位上神正命悬一线了,第六道雷波他们怎能抗下。之前一直未出大招的瑞锦,生死之间也顾不得动胎气什么的,祭出万层冰封术法,厚厚的寒冰覆盖在玲珑塔上,帮助抵消几分雷霆之力,不断劈裂开又不断继续冰封。

万层冰封连续十几个回合后瑞锦又以气御剑,简雪剑化成九柄分身冲出塔外上方将雷电冻住了那么几个呼吸,抵消了一点雷力后,雷霆之力破冰而下瑞锦再也无力御剑,简雪也掉落下来。

岽祜见状将自己的神兵朝日戟也御出反抗,不断的快速旋转,一些雷电挡下后便被甩开,砸出无数坑洞。蒙夏也操控破霄斧抵抗,还剩余大部分雷电之力还在继续落在玲珑塔上。

抵抗了两个呼吸的时间,玲珑塔全身爆裂出深浅长短不一的裂缝。抵抗中的三位上神均在此时瞬间轰的遍体鳞伤。

郁舟恢复了一些,感应危机重重,睁眼见状不好,迅速抬手半空中出现了一尊泛着青光的鼎,继续催动法术御元黎鼎,元黎鼎器灵化形而出,一身幽冷青光的白鬓老头傲然屹立于鼎旁,操纵着鼎身不断变大抵御下所有雷力。

外面雷波肆意毁灭,还好元黎鼎下丝毫无波。上神们见此鼎器灵非凡,并已泰坦掌控,二话不说马上疗伤。

此时没有谁注意到元黎鼎抵御下第六波后,器灵老头自己在运气打坐。这真的是个很成熟稳重的器灵了。

郁舟正在布置阵法,要在破损的玲珑塔下周边东南西北,和中间各布下枚阵旗。

每枚阵旗落阵后都单独被郁舟用灵力悬空写上金符,再用诀融合金符与阵旗为一体。

为了让阵旗效果发挥更大,每次都耗费灵力巨大。所以完成一面阵旗,郁舟就吞服两枚不同药瓶内的丹药,再运法化解吸收后继续下一面。

已布下三面,郁舟取出第四面,是面黑旗,耗了较比之前阵旗数倍之力。

第七波雷劫已至,器灵老头正端坐鼎中自行抵御。

郁舟的灵药都用上了,恢复好的三位上神看着郁舟正布下黑旗于北面一角。

那黑旗不同于其他三面,凭那气息感应就知亦是神品等级。

根据古籍描述和之前天界有意打听的传闻,岽祜推测道:“此旗难道是不知所踪迹的玄武皂雕旗?”他人或许不知,可岽祜当年神界修行间,寻宝特意查过此旗的。

瑞锦即刻想起来了:“玄武皂雕旗属于先五方阵旗,是创世青莲五片叶所化。五面阵旗皆是极品先天灵宝!放在神界也是稀缺资源!”

又看了看这黑旗继续道:“这五面阵旗,四面各为神界四尊神所有。可有一面黑旗,玄武皂雕旗却不知所踪,出世后便毫无记载与痕迹可循。”所以一大众神仙都寻此灵宝无果数年而止,岽祜也是其中之一。

在第四面旗入阵后,郁舟取出之前所服丹药的三倍服下。此旗耗费灵力太多,直接席地而坐闭目运法吸收调养。

看着郁舟已入定调养,蒙夏对岽祜道:“我记得你当年和我说过几次,那时你断断续续的,也上天入地寻了几百年,竟就是此旗吗?”

岽祜无奈的笑了笑:“拒记载来看是它了,据说它朦胧乾坤、遮天蔽日、诸邪避退、万法不侵之力。很是心动啊,寻了很久却是于本神无缘。”....

上方的器灵老头一己之力抵抗下了第七波雷劫后,身上明显青光黯然失色了。瑞锦注意到了,很是担忧道:“鼎灵居然自行抵御下此波雷劫,这修为抵得过我们所有人了。可现在他看起来也很虚弱,这接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蒙夏把她双手握在自己掌中。

岽祜抬头看着上方的器灵,叹了口气,又看着黑旗若有所思。

众人皆知哪怕是至尊法宝也需要源源不断的耗费灵力来发挥它的功能,催动它的灵力越深厚,法宝威力才能发挥越强。

能力不够看的,得了强大宝物也发挥不了它实力,甚至从一开始就无法炼化收服,压根用不了。所以上品神兵流传下来的并不是太多,低阶神器,或是战斗中受损,有无法修复大瑕疵的顶级神器才会流落到仙界中。

岽祜心思缜密,看到黑旗后就想到要不就是此宝并非玄武皂雕旗,要么郁舟是个远古大能。还有拥有这种鼎灵修为直接出来就能秒杀他们三个上神的重宝,郁舟真的只是那个曾跟着女娲女神身边的小仙吗?心中生疑。

此时郁舟睁开眼,直接在中间就开始布下第五面旗。

上方黑色雷云不断吸收周边厚重的雷云重聚,再化为九朵雷云,九道银黑色雷霆之力劈下分叉后又不停的裂变成砖块般大小的雷电炸弹密密麻麻落下。器灵从鼎外已回到鼎内抵御,现场轰轰作响,什么也听不见。

瑞恬借着黑夜遮掩在十里外的安全地带中,哪怕如此,这威压也让她万分难受,水灵剑化形成罩护着她,此时也往后又退了两公里。

雷电密集区之中,鼎下第五面旗终于好了。五行阵运转了起来,源源不断的输送着灵气。玲珑塔的器灵只是个小娃娃,遍体鳞伤它正在自动吸收这灵气缓缓疗伤。

小娃娃吸走的灵力流只是一条轻渺的细线,相比下鼎灵吸收这灵气就可怕了,灵气似如海水倒灌,似如洪水决堤般被吸入。上神们也算见多识广,可惜是相比而言,今夜所见都不算什么。这才是真让他们大开眼界。

郁舟又开始磕药了,一边不断给黑旗输送灵气。借由黑旗和此阵,它输送的灵气才能滔滔不绝的流入鼎灵内。抵御雷劫越是往后越是困难。

岽祜看着脚下这阵:“五行阵乃基础,但也能十分强大,可这是什么五行阵,竟然可以一直源源不断输送灵气给神器吸收,代替法力催动的,本神竟闻所未闻。”

“此阵是本君自己研究的,但也的确靠着这玄武皂雕旗之力才能发挥至此,这也是第一次实战操作。”郁舟边说,然后手中出现一简策拿给岽祜。“这里面记载着阵法,封印。都是本君近来年自创或改良的,赠予岽祜上神了。今日感谢你,助我友转世渡劫。”又看了瑞锦和蒙夏。

瑞锦当即就道:“本神和蒙夏可是为了自己孩子,这是父母该做的,可不是为了郁舟君的朋友,不用与我们言谢。”

岽祜也不是扭捏矫情之辈,接过收好:“嗯,那本神便收下了。郁舟君你这玄武皂雕旗是何处得来?并非他意,只是好奇。”

郁舟抬头看了眼上方:“有缘吧,或许以后有机会再聊。”的确当下顺利渡过雷劫才是重点,岽祜点点头。

第八道雷劫在眼睛明显可见似满天板砖的雷击球块慢慢减少至无,也知道第八道雷劫才是过了。

“以本君现在修为靠自己灵力催动是断不能发挥出此先天灵宝的巨大威力。现只能辅以阵法运用了。”说完,与瑞锦道:“之后雷劫瑞锦上神不要全力,最多也不用超过三层法力。万一不.......有所疏漏破开防御,它主要攻击力是会冲你而来,你要留有实力护住自己。”

“嗯,终于算是挺到了最后一波。郁舟君你这实力雄厚,一骑绝尘,我等上神在修为大道上怕是往后也拍马难追,”又看了看岽祜和蒙夏再试探性的问道:“不知天帝一位郁舟君可有兴趣?”

郁舟君:“过奖了,实力可没那么厉害,没有兴趣,志不在此。本君现在的心思全都在我这位转世朋友上。”说着就抬头往上空看去了。

又想起什么,继续和瑞锦道:“你有位同胞妹妹是吗?瑞恬上神,你们关系如何我不清楚,但你得小心防着点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