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郁舟上君

重启—万神之时 第二章 郁舟上君

作者:x徐妞 小说:重启—万神之时 更新时间:2021-10-14 04:59:14
郁舟神情有些疲倦,望着来临的他俩有些出乎意料的回应了句:“岽祜上神,但是有何事寻本君。”郁舟可也不是悠闲自在人,直接问来意,两位上神也也不是爱客套说好看话一堆才到正题的神,如此开头交流也简单的明了。岽祜看了眼夏蒙又对郁舟道:“这是夏蒙上神,我们来此地是想郁舟可不是悠闲人,直接问来意,两位上神也不是爱客套说漂亮话一堆才到正题的神,如此开头交流也简单明了。。...

郁舟神情有些疲惫,看着到来的他俩有些意外的回应了句:“岽祜上神,可是有何事寻本君。”

郁舟可不是悠闲人,直接问来意,两位上神也不是爱客套说漂亮话一堆才到正题的神,如此开头交流也简单明了。

岽祜看了眼夏蒙又对郁舟道:“这是夏蒙上神,我们来此地是想求助郁舟君与我们一道上天宫,另有一上神莫名抱恙,已有多日,神体日况愈下。”

蒙夏也道:“郁舟君,现可有空同我们前去,本神会铭记此恩情,他日定不忘回报。那位抱恙上神乃是本神的神侣,天界仙医的药吃了半月有余,却不见起色......”

郁舟摆了摆手道:“本君出门办事,现灵力失了大半,需要休养会,这一时半刻的恐无法立即前去帮助了。”

蒙夏不解带着一丝惊讶道:“你这道行出门办事还失了大半灵力,莫不是妖界又修出了什么厉害的妖王在为祸....”

郁舟淡淡回到:“并不是,两位不急着走的话就进来歇歇脚,本君要去入定调息恢复一下。”说完就转身朝院内而去,推开屋内的大门就不见踪影。

院外的两位上神对视一眼,便也上前走去,岽祜推开了院门后与蒙夏走了进来,就在这院内的露天木桌椅处坐了下来。

蒙夏见到了此人出现,反而不那么着急了。他与岽祜相识四万余载,岽祜推荐的人一定有过人之处,既然人找到了,那就再等等。

蒙夏坐下来后就迫不及待的发问:“我刚刚隔空悄悄起诀探查了一下他的法力,和我们修的不同,不是法力,修的是天地日月精华间的空灵之气。而且我还真的探不出底来,那肯定是比我修为更高深了。神魔大战后,众神陨落,神界封闭,无法再出上神了不是!可这世间不就师尊提前命我们来到下方天界,留下你我和瑞锦姐妹俩,共四位上神吗!?怎么又多了位如此实力雄厚的上神,还隐秘的如此好,几乎无人知晓,当年大战其中有什么事定是我们不知道的!”

岽祜沉声思考了一番才摇摇头:“他称自己为本君而不是本神,说明还并未正式晋神,应该是神界封闭后才成长起来的。可毕竟是神族血脉不同于我们吧,所以这可能就使得他灵力高深不亚于我们这样修炼晋升的上神。当年在神界我们是见过他几面的,他就是跟着女娲女神后的那个孩童。”

蒙夏愣了愣,思索一番:“当年女娲女神后的那个孩童不是个女娃嘛?这....你又怎么确定就是他?”

“我和他在下界重遇时,他认出了我。当年神界他还小,如今长大后变化极大,我没认出来,可那时他正有事求助于我,便自报家门我才知道的。”

郁舟在两个时辰后出来了,还换了一身清爽的白衣袍,衣领和衣袖都绣着一圈金秋色的银杏叶围边。看见院内的两人道:“两位上神都等了那么久,本君已无大碍了,那便走吧。”

岽祜本想再问问他灵力恢复如何,可看他一脸无谓,神情淡然的样子,想起之前他刚回来那倦容仿若两人。看来已是大好了。便道了声:“好,郁舟君身体无碍了,我们这就动身吧。”说完便和夏蒙一道起身。

夏蒙看着这不久前才失了大半灵力,两个时辰就能恢复到现在的状态也是佩服不已。心想真是天才,锦儿的问题他肯定是能解决的。便对着郁舟抬手道:“多谢郁舟君,那就有劳了。”

郁舟离去时抬手一挥,恢复了岛上所有的结界封印后三人便一道消失而去。

来到天宫就直奔景泰宫,三人围在瑞锦榻前。坐在榻前的郁舟皱了皱眉,抽回手中号脉的银丝,站起来侧着身目视前方,单手抬起用法术凭感觉往瑞锦腹部探去。

郁舟才感应到就是一怔,突然手轻微抖了一下。身后站着的两人同时询问,蒙夏紧张道:“很严重吗?”岽祜:“郁舟君可是灵力大失后体力不支?......”

郁舟沉声问:“此症状多长时间了?她为何会有恙?”

蒙夏语速加快了些:“她去了一趟午序山脉,回来已有一月余几天了。刚回来状态倒还好些,只是说很疲乏,可休息几日不见好转,便请了医仙过来,开了药说补补元气即可。可....”

郁舟收回施法的手,又打断了他的话,转身背对着榻,严肃却又似如释重负般的神情道:“一会寻处僻静之地说。”然后伸手至蒙夏身前,手掌打开便凭空出现了一小瓷瓶。“扶她起来,醒后吃点点心后再喂她吃下两粒,再来寻我们。”

蒙夏接过药瓶,想问问是什么病症,这又是什么药,可话刚到嘴边就咽下去了,而嘴里说出的是:“谢谢郁舟君。”

岽祜领着郁舟来到了自己的宫殿,景清宫可是真的僻静之地。入正殿后,仙娥便上了茶水。岽祜:“你们都下去吧。”仙娥们退出了殿外后,岽祜便抬手布下结界。

岽祜:“可是有事不能对蒙夏说?”

郁舟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后又添了杯喝下。才开口:“本君一月余前出门办事,一仙友转世,灵魂受损,神脉微弱,便于午序山脉中布下聚灵阵等想为她修复神脉。不料,哎,本君能力不够,耗了半身灵力,可三魂七魄,她还是丢了一魂。”

郁舟继续淡淡回忆着道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胎光没丢,丟的是幽精。可这也会给她日后带来影响,便在午序山脉寻了月余无果,直到今日身体受不住,随身丹药也用完,才回岛上。”

岽祜有些尴尬,不知道郁舟说这些是何意,但还是抓住了两个关键词,喃喃自语:“一月余前,午序山脉?时间地点都似乎和瑞锦之事有关联?!”

郁舟往自己杯里和岽祜杯里都添上茶:“的确有关联。这次还多亏岽祜上神前来寻本君,不然我是万万想不到仙友的那一魂已投入了瑞锦上神腹中。”

岽祜愣是忍住不表现的太过吃惊道:“这么说瑞锦是怀孕了,才导致她身体不适?可本神和医仙都没号出来她有孕啊。”

郁舟看着岽祜道:“她的胎光命魂在本君这里,丟的那一魂是检查不到生命力的。本君和她另两魂七魄待在一起,这才探查出另一魂气息隐隐藏在瑞锦上神腹中。”

“那即便怀孕又怎会引起瑞锦的如此不适呢?”

“或许是只一魂胎,耗费了很多灵力滋养吧。再说这灵胎本就不同于凡胎。瑞锦怀孕后,因无法查证病因,恰逢又吃错了药,便导致你们所说吃药后神体越来越差。”

岽祜点点头:“那此事为何不直接在夏蒙面前说?难道还有其他.....”

“确实还有其他隐情。”说到这里郁舟眼神里流出一丝杀意,愤怒道:“有人在毒害瑞锦上神,并非是简单的用错药。虽不是针对胎儿,但此药定是有副作用了。本君刚才探查到在瑞锦上神腹中的那一魂识受到影响,她怕是此生无缘仙路了,甚至可能会成’弱智,低能。”

“毒害瑞锦!”岽祜滕的站起身来,思前想后道:“的确是不对劲,医仙给她看了一个月,瑞锦吃了药后神体越来越差了。本神现在就去拿了他!”

郁舟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上神此时去已经晚了吧。你不妨让仙娥替你去跑这一趟就知道了。另外那瑞锦上神之前吃的药和药方应该也没有了,谁去销毁的,该好好了解一下。”

正好快出殿内的岽祜身形一愣,然后继续打开了殿门,吩咐仙娥去请百草宫的束藤仙君前来,又命另一仙娥去景泰宫找蒙夏上神拿瑞锦上神吃的药方和药来。而后又回到殿内。

“我们去下界寻医之时只有恬儿知道,她是瑞锦的双胞胎妹妹,是断不会加害姐姐的。”岽祜有些坐不住,便起身在殿内来回渡步。“郁舟君是觉得恬儿会不小心泄露了此事,让那束藤趁机逃离了?”

郁舟并未回答他,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蒙夏上神与瑞锦上神的感情如何?”

岽祜脱口而出:“蒙夏不会毒害瑞锦的,四千多年前与妖界的一役中蒙夏替瑞锦挡了妖王的毒针,为了瑞锦差点命都没了,他是用命在爱瑞锦的。”

派出去的仙娥回来了,岽祜撤下结界,仙娥入殿禀报:“禀上神,五个时辰前瑞恬上神去了一趟百草宫,说是束藤仙君暗害上神,进去就对着束藤仙君出手。”

仙娥眼神微微向上看了一眼岽祜上神不怒自威的神情更是冷峻了,声音小了两分继续道:“束藤仙君没打几个回合就逃了,瑞恬上神也追去了,两个时辰前才回百草宫,却是受了伤,去上药的。上完药就回了景晨宫,我刚刚去了景晨宫,宫外侍卫说瑞恬上神受伤了,闭关养伤中。”

这时又一仙娥入殿上前:“禀上神,我去景泰宫见了蒙夏上神,说了您要药方和药的事。还不等蒙夏上神吩咐,几个在殿内伺候瑞锦上神的仙娥们便纷纷说瑞恬上神五个时辰前就吩咐道庸医要害她姐姐,让她们销毁了药,连药渣都不剩。还有药方,一直是瑞恬上神天天抢着照顾她姐姐,忙前忙后,都是瑞恬上神去拿药的,所以药方一直在......”

岽祜冷声吩咐:“你们下去吧。”

待仙娥们退出去后,岽祜坐回到茶桌旁,呆坐了一柱香时间才黯然神伤开口:“这也太明显了?!我不敢相信是她,可不是她,也不更不可能是别人了!可现在我却不知要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