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4 又见面了
不明白过了多久,严婷从睡梦中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依旧窝在机器里,没觉得到饿也也没渴虽然看不见光亮什么都也没,严婷有些怕了。她拍击着机器的四壁,此刻才意外发现这个地方空空荡荡的,之后能看见外面的景色位置的窗口实际上是不不存在的,那是虚幻的投影。不明白这个世她拍打着机器的四壁,此刻才发现这个地方空荡荡的,之前能看到外面的景色位置的窗口其实是不存在的,那是虚幻的投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到底是如何制造出来这种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严婷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依旧窝在机器里,没感觉到饿也没有渴但是看不到光亮什么都没有,严婷有些害怕了。

她拍打着机器的四壁,此刻才发现这个地方空荡荡的,之前能看到外面的景色位置的窗口其实是不存在的,那是虚幻的投影。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到底是如何制造出来这种东西。

摸了半天没有出口,关于这破机器的构造知识严婷也没有从那堆知识里面找到,好像传给自己的资料都不完整。

她半躺着叹气:“也许这样也不错,就当成是自己的墓地好了,这么个大家伙。”正说着忽然咚咚的声音传来,接着咔嗒一声,严婷面前突然被打开,刺眼的光亮一下从外面传来。严婷用手挡住了光,好半天才能看清楚外面的情景。

她看不清外面,可外面的人却看到了里面的情况。打开舱门的人一下就见到了里面的严婷当即就愣住了。因为他认识,可以说就在前不久的时候,他还亲手将这个人送上了火刑架。此刻,为什么她又会出现在这里?是幻觉?还是说这个人只是和那个人长得一样?

严婷缓过来之后,发现机舱口站着一个举着火把的人,这个人穿得有些狼狈,麻袋片一样的衣服裹在身上,头发有点乱,不过也还行。可是那张脸?

“啊!!”严婷叫了其他:“是你?!!你这个混蛋!!”

她起身就扑过去一拳头打在男人的脸上,“你个混账王八蛋!居然是你这个家伙?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再烧死我一次?你们世界的人全TM都是疯子!你是不是还想杀我!有本事你去杀那些叫我过来的人!凭什么找我麻烦……我又什么都没做过...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还来欺负我……”

这个人居然是才见过不久的维克多。严婷将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火气全撒在这个人身上,还有地球上痛苦的经历也是,仿佛维克多就是她的仇人一样又踢又拽的攻击对方,不过维克多只是侧身就躲过去她的攻击,他看着严婷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才是东西!你们全家都是东西!不对,你不是东西,全都不是东西......”严婷抹着泪水反驳着:“才到这个世界就被你烧死,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又被拉到这个世界?!维克多看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自顾自地钻到了机器人内部,他在里面各种查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任何的东西,也无法启动机器人。

然后又出来一把抓起严婷的脖子说:“这个东西怎么启动?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说!”

严婷被抓得透不过气,伸手去挠维克多,可是她的身高和维克多有着巨大的差距,就连力气也不能比,刚才打人家半天也不过是给人挠痒痒而已。

维克多的手上加重了力气,严婷痛苦地翻着白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有...种...你继续...杀...杀了...我......”

反正在这个世界自己死了也不是死,地球上的自己才是真身。虽然那个身体不健康,但好过这个世界全是疯子。

维克多的眼神里透露出冷漠和淡然,仿佛在他心里有一座冰山,严婷的感觉眼睛看不清楚了,为什么自己的这个身体明明不是真的却能感到这种痛苦,就像是...就像是灵魂上感受到了这些一样。

“...杀了...我......”严婷觉着真的死了好!回去地球或许这该死旅程就会结束!第一次被火烧死,现在要被掐死了,那下一次是不是被砍头,那种痛苦,严婷觉着与其那么痛苦,她倒不如直接在地球上自杀算了。

咔嚓!严婷的脖子被彻底拧断,身体软了下来,维克多一把将她的身体扔了下去。回到机器人的驾驶舱里研究这个东西。

三个月之前,他还是白影骑士维克多,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逃犯,一个被紫晶神教追捕的逃犯。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在这里,哪怕这个女的没有做任何事也,见过他就是原罪。

维克多研究了很久一直到火把快熄灭了还是没有研究出来怎么让这个东西动起来。他无奈地准备爬下去,又看到在舱室里的铃铛果,这是一种有毒的植物果实,虽然散发着甜美的味道,但是吃下去就会立刻毙命。

铃铛果上有排牙印,维克多轻蔑地笑了下,难不成那个女人咬的?好像这里除了她也没有别人,真是嫌命长。不过,转念他又想到,自己已经把她杀了。

等他从机器人身上下了,钻过坠石缝隙之后打算找个明亮的地方研究怀里的圣遗物,忽然他停下脚步,因为他意识到一件事情,刚才扔下的那个女人的尸体去哪儿了?!

重新点燃火把,他又在机器人和石块周围找了一圈,最后他发现了在一块尖尖的岩石上有个人型模样的紫晶雕像。

如果不是那雕像的姿势和自己扔那个女人时候的姿势一样,还有那歪着没有着力感的头部以及那精致的面孔就是那个女人,维克多以为这原本就是一个雕塑。

所以,这是那个女人死后变的?

可是,正常人类死亡不是都有尸体然后腐烂变成白骨吗?,不管是人族,魔族或者是这个大陆上的任何一种种族都是这样,维克多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活了将近三十年的他从来没有遇到更是没有听到过这么稀奇的传闻。

用脚将那紫晶雕塑踢掉,看着落在地上摔成了三四段的紫晶,如果换成是人类尸体也只是会扭曲不成型,会流淌出血液。维克多皱着眉头,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远古神话中都没有这样的记载。

“啊!!”

地球的小出租屋,严婷痛苦的在床上翻滚,不光是身体,就连自己的精神仿佛都遭遇了到酷刑,难受,无法形容的痛。

想死!严婷想着,可是都倔强的活了二十七年,为什么不能继续再活二十七年,三十七年呢!

好久好久以后,严婷身上的痛才过去,她哆嗦着爬起在抽屉里找到止痛药吃。治疗自己疾病的药物很贵,她如果还在工作上班的话也勉强能够买得起最廉价的那种,可是现在她连工作都丢了,想要买药维持就差了很多,加上身体现在动不动就疼,如何能安心上班?感觉到胃里也空的难受,她准备起来给自己煮面条吃,眼睛扫过桌上的小闹钟,严婷愣住了。

为什么上面的日期是星期五,自己从到医院也不过是星期三发生的事情,回到家里休息一晚上怎么就变成星期五了?

等等!自己与王文分手那天是上周周日!

这一个星期的周二、星期四去哪儿了?想到另外一个世界,严婷忽然发现可怕的事情,在那个世界地球这边的时间也是流逝的。

在那边待着时间越长,这个世界的时间过得越快,如果在那边待一个星期,那自己这边的身体是不是就要直接死掉!万一自己在那边再死掉,那!!后果太可怕了!

严婷忽然跌坐在了地上,为什么突然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都不想让自己活下去?!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别人如此对待自己?望着窗外碧蓝的天空,严婷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祈祷那个世界的人不再召唤自己?

这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也许没有人在召唤如同前二十几年,也许会被召唤,就像这几天一样。不对,严婷的求生欲让她回想起维克多说过的话,圣月每三百年才出现一次,一次出现三个月,也就是说自己会在之后的三个月里随时被召唤!

那如果,下次被召唤后直接自杀呢?严婷想,只要我死了自己就能回到地球,可是也不知道他们召唤自己有没有什么要求,还是说只要想就能召唤?如果是那样就麻烦了。圣者是在紫水晶中诞生,也没有说是怎么个诞生法,什么条件才能诞生,这些全都是未知的。

而且......严婷看着自己的手掌,总是个感觉自己比上一次回来地球更加虚弱,是因为没有按时吃药还是因为别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