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嫁一搭一

狐颜乱羽 第二章 嫁一搭一

作者:张廉 小说:狐颜乱羽 更新时间:2021-10-14
雕花的红木桌边,夜熙蕾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算着日子,她被关在冷宫已经二十年零十三天。她相信,她的父王只是一时生气,才将她关起来,对于狐族来说,二十年的禁闭根本不算什么。有朝一...

狐颜乱羽

推荐指数:10分

《狐颜乱羽》在线阅读

雕花的红木桌边,夜熙蕾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算着日子,她被关在冷宫已经二十年零十三天。她相信,她的父王只是一时生气,才将她关起来,对于狐族来说,二十年的禁闭根本不算什么。

有朝一日,她那英俊的父王一定会派几十位貌美的宫女,驾着五彩祥云,带着艳丽的服装和数不尽的金银珠宝,接她回宫。

夜熙蕾沉静在这美好的愿望中,她想起儿时夜孤恒是怎样地宠爱她。他让她坐在他的腿上,亲自为她梳小辫,穿小衣,这是何等地荣耀?

忽然,夜熙蕾晶亮的银瞳闪烁了一下,从她的银发中,立时竖起一只毛茸茸的小耳朵,在空气中转动。没想到她渴望的事情这么快就实现了!

一丝喜色从她的唇角浮现,她立刻奔出房间,就扑向来人:“父王——你终于来接我啦——”她甚至没有看清飞扑的对象,就开始在对方的胸口撒娇地蹭。

“砰砰砰砰!”怎么心跳越来越快?

夜熙蕾提鼻子闻了闻,自己抱的好像不是帅气老爹的气味,她放开面前这位白衣男子,往后退了一步,视线从对方的胸口开始往上移。

银灰的,干净的长袍,绣着特殊花纹的领口,领口里,是淡青色的中衣的衣领,外翻着,清晰的锁骨微微从领口露出,银白色的诡异的图腾在右侧的锁骨上,只让你看见神秘的一抹。

削减的下巴,和她父王一样有着威严的线条的红唇,再往上,是红红的双颊,然后,是一双晶亮的黑眼睛,那双眼睛里,正闪动着夜熙蕾看不懂的光芒。

“大皇兄!”夜熙蕾没有想到夜阑竟然会出现在冷宫之中,即使不是父王,看见这位英俊的,有着王者威严的大皇兄,依然让久居冷宫的夜熙蕾兴奋。

夜熙蕾再次投入夜阑的怀中,听着那怦怦的心跳,终于,见到一只狐狸了。

夜阑怔立许久,他有多久没见到自己的小皇妹,这只狐族最美的狐狸?有二十年零十三天了吧……

夏风徐徐,撩拨着冷宫里满园的芬芳,也撩拨着某人的心,夜阑的眸中带出了一丝心疼,面对夜熙蕾的开心,他不知道如何说出下面的话语。

“大皇兄,我们好久不见了呢。”夜熙蕾继续蹭夜阑的胸口,“是不是父王叫你来接我出冷宫?”

夜阑双眉紧拧,没想到二十年零十三天后的第一次见面,他却是给夜熙蕾,带来一个坏消息。

“大皇兄,你心跳怎么这么快?难道!你跟娘亲一样,有心疾!”夜熙蕾对心跳很敏感。

夜阑的脸上立时布满黑线,他匆匆拉开热情的夜熙蕾,从小,他对她的美丽就无法免疫,应该说,如果其他的兄弟看见,都会为夜熙蕾的美痴迷。

他偷偷深吸一口气,让脸上的热烫慢慢退去,然后沉下声:“小蕾,今天各族妖王来选妃了。”

夜熙蕾眨巴眨巴眼睛,往身边的花丛里一坐,鸟儿又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停落在夜熙蕾的身边。

夜熙蕾扬起那张雌雄莫辩的脸:“关我什么事?”语气不羁而随性。

绚烂的鲜花成为了夜熙蕾的陪衬,她那银色的长发,就此铺在了百花之上,鲜亮夺目,像磁石般牢牢吸引你的视线。

夜阑匆匆撇开视线,抑制着越来越快的心跳:“你收拾一下行礼,狼王魄泽要娶你为妃!”

这句话,让夜熙蕾目瞪口呆!

魄泽,是妖界最新一任的狼王,曾经和夜阑是同窗。妖界也有私塾,也有皇家学院,为妖界培养人才和未来的王族。

在魄泽还是狼太子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惊人的能力和魄力,是皇家学院中,最具备王者之气的王储候选人。

而他特殊的魅力和英俊的外形更是成为妖界少女心目中的爱慕对象。都说嫁给狼王,很好很安全。

但是夜熙蕾可不想,她更清楚魄泽娶她的原因,是为了报复。

“魄泽……真的要娶我?”夜熙蕾提眉小心翼翼地问。

夜阑看着夜熙蕾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在悸动的促使下,夜阑俯身伸手抚上夜熙蕾嫩白的面颊,在碰触的那一刹那,他的手如同被磁石牢牢吸住般,无法离开。

“算是吧……”夜阑感叹着,他不明白魄泽明明不知夜熙蕾的美貌,却为何选中了她?毕竟外界对夜熙蕾样貌的描述可以用四个字概述,就是:雷公再世。

妖界用雷公形容夜熙蕾的丑陋,可见雷公比妖怪更难看。

夜熙蕾对于自己哥哥的***并不排斥,她纳闷地问夜阑:“为什么说算是?”

夜阑收回手,坐到夜熙蕾的身边:“今日各妖王来选亲,父王将最美的倾城小妹献给魄泽,但魄泽却说,娶倾城可以,但要搭上一个你……”

“搭……上……”夜熙蕾有些无语,父王真的这么讨厌她吗?竟然把她像配家丫头一样给搭出去。父王真的那么迫切地想将她赶走,从此眼不见为净?

一股无名火焰立刻蹿上夜熙蕾的胸口,立时,狂风大作,满园的花瓣都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即将发生而纷纷闭合。

夜阑有些吃惊,被风无情撕扯下来的花瓣经过他的身旁,如同掀起了一阵狂猛的花浪。

忽的,瞬间,风停了。

花瓣从空中慢慢坠落,铺盖在了夜阑银灰的袍衫上,给他这件华贵的长袍,添上了精美的花纹。

夜阑没有从这突变中回神,他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却是不敢去相信,那就是夜熙蕾的法力,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大皇兄。”亲昵的甜美的呼唤让夜阑无法不去回应,就在看到夜熙蕾的面容时,他却就此痴迷于夜熙蕾脸上的甜腻笑容中。

忽然,他眼前一只玉手拂过,他便慢慢闭上了眼睛,倒落花丛之中。

“怦!”夜阑的身体,再次溅起了坠落在地的片片花瓣。

夜熙蕾勾着唇角拍拍手,看来是该她离开冷宫的时候了。她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对自己的父王所抱有的那一丝幻想。

她无法理解昔日对她近乎溺爱的父王,却只是因为她非亲生,而变得如此疏远冷酷。

“大皇兄,委屈你一下了。”夜熙蕾摘起一朵黄色的蒲公英,对着夜阑轻轻一吹,黄色的,毛茸茸的小东西像星光一般散落在夜阑的身上,眨眼间,那银发美人:夜熙蕾就躺在花丛之中。

夜熙蕾笑了笑,转身的同时,她便已经化作她的大皇兄:夜阑,只是,身高有些缩水。

一朵汗,从夜熙蕾额头落下,谁叫她中途辍学了呢?学的东西都是半吊子。

回到房间她匆匆收拾行装,想了想,发现自己也没什么东西可带。她从床头挖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雕花锦盒,这是她娘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

夜熙蕾将锦盒抱在胸口紧紧地抱了一会,然后坚定地看向屋外幻彩的天空,大步跨出房门。

“茂茂!茂茂!”她大声呼喊。

花丛之中,一个毛茸茸的黄灿灿小家伙慢慢飘了起来,它只有一只猫的大小,却有一个大得超过身体的圆脑袋。猫儿一样的脸,却有一双占据了脸一半的翡翠绿的眼睛,针尖的瞳仁里映入了夜阑的身影。

她出现了片刻的疑惑,大脑袋一歪,它就失去了重心,差点从半空掉下来。但是,它很快看清了障眼法下的真容,它的主人:夜熙蕾。

茂茂是夜熙蕾的宠物,但更像是朋友。是妖界一种罕见的妖兽:翼猫。

翼猫,顾名思义,就是有翅膀的猫,成活率极低,但灵性极强,可以看清任何妖物的原型。它是夜孤恒给夜熙蕾十六生辰的生日礼物。夜熙蕾被打入冷宫后,这只小家伙也就跟着夜熙蕾一起入了冷宫。

茂茂也是翼猫中的异类,脑袋特别大,是身体的两倍,所以她飞起来,通常像酒醉的苍蝇,忽高忽低。

“拿着!”夜熙蕾将装有锦盒的小包袱扔给了翼猫茂茂。

“喵恩?”茂茂咬住小包袱,在空中用自己还不足半尺的小腿,将这个小包袱吃力地背到身后,金色的小翅膀扑腾了两下,从半空倒栽葱地坠地。

“咚。”脑袋着地,似乎她也已经习惯,站起来,甩甩脑袋,走到夜熙蕾的身边。

夜熙蕾再次环顾自己住了二十年零十三天的冷宫,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想夺眶而出。她立刻扬起脸,吞下:“茂茂,我们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此处爹不疼,别处自有爹!走,我们找爹去!”

“喵呜!”茂茂抬起那个大西瓜脑袋,也是一脸凛然。

于是,这一人一猫,大步迈向出宫大道,可是,当夜熙蕾和她的宠物刚刚迈出冷宫的院门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分歧。

“这边!”夜熙蕾指向右面。

“喵!”茂茂指向左面。

夜熙蕾怒:“你又不是狗,你怎么知道哪条路出宫?”她久居冷宫,再加上方向感极差,所以不知出宫路。

茂茂露出怒容,对着夜熙蕾就吠:“喵汪汪汪!喵汪汪汪!”

夜熙蕾,石化。

茂茂不理夜熙蕾,大脑袋一甩,坚定不移地,朝着自己选择的方向而去。夜熙蕾的脑袋耷拉下来,含胸驼背地跟在了茂茂的身后。

她的猫,学了一门外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