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病弱老贵人(上)

大清贵人 第一章、病弱老贵人(上)

作者:尤妮丝 小说:大清贵人 更新时间:2021-10-14 23:45:38
朔望之夜,寒湛湛的夜弥漫整个紫禁城,这个白日里巍峨无数的皇宫,而如今也彻底地沉寂了下去。干冷的夜挟裹了初秋的寒意,呼啸声阵阵,三更鼓声单调响了,各宫各院陆陆续续上锁,数里殿门紧闭,连值夜的宫女太监也都沉默无言。咸福宫正殿中,主位懋嫔正靠在秋香色缠枝缎干冷的夜裹挟了初春的寒意,呼啸阵阵,三更鼓声沉闷响起,各宫各院陆续落锁,里外殿门紧闭,连守夜的宫女太监也都静默无声。。...

大清贵人

推荐指数:10分

《大清贵人》在线阅读

朔日之夜,寒湛湛的夜笼罩整个紫禁城,这个白日里巍峨万千的皇宫,如今也彻底沉寂了下来。

干冷的夜裹挟了初春的寒意,呼啸阵阵,三更鼓声沉闷响起,各宫各院陆续落锁,里外殿门紧闭,连守夜的宫女太监也都静默无声。

咸福宫正殿中,主位懋嫔正坐在秋香色暗花缎条褥上,手执一管羊毫,司空见惯地抄写着佛经。一笔笔写就在染了醇厚迦南香气息的生宣上,沙沙不绝,宛若春蚕食桑。

二等宫女玉髓福了福身子,小心地瞅了一眼懋嫔,想要开口,又不敢打搅懋嫔抄经,只小声地唤了一声:“主子……”

懋嫔手上的笔顿了顿,眉头蹙了蹙。

立时,旁边侍奉磨墨的大宫女砗磲陡然呵斥:“没眼力劲儿的!没瞧见主子正在给大格格、三格格抄经吗?!”

懋嫔在在皇帝潜邸时,曾经诞下过两位小格格,但都是襁褓中便夭了。懋嫔很是悲痛,因此便时常抄写佛经,以此超度,也求得心中慰藉。再后来,懋嫔想开了,便想要再生个一儿半女,可惜那时候他已经失宠,于是这抄经悼念早夭的女儿,便成了一种争宠的手段。

玉髓忙不迭噗通跪下,小脸上露出惶恐之色。

懋嫔却温和地抬了抬手,语气也很温和:“说罢,又怎么了?”

玉髓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家主子常年礼佛,是宫中交口陈赞的和气人儿,因此即使有不高兴了,发作的也只会是狐假虎威的砗磲。玉髓忙磕了头,麻溜说:“回主子的话,东偏殿的姚贵人病得愈发重了,想求您给换个太医。”说罢,玉髓紧张地捏了捏袖子里刚得的银锞子。

懋嫔那张和气的脸上露出三分不愉之色。

砗磲察言观色,立刻高声道:“主子头疼脑热,素来都是周太医诊断开方,主子都未嫌弃,怎的姚贵人倒先抱怨周太医医术不精了?!”

玉髓心道,懋嫔主子好歹是一宫主位,哪怕失了宠,周太医也不敢怠慢,可东偏殿那位……一个无子无宠的病弱老贵人,周太医哪里看在眼里?这周太医半月前给姚贵人开了一副治风寒的药,便不再理会,东偏殿一直照方抓药,却总不见好,随着天气愈冷,这风寒之症倒是愈发重了。姚贵人身边的素雨倒是极忠心,又与她沾亲带故,故而连夜塞了银子,求她在懋嫔跟前说个好话。

玉髓忙赔笑道:“是,主子惯来菩萨心肠,这才遣了周太医去给姚贵人诊治。若换了是在储秀宫那位,哪里会管自己宫里人死活?”

这咸福宫上下都深知懋嫔与储秀宫主位宁嫔不睦,玉髓这般踩宁嫔捧懋嫔,着实大大取悦了这位咸福宫主位娘娘。

懋嫔眼中划过一丝自得,忙掩了嘴唇,低声呵斥道:“住口,宁嫔也是你能非议的?!”然而这训斥,温温吞吞的,根本毫无责怪之意。

玉髓忙道:“主子放心,出了咸福宫的门,奴才断不会乱嚼舌根子。”

懋嫔“嗯”了一声,对跪在地上的玉髓道:“好了,起来吧。”

“谢主子。”玉髓忙爬了起来,小声地道:“姚贵人着实是个病秧子,主子为了她可没少操心,如今都腊月了,若是有个万一,着实晦气。”

懋嫔沉吟不语,但显然已经松动。

大宫女砗磲忙提醒道:“主子,若是请别的太医来诊治,只怕会叫周太医心寒,日后恐生出许多不妥当来。”

懋嫔眉头紧皱,这周太医是她好容易收买的,不图能成什么事儿,但求身子骨不爽利的时候,能给好生诊治。若为了那姚佳氏,与周太医生了嫌隙,倒是不值当了。可若姚佳氏身子不中用,真在年节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没了,宁嫔还指不定怎么乌鸦嘴呢。

懋嫔长长叹了口气,“那就还去请周太医过来一趟,就说之前开的药不见好,劳他费心,再换一副药。”

砗磲忙恭维道:“主子英明,奴才省得了。”

懋嫔露出疲乏之色,便洗漱就此安歇了。

砗磲、玉髓二人这才退出了正殿,殿外月高风紧,砗磲狠狠啐了一口:“我看你是又收了东偏殿的好处了!”

被一语戳穿的玉髓一点不慌乱,赔笑着道:“砗磲姐姐哪儿的话,我不过是瞧着姚贵人实在病得可怜,这才帮着递了话。”

砗磲冷眼瞥着玉髓,讥诮道:“敢情你还是菩萨心肠喽?”

玉髓笑着道:“主子才是菩萨心肠。”

半个时辰后,那位周太医才姗姗来迟,老脸上满是不耐之色,东偏殿的宫女素雨连忙又塞了银子、又陪了好话,周太医这才入内给病榻上的姚贵人切了脉,重新开了药。

千恩万谢送走了周太医,太监小柳子却发现素雨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素雨姐姐,这药方有什么不妥吗?”

素雨已经有二十了,生得一张圆润和气的脸庞,此刻那那脸上却有些灰暗,“这药方……和上回开的方子区别不大,只改动了两味药分量,又加了一味黄连。”

小柳子眼珠一瞪:“姐姐的意思是,周太医根本没好好诊治,只是随便敷衍?!”小柳子不禁有些火大,“不是都说医者父母心,这个姓周的老不死,真是杀千刀的!”

素雨叹了口气,生怕小柳子做出过激的举动,连忙道:“咱们毕竟不懂医术,兴许这药的确比从前的好些。你且好生去抓药熬药吧。”有药总比没有好,太医院的这群势利眼,也速来是最谨慎精明的,这药方倒是断然不至于有害,否则日后贵人有个万一,他们也是要吃挂落的。且那黄连,的确是清热的良药。

里头那半旧不新的玉色纱帐中,是一张烧地通红的脸,一双神魂迷离的杏眼。

姚佳欣脑子浑浑噩噩,只听见有人进来过,又很快出去了,她只断断续续听到个老家伙说什么“病如抽丝”,一个声调有些女气的少年骂骂咧咧,哦,还有个“素雨姐姐”,声音太温和,没听清说什么。

啊,头好疼,身上沉甸甸的,像是压了十层棉被,又重又热得慌,额头上似乎被盖上了冰凉的帕子,但完全不足以舒缓燥热。

喉咙干涩而疼痛,鼻子也不怎么通气。

这是……重感冒?

好在她的芥子空间里备着常用药,复方氨酚烷胺胶囊+布洛芬胶囊+阿奇霉素胶囊,就足以搞定。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