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银子开路(下)

大清贵人 第四章、银子开路(下)

作者:尤妮丝 小说:大清贵人 更新时间:2021-10-14 23:45:46
钱,在任何的时代都是最顶事的东西。姚佳欣被点名要的鸡汤,晚膳的时候就会出现在了她的饭桌上,一只硕大的圆肚紫砂盅,冒着白丝丝热气的白浓浓鸡汤,装饰点缀着嫣红的枸杞、翠绿的葱花,里头还加了五六片党参、少许老姜片。枸杞的功效无须多说,养肝护肝明目、能补血安神助眠,姚佳欣点名要的鸡汤,午膳的时候就出现在了她的饭桌上,一只硕大的圆肚紫砂盅,冒着白丝丝热气的白浓浓鸡汤,点缀着嫣红的枸杞、翠绿的葱花,里头还加了五六片党参、少许老姜片。。...

大清贵人

推荐指数:10分

《大清贵人》在线阅读

钱,在任何的时代都是最顶用的东西。

姚佳欣点名要的鸡汤,午膳的时候就出现在了她的饭桌上,一只硕大的圆肚紫砂盅,冒着白丝丝热气的白浓浓鸡汤,点缀着嫣红的枸杞、翠绿的葱花,里头还加了五六片党参、少许老姜片。

枸杞的功效不必多说,养肝明目、补血安神,最是温补,而党参能健脾益肺、养血生津,治虚症极佳,甚至可以代替人参。姚佳欣心道,虽说没有用太名贵的东西,但身子太虚,若是用人参片,反而会虚不受补。

素雨为她盛了一碗鸡汤,笑着说:“奴才跟掌勺汤公公说,您喉咙尚未痊愈,汤公公便着意添上了几枚白果仁,说是化痰止咳。”

姚佳欣喝了一口鸡汤,果然里头有一股淡淡的白果苦味,不过并不影响鸡汤的口感,“这位汤公公是个做汤的好手。”

素雨低声禀道:“若小主想时常吃到这样好的汤,怕是每月都得封上十两银子给汤公公。”

一个月十两,那还不算太贵。

不过换了前主,如何舍得花一半的月俸禄打点咸福宫小厨房呢?

姚佳欣喝着香浓可口的鸡汤,悠悠道:“俗话说药补不如食补。”

今日的桌上,可不只有这一盅鸡汤做得好,菜色也足足比早膳翻了一倍,无论是荤菜素菜,都烹调得极好。姚佳欣胃口大开,光鸡汤就喝了两碗,但还是剩下了一大半。

吃不完自然不能浪费,照旧赏给素雨、浓云、杨峪、小柳四人。

姚佳欣伙食水平提升,底下人自然也跟着享福不少,一个个都乐呵呵的。

素雨服侍她盥了手,禀报说:“小主,冬日的料子已经送来了,有四匹毛青布、两匹高丽布、两匹素缎、一匹云缎,不过……乌拉貂皮只给了五张。”素雨露出几分苦色,“缎库的人说,今年貂皮进贡得比往年少,所以……”

姚佳欣一听便晓得,这是份例又被克扣了,她一个失宠的病弱老贵人,遇到这种事儿,再寻常不过了。

浓云年纪小,忍不住气呼呼道:“去年还好歹给了八张呢!缎库那些跟红顶白的东西,愈发蹬鼻子上脸了!”

素雨叹了口气,“小主,五张貂皮的确是少了些,顶多只能做件上裳。”

姚佳欣沉瞥了一眼挂在架子上的那件八成新的烟青色云缎面料的对襟掐花外裳,这是长款的,足足可以垂到脚踝,边儿上出风毛还算不错,绒密蓬松。古代的皮草大衣,都是毛做里子,仅在领口、襟边儿上露出些许,一般都是捡着皮草最好的部位露出来——称之为风毛。

“小主今年难道打算穿这件旧衣出席除夕夜宴?”素雨有些不敢置信。

姚佳欣淡淡道:“我没打算出席。”——寒冬夜里,跟着出去折腾做什么?还不如好好窝在自己的偏殿养病。

素雨点了点头:“小主不出门也好,您身子骨还弱,经不得外头的寒风。”顿了顿,她又道:“懋嫔娘娘常年礼佛,想来会通融的。”

浓云忙道:“就算如此,小主也该做件新衣才是,奴才瞧着那匹云缎颜色极好。”

姚佳欣想到自己如今这幅鬼模样,实在没兴趣制什么劳什子新衣,不过转念一想,之前给自己治病那个周太医是懋嫔派遣的,她又想请除夕夜宴的假,懋嫔那里少不得要意思一下。

便道:“素雨,你那些银子去一趟缎库,再弄几张貂皮,起码要凑出一件斗篷来。”

素雨只当是小主被浓云说动了,要做今冬新衣,便忙去办差了。

“等等!”见素雨正要退下,姚佳欣又忙道:“还有炭,我瞧着怕是不够用,你带上杨峪和小柳子,使银子换些好炭来。”

这屋子里只烧了一个炭盆,实在是太冷了。再这么下去,一个不小心,又得冻感冒了。

贵人份例,原本每日有五斤红箩炭和二十五斤的黑炭,其中红箩炭的质量最好也最耐烧,而黑炭难免有烟气,而且还不耐烧。

自己的屋子里冷成这样,肯定是炭例被克扣了不少。

素雨有些肉疼,又不敢直接反驳,斟酌了一下,道:“不如奴才去多弄些黑炭来,也一样能用。”

姚佳欣听懂了素雨的意思,黑炭便宜呗!

素雨低声道:“弄些干爽齐整的黑炭,在外头烧上一盆,等烟小了,再把炭盆端进来,必不会熏着主子您。”

姚佳欣倒是真没想到这点,“不过这活儿又脏又繁琐……”每烧一盆,就得去外头折腾一趟,一不小心还会被烫到……

素雨心中甚至感动,“奴才知道主子心疼咱们,不过这烧炭的活儿着实算不得什么。”

是了,在宫里,有几个主子会把宫女太监当人看?

姚佳欣感喟不已,便道:“我记得有四匹毛青布,我再给你们每人添二两银子买些棉花,给你们每人做一身新衣吧。”她这几个宫人,穿得都格外单薄,年纪小的小柳子和浓云手上都生了冻疮,看着也是在是叫人不忍。

话刚说完,四人扑通扑通跪了一地,一个个眼圈都红了,素雨眼睛都湿了:“小主……”

姚佳欣最看不得这样的场面,忙摆了摆手:“这些日子为着我的病,你们跟着担惊受怕又吃苦的,如今我身子好转,也是你们忠心服侍的功劳,合该论功行赏。”

然后便不由分说道:“好了,都赶紧去办差吧!我还等着添炭取暖呢!”

素雨急忙擦净了眼泪,连磕了头,“奴才这就去!”

夜幕降临,殿外寒风呼啸,一听便知,必是彻骨的冷。

多亏新取来的黑炭,热烘烘烧上一盆端进来,不消片刻,寝室内便热乎了不少。

晚膳吃得是莲子山药羊肉汤,姚佳欣肚子里正暖洋洋的,素雨又给她泡了一盏枸杞茶,姚佳欣捧在手里慢慢喝着。这枸杞是周太医给开的,因谢银丰厚,周太医也投桃报李,叫抓了二两枸杞送了来,说是平日里当茶饮喝。

素雨见四下没有旁人,便低声道:“小主,照这样下去,银子怕是撑不了几个月。”这还是算上小主的月俸禄在里头。素雨虽不知自家主子还有多少私房钱,但想来不会太多,否则主子从雍王府到宫里这些年,也不至于过得那样节俭。主子这遭大病一会儿,倒是愈发舍得花钱了。

姚佳欣心中发笑,这个素雨倒是替她心疼钱了,于是道:“我这些年就是过得太省俭了,你只管放心,我还有不少体己,不至于坐吃山空。”

听主子这样说,素雨便安心了,“小主心里有数,奴才就安心了。”其实主子舍得花钱,对她们这些奴才是好事儿,别的不说,光三餐吃剩的那些,就够她们受用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