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好人懋嫔

大清贵人 第五章、好人懋嫔

作者:尤妮丝 小说:大清贵人 更新时间:2021-10-14 23:45:49
昨晚下了半夜里的雪,今天清晨出貌似晴朗天气得紧。素雨带着浓云将今日领回去的乌拉貂皮逐一摆开阵势,那匹颜色极佳的云缎也给取了出——品红色的料子,艳丽又很明亮,更为细腻而华丽的顺心云纹,正合农历新年气象。姚佳欣有些狐疑,“你们把这些摆出做什么?”……昨个也不是都让素雨带着浓云将昨日领回来的乌拉貂皮一一摆开,那匹颜色极好的云缎也给取了出来——品红色的料子,鲜艳又明亮,细腻而华美的如意云纹,正合新年气象。。...

大清贵人

推荐指数:10分

《大清贵人》在线阅读

昨夜下了半夜的雪,今早起来倒是晴好得紧。

素雨带着浓云将昨日领回来的乌拉貂皮一一摆开,那匹颜色极好的云缎也给取了出来——品红色的料子,鲜艳又明亮,细腻而华美的如意云纹,正合新年气象。

姚佳欣有些狐疑,“你们把这些摆出来做什么?”……昨儿不是都让她过眼了吗?才收入库房不过一宿,怎么又都搬出来了?

素雨笑着回话:“奴才的针线虽比不上针线局的绣娘,但小主要的斗篷做起来不难,叫浓云打个下手,五六日便能做出来了。”

姚佳欣愣了愣,不由笑着摆了摆手,“你误会了,这斗篷我不是要给自己做的。而是打算送给懋嫔娘娘的年礼。”

素雨呆住了。

浓云忍不住道:“可小主您的新衣……”

姚佳欣一脸轻描淡写,“我既然不打算出门,新衣有没有无妨。”

素雨咬了咬嘴唇,道:“可是小主都赏了奴才们一人一套新衣,自己却……”

一时间,素雨、浓云二人都红了眼圈,忍不住替自家小主觉得委屈,寻常人家新年都要置办新衣,小主虽不得宠,可好歹还是正五品的贵人!

姚佳欣连忙道:“好了,赶紧把这些东西送去针线局吧,素雨你看着打点,务必赶在除夕之前制好。”——这样一件里貂云缎斗篷,哪怕懋嫔想必也入得眼。

咸福宫正殿。

懋嫔着一件藏蓝素缎褙子,正跪在蒲团上捡着佛豆,浓浓的迦南香肆意充斥了整个小佛堂。大宫女砗磲打帘子走了进来,默然跪在一旁,附耳禀报了一通。

懋嫔抬了抬眼皮,“先前又是药膳又是补汤,里里外外打点,如今又要做新衣裳,可见是打算在除夕夜宴上好生露个脸了。”说罢,懋嫔鼻孔出气地哼了一声。

砗磲察言观色,立刻露出鄙夷之色:“她那张干瘪老脸,也不怕惊了圣驾!主子,您该不会真的要带姚贵人出席年底大宴吧?”

懋嫔抬头看了一眼佛龛上那不动如山的菩萨金身,“等过了年,除服的日子就近了,这个时候,一些年轻的,难免心思浮动。”——皇上仁孝,执意要为先帝守制二十七个月,如今已经满两年,再过三个月,便出了孝,自然就可以召幸嫔妃了。

砗磲忍不住“噗嗤”笑了,“姚贵人可都二十八了,等过了年便二十九了!都是个老贵人了,还存着那份妄想呢!八成日前发烧烧坏了脑子了吧?!”

懋嫔立刻“咳嗽”了两声,低声斥道:“不许胡说!”

砗磲忙捂嘴,眼里却带着鄙夷的窃笑。

然而懋嫔嘴角分明也带着嗤笑,“若她当真年轻、能生养,本宫也巴不得她能承宠受孕呢。”说着,懋嫔哀哀叹了口气,“这咸福宫门庭冷落,皇上好几个月都不见得能来一回,若是能有个孩子,哪怕是个公主,皇上也总会时常来瞧几眼。若本宫的两个女儿还在……”

懋嫔的脸上满是说不出的落寞。

砗磲忙宽慰道:“娘娘是这宫里最温和的人儿了,又贵为嫔主,以后肯定能抱养一位阿哥的。”

懋嫔看着那笑容敦和的观音,都说观音送子,她虔诚供奉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能生养一位阿哥。她早已过了适合孕育之龄,如今唯一的盼头,便是凭着位份资历,将来能抱养一儿半女。那姚佳氏自是指望不上,能不拖她后腿就是万幸了。

想到姚佳氏最近不安分的举动,懋嫔蹙了蹙眉,“你带两盒银耳去东配殿,支会她一声,就说今年的除夕夜宴,本宫会为她向皇后娘娘禀明,她就不必出席了,只管安心留在咸福宫养病。”

“是,娘娘。”

因晌午阳光甚好,姚佳欣便叫小杨子烧了热水,叫素雨伺候着洗了个头,故而砗磲来的时候,姚佳欣的头发还没干透,只得连忙叫素雨和浓云给捯饬了起来,梳了个两把头,才叫砗磲进内室。这样一来,少不得耽搁了些功夫,那砗磲明显一脸的不耐烦。

砗磲的年岁比素雨略大些,皮肤白净,眉毛很是秀美,不过眼角微微上挑,又带着一脸不快,一副不好惹的模样。砗磲微微蹲了个身,一副不怎么恭敬的样子,“给贵人请安。”

素雨连忙陪笑着说:“我们贵人才刚洗了个头,砗磲姐姐便来了,可真是不巧。”

砗磲眼珠子一扫,果然瞧见床榻上那个瘦得一把骨头的姚贵人两把头透着湿润,她撇了撇嘴,“那是奴才来得不巧了,叨扰贵人了。”

砗磲这幅嘴脸,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狗仗人势”了,姚佳氏也明白自己的处境,露出一副虚弱而和气的笑容,“你是懋嫔娘娘身边最要紧的大宫女,定是娘娘有什么吩咐吧。”

砗磲拿帕子掩了掩嘴角,满脸骄矜地道:“娘娘知道贵人身子虚弱,特意叫奴才送了些上好的银耳来。”

姚佳欣不由一喜,这个时代的银耳,可都是野生的,着实是滋补的好东西,姚佳欣正要道谢。砗磲又扬眉道:“娘娘还说,贵人需好生养病,今年的除夕宴,您就不必去了。明日景仁宫请安,娘娘会向中宫禀明。”

听了这话,姚佳欣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这个主位懋嫔居然如此贴心?大好人呐!

砗磲打量着姚贵人干瘦的瓜子脸上的惊喜之色,不由皱了皱眉,若不是演戏演得太好,便是……罢了,甭管这位老贵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与她何干?

姚佳欣笑容满面:“懋嫔娘娘如此体恤,我是在不知该如何报答,烦劳你回禀一声,就说过两日等我能下床了,一定去正殿给娘娘谢恩。”

“这样自然再好不过。”砗磲屈膝福了一福,仍旧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奴才告辞,请贵人好生养病吧。”

送走这位正殿大宫女,姚佳欣立刻叫素雨和浓云把她把湿乎乎的两把头给散开,头发没干就梳起来,实在是难受得紧。

浓云忍不住小小声嘀咕:“这位砗磲姐姐好大的架子,说起话来鼻孔朝天,好似咱们贵人欠了她什么似的……”

素雨低头为姚佳欣梳顺了长发,忍不住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端了小炭盆上前烘着,旋即她抬起一张微笑的脸,声音温柔熨帖:“那银耳的成色倒是极好,奴才送去小厨房,叫汤公公给您煲个银耳莲子羹吧。”

姚佳欣点头,这个素雨不但忠心伶俐,还通透豁达,有这样的人在身边,是她的福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