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开橘一只猫

大清贵人 第六章、开橘一只猫

作者:尤妮丝 小说:大清贵人 更新时间:2021-10-14
晚膳后,素雨将银耳莲子羹端了上去。这羹煲得极好,汤汁浓稠,入口顺滑,甜而不腻,地支物燥的寒冷的冬日里,吃一盏银耳莲子羹是最本草的。姚佳欣口气吃了两盏,吃得肚子都滚圆了,正准备睡下,却听到外头传来两声微小的“喵喵”声。昨夜无风,格外宁谧,因而就算这羹煲得极好,汤汁浓稠,入口顺滑,甜而不腻,天干物燥的冬日里,吃一盏银耳莲子羹是最相宜的。。...

大清贵人

推荐指数:10分

《大清贵人》在线阅读

晚膳后,素雨将银耳莲子羹端了上来。

这羹煲得极好,汤汁浓稠,入口顺滑,甜而不腻,天干物燥的冬日里,吃一盏银耳莲子羹是最相宜的。

姚佳欣一口气吃了两盏,吃得肚子都滚圆了,正打算睡下,却听见外头传来两声细微的“喵喵”声。今夜无风,分外静谧,因此哪怕是细微的猫叫声也分外清晰。

素雨道:“怕是不知哪儿来的野猫,奴才这就去赶走。”

姚佳欣连忙道:“外头那么冷,还是放它进来吧。”——若是成年野猫也就罢了,可一只小奶猫,怕是熬不过漫漫寒夜。

素雨晓得自家主子心肠软,连忙道了一声“是”,快步走出偏殿,顺着那喵喵的声音,便从窗外的角落里发现了那个小家伙,快步上去一捞,便给揪了起来。这小小一团倒也乖觉,绒绒的、软软的,微微发抖,孱弱得像个鸡崽子。

素雨拎着这个小玩意儿回到屋里,捧到自家小主面前。

姚佳欣擦着嘴角,看着素雨手上那只瘦巴巴的小东西,约莫两个巴掌大,绒毛凌乱,身上沾了不少枯草碎屑,一副惨兮兮的样子。更惹人瞩目的,是这只小奶猫的脸——一半雪白、一半橘红,对比鲜明、泾渭分明,这样的花色端的是稀奇!

姚佳欣笑了笑,心中嘀咕:合着还是个阴阳脸小奶猫。

“喵~”阴阳脸小奶猫可怜兮兮冲她叫了一声,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再加上肚子咕噜噜的叫声,和那簌簌的颤抖的小模样,那叫一个惹人怜。

姚佳欣扫了一眼炕几上的那盘红豆糕,便吩咐素雨去倒了半碗热水,把红豆糕丢进去,融化捣烂,然后轻轻搁在地上,对那只瘦巴巴的小东西说:“喏,吃吧。”

这小东西显然是饿坏了,闻见香味立刻就挣扎着扑了上去,浅粉的小舌头飞快舔食着,小小的舌头呲溜呲溜的,一对前爪拔在碗上,整只猫都恨不得钻进碗里。姚佳欣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

素雨忍不住问:“小主,您该不会是想……养这只猫吧?”

姚佳欣笑着看了她一眼,“怎么?难道宫里还不许养猫?”

“那倒不是,只不过……”素雨露出几分犹豫之色,“皇上喜欢狗,所以宫里嫔妃还没人养猫呢。”譬如主位懋嫔娘娘就养了一只京巴犬,还专门安排了个小太监伺候。

“哦?”雍正喜欢狗,这点姚佳欣倒是知道,却没想到宫里的嫔妃驱从到了如此地步。不过如此也可见,这只阴阳脸小奶猫的确是无主的野猫,她可以安心收养。

素雨旋即叹了口气,“小主喜欢就养着吧,只当是解解闷儿了。”小主的年纪早已过了争宠的时候,的确是没必要忙活那些有的没的了。

说话间,这小奶猫就把碗底都给舔了干净,小小肚皮都吃圆了,那一双乌溜溜的猫眼睛却还透着对食物的渴望,“喵~”奶甜的叫声,又软又萌,直叫人心都化了。

素雨却一点不心软,一把将这只瘦巴巴的半大奶猫又给拎了起来,“小主,这小东西看样子是吃饱了,奴才带它下去洗个澡。”

姚佳欣急忙嘱咐:“要用温热的水,洗完之后给它好好擦一擦,可千万别把它给冻着!”

素雨忍不住腹诽,伺候小主的时候,小主都不见得有这么多吩咐……她这是捡了个主子回来啊!

“还有擦完了给抱回来,搁在炭盆边儿上啊!”见素雨走得飞快,姚佳欣扯着嗓子叮嘱。

若问姚佳欣是猫党还是狗党……她其实是来者不拒的,只要是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都能把她给萌倒,神马小兔子、小仓鼠的,博爱的姚佳欣表示,她都想要。只是无奈需要经常出国代购,自然无暇照顾宠物,本打算赚完了最后一笔,养个猫啊狗啊的,结果……她死了。

没想到穿越后没多久,一只奶猫主动上门,姚佳欣那叫一个心痒,只恨不得亲自上手撸一把。

“素雨,洗好了没有啊?”姚佳欣扬声问,“要不干脆抱进来洗吧,外间没有炭盆,怕是会冻着它。”

“小主,这就快好了!”素雨无奈之下,只得急忙扬声回话。然后加快手上的动作,这一块,自然难免有些粗暴,揉搓地小奶猫喵嗷嗷痛叫了起来。

听到奶猫的惨叫,姚佳欣有些急了:“素雨,你轻点!它才那么点儿,你就不能温柔点。”

素雨狠狠瞪了盆中那只被揉搓的惨兮兮的小奶猫一眼,满是怨念地低斥道:“都是因为你,小主可从来都没训过我!”

小奶猫缩着脖子,可怜兮兮的。

素雨哼了一声,拿起旁边杌子上的毛巾,小心翼翼将这个“猫主子”包裹其中,仔仔细细擦了一通,这才捧着走进了内室。

刚出浴的猫,形象都不怎么雅观,尤其是这么只瘦不拉几的猫崽子,红白分明的阴阳脸上,白毛红毛都软趴趴乱糟糟倒塌,透着几分滑稽。

姚佳欣忍不住笑了,“瞧这小惨样儿。”

素雨忍不住碎碎念:“这猫崽子哪里惨了?宫里每年不知冻死多少野猫,它多有福气,被主子养在身边,以后不愁吃不吃喝,不知多享福!”

姚佳欣一愣,这话说得,怎么酸溜溜的?

“喵~”被毛巾裹成一团的小奶猫发出了奶奶的叫声。

姚佳欣的注意力再次回到这小东西身上,“以后别叫猫崽子,就叫它鸳鸯吧。”

素雨酸溜溜道:“鸳鸯?这名可比奴才的名儿都好听呢!”

姚佳欣笑着打趣:“我就是瞧着它的脸像极了鸳鸯火锅,才给它取这个名儿的。”

听了这话儿,素雨忍不住“噗嗤”笑了,“小主这是想吃锅子了?只不过鸳鸯火锅口味太重,你脾胃正虚弱,不能吃辛辣的东西。”

是啊,她这副身板,实在是比小奶猫都弱渣!

姚佳欣看着自己干瘦的双手,希望身子早点好起来吧,不敢奢望多强健,起码不能风一吹都倒了。

雍正二年已经到了年末,姚佳欣清朝的历史还算是比较了解,对于自己的处境也是有一定认知的。雍正朝吏治整肃,内务府想必也不敢克扣得太过分,她上头主位懋嫔又是个吃斋念佛的“好人”,她安安分分、混吃等死,求个长寿,总还是不难的。

以她如今年方二八……啊不,是二十八岁的“高龄”,在旁人眼中,已经是不可能得宠的老女人了,自然不会被视为竞争对手,也就是说她的生存环境应该比较和平。不过她人缘貌似不怎么样,来了这几日,除了主位懋嫔派人送过两盒银耳,再无旁人探病。

不过想想也是,拥有一个共同男人的女人们,哪怕姐姐妹妹叫得再亲热,也肯定比塑料花还塑料花。何况都年底了,人人都为除夕夜宴做准备,谁乐意来招惹病气?

雍正四爷要为先帝守孝三年,六宫嫔妃也肯定寂寞地狠了,好不容易有机会面圣,肯定是要卯足劲儿,务求鲜艳夺目。

其实,姚佳欣对于雍正四爷的历史印象倒是蛮不错的,勤政律己、整饬吏治、清理财政,改土归流、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等一列为政之举可说是奠定清朝根基之举,雍正在位期间也是清朝吏治最好的时期,只可惜因为没有选好继承人,很多政策都人亡政息了。

作为斗升小民,姚佳欣不能不佩服这样的人物。同样,她也明白,雍正四爷更是个相当不好惹的人物,他刻薄冷酷,跟他作对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不过当然了,作为雍正四爷后宫嫔妃的一员,她脑子被门挤了,才去给四爷作对——好吧,其实她也没那个本事跟四爷作对。

说实在的,她对如今的四爷其实并不怎么感兴趣,姚佳欣记得四爷貌似是四十五岁登基的,如今都是个快五十岁的糟老头子了。她没兴趣泡一位老大爷!

深夜的养心殿,正在批改奏折的“老大爷”突然鼻子痒得厉害,一个大大喷嚏打了出来。

御前的太监跟着抖了三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