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2章 高手出招内宅安
太太陪房周芸家的急匆匆地来了。老太太拿着桌上袋子里的毒粉末,交到周芸家的,道:“林妈妈的吧将事情的始末交待给你过了,你是太太陪房,云哥交到你我才安心,你跟大夫一起,给俩哥儿试药,俩哥儿需得在一块照料好,尤其是泊哥儿,不准苛待。”辛大太太听见这老太太拿着桌上袋子里的毒粉末,交给周芸家的,道:“林妈妈想来将事情的始末交代给你过了,你是太太陪房,云哥交给你我才放心,你跟大夫一起,给俩哥儿试药,俩哥儿需得一块儿照顾好,特别是泊哥儿,不许薄待。”。...

太太陪房周芸家的急匆匆地来了。

老太太拿着桌上袋子里的毒粉末,交给周芸家的,道:“林妈妈想来将事情的始末交代给你过了,你是太太陪房,云哥交给你我才放心,你跟大夫一起,给俩哥儿试药,俩哥儿需得一块儿照顾好,特别是泊哥儿,不许薄待。”

辛姨娘听到这儿,脸都已经白了。

老太太冷眼看着这一幕,眼神顿时变得凌厉,对辛姨娘再无半点怜悯之心,厉声道:“辛姨娘管束下人不力,任其毒害主人,打发自古韵庄服苦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归家。夏至毒害小少爷,证据确凿,杖毙!”

夏至瘫软在地上,泪如雨下,大喊冤枉。

古韵庄是老太太的陪嫁,辛姨娘听到这里,自知下半生定是凄苦,顿时抱着孙大人的腿苦苦哀求:“老爷,我是一时糊涂生了害人之心,但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死云哥啊……”

孙允良推开辛姨娘,恨急道:“你害了云哥,也害了你自己和泊儿啊!”

老太太站起身,对允良道:“我们一起去看云哥。辛姨娘先押在柴房,明日送到庄上去。”

寅时的梆声响起了,辛姨娘瘫在柴房,心里百转千回,一面担心着泊哥以后无人疼爱,一边又担心着自己以后的命运。

忽然窗外一个丫头大喊道:“周妈妈疯了,她给泊少爷灌了毒药和银杏!”

辛姨娘吓得面色都紫了,那么多毒药一起喝下去,还加了银杏,这过不了半个时辰,泊哥就会没命了呀。

她疯了一样,拍着柴房门大叫:“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要见泊哥……”

门外的老妈妈回道:“老太太说了,姨娘就待在柴房,哪里也不许去。”

辛姨娘忧子心切,大喊道:我知道解药在哪里,你快去告诉老太太,时间晚了就来不及了呀。”

老妈妈听到此话,赶紧打开门锁,押着辛姨娘至泊哥处。

辛氏见孙泊闭眼躺在床上,嘴唇已经是紫色的了。

她飞也似的跑到允良的书房,在一个隐蔽角落里拿出一个布包,让老妈妈拿来温水,泡好,掰开泊哥的嘴便要喂进去。

老妈妈忽然抢了碗,推开辛氏。

辛氏此时也红了眼,要去抢那碗,旁边的妈妈们集体按住辛姨娘,不让她动弹。

老太太从屏风后走出来,冷哼道:“你自己儿子的命是命,别人的便不是命,是吗?快把药给云哥儿喝下,剩下的药粉拿给张大夫。”

辛姨娘牙龈几乎要咬出血,凄厉道:“你这个老乾婆,嫡子的命是命,我泊哥的命就不是命吗?大太太仗着家世好,你们为了讨好她娘家,难道就不要你孙儿的命了吗?”

林妈妈怒道:“你敢对老太太不敬!孙妈,快掌嘴……”

孙妈过去左右开弓,几十个巴掌下来,辛氏那张脸红肿如猪,不复往日娇颜。

老太太扶着太师椅坐下,林妈吩咐道:“孙妈,带周芸家的过来。”

半注香不到,孙妈妈便领着周芸家的到了寿禧堂。

辛姨娘看到杀人凶手,顿时眼里喷火,挣扎着便要扑过去,堂里的几个妈妈赶紧按住她。

老太太看着辛姨娘,冷笑道:“你自己的孩子没命了,你便要人家抵命,你害了云哥儿,难道大太太不会拿你和泊哥抵命?再者,你有想过泊哥有个杀人凶手的娘,未来会怎么样?”

辛氏睁大眼看着老太太,眼神悲痛。

老太太继续道:“你也不用再抓周芸家的,泊哥没事,只是喝了助眠的药,嘴上身上擦了紫鸢花瓣的汁,你当人人都像你这般恶毒?向一个孩子下手?”

辛姨娘惊觉上当,但为时已晚。

孙允良从屏风后走出来,痛心地看着辛姨娘,她曾是一个多么善良温厚的人啊。

辛姨娘知道此时,自己再无活路。

她眼里蓄满泪,看着允良,“孙郎,你知道我对你的心的。我原也是好人家出身,若不是倾心于你,断不会受人白眼,招人耻笑,嫁你为妾。这六年来,我们倾心相许,恩爱有加。”

她拉着允良的手,继续道:“你常说,若不是你早已娶妻,大太太又已经为你生下云哥和宁姐,你定娶我为妻,不让我再受大太太的辖制和欺压。”

允良也泪目:“正因为我知道大太太跋扈,所以我才为你置办田产店铺,让你和泊哥在生活上富足,不受辖制。可你还不知足,竟生出这等毒心思。你难道不知东窗事发,你会死吗?”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大太太跋扈,我和泊儿每日如坐针毡,她娘家势大,我的泊儿未来还有什么前途?嫡子尊贵,为了我的泊儿,我怎么也要拼上一拼啊。”

“稚子何辜?!”老太太拍案道。“你若真为泊哥好,便该让他好学上进,让老爷教他为人处世为官之道,将来科举及第,还愁没有你们的好日子吗?现在你杀害人命,让泊哥有个杀人凶手的娘,这叫为他好?别没的糟蹋了计深远这句话!愚蠢至极!”

孙允良此时已是痛悔不已,自己平日里深情宠溺之话,反倒叫辛姨娘生了僭越之心,继而行此歹毒之事。

辛氏知道事已至此,孙家再无她容身之处。

她跪地给老太太磕头,泣道:“老太太,再怎么说,泊儿也是孙家子孙,我自知犯下大错,但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护泊儿周全,保他前程。只要泊儿好,我即便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她继续重重地磕头,额头上都出血了,还继续磕。

慈母之心,一片斐然。

孙允良大为不忍。

老太太瞥了傻儿子一眼,冷笑道:“我早就与你说过,你早点交出毒药,拼着得罪大太太,我都会保你一命。可是你机心太重,不见棺材不掉泪,见了棺材还是不救人。心思如此歹毒,我如何再留你?况且大太太产后若是知你这般所为,你认为她会饶了你和泊儿?”

辛氏绝望地看着允良,允良看向老太太。

“现在我再给你一条路,你只要照做,我保你泊儿健康成长,即便将来我去了,孙家也有他一席之地。”

辛氏见还有路,眼中满是欣喜,无有不肯的。

老太太道:“你留下封绝笔书于泊哥,道你自己身患绝症,要去古韵庄养病。我还给你最后一道恩典,明儿个你可以陪泊哥一天。你若是真心为泊哥将来着想,便不要说任何怨毒的话,让泊哥以后好好听太太的教导。”

辛氏知道这已经是对泊哥,对自己,最好的路了。

“夏至为你蒙骗,但她还有个哥哥,若真把她杖毙,将来难免怨恨你。逼人入绝境,祸害到泊哥就不好了,我会让她跟你一道去古韵庄,对外也只说杖毙。我见她也尚有一丝良善,你自裁后,我便让他哥哥带她走吧。”

孙允良见如今两个儿子都救下了,听到老太太要辛姨娘死,便跪地求老太太,哪怕送辛氏永远在庄里待着,好歹留着一条命。

老太太看也不看他,只对辛氏道:“你自己跟老爷说吧。”

辛氏露出一抹苦笑,对孙大人道:“我做了错事,自该承担后果,大太太是不会饶了我的。只有我死,泊儿才能活。我只盼孙郎记得我们的恩情,多多看顾泊儿,我便即刻赴死,也是瞑目。”

老太太见她说这话,还算脑子清醒,她摆摆手,林妈便示意下人带辛氏出去,自己也跟着退出寿禧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