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4章 婴儿墙角听秘辛

国公府的小媳妇 第04章 婴儿墙角听秘辛

作者:崔淇 小说:国公府的小媳妇 更新时间:2021-10-15 08:34:42
天色渐暗,南溪阁,大太太卢氏处。丫环报一声:“太太,老爷来了。”莫南这时思绪迷迷糊糊的,忖道婴儿果真是很很容易困顿不堪的。但心里又真的很好奇,自己老爹长啥样。她努力歪过身朝门口望去,抬头一看来人约摸三十五六上下,白白地净净的,稀稀桑麻几根胡须,剑眉星目,丫鬟报一声:“太太,老爷来了。”。...

天色渐暗,南溪阁,大太太卢氏处。

丫鬟报一声:“太太,老爷来了。”

莫南此时思绪迷迷糊糊的,暗忖婴儿果然是很容易困顿的。

但心里又实在好奇,自己老爹长啥样。

她努力歪过头朝门口望去,只见来人约莫二十五六上下,白白净净的,稀稀落落几根胡须,剑眉星目,身形挺括,步履沉稳有力,好一个健壮的俊秀美男子!

莫南简直要放鞭炮庆祝了,爹娘俱美,我还能差吗?

哈哈,咱就随便遗传遗传,小美女跑不了了。

目的达到,莫南继续闭目养神。

“夫人,你辛苦了。王大人临时喊我去衙门有事,没能在外守着你生产,你多担待。”男声柔声道。

果然帅哥连声音都特别有磁性,好听!

莫南乐呵呵的,估计一脸花痴相。

“你们都先下去吧。”孙夫人道。

莫南继续装睡,婴儿就是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听墙角!

反正暂时也做不了什么,这算是唯一有点乐趣的消遣了。

小夫妻说悄悄话,嘿嘿……这虽然有点促狭,但很好玩啊。

“老爷应当以政事为重,为妻理解。但有件事,你必须要给个明确交代!”女声突然厉害起来。

“你都知道了?”惭愧的声音。

“我舒坦的时候周妈妈就都跟我说了,我也不怪你们瞒着我这么久,但辛氏这般恶毒,你还心软,想要留着她,我范阳卢氏,“望出范阳,北周冠族”的名号,也不是叫叫的。”

允良生平最恨卢敏总拿自己的望族嫡女身份自居,又自恃父亲乃当朝宰辅,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但此事他终究理亏,只好忍声道:“这件事老太太已经做主了,但我们刚到江宁地界,事缓才能圆,也不好家里突然就死人,少不得远远打发到老太太的古韵庄,再行处置。而且这件事老太太发话了,不让我插手,你只管放心。”

“我只怕你心软,又想起那贱人的好,要留她的贱命!都是你宠的她胆大包天……”

卢氏气急了,巴不得连辛姨娘的儿子孙泊也一块儿处置了,永绝后患!

周妈妈是个忠仆,赶紧拦住了,劝他泊哥好歹是孙家子孙,且老太太已经发话,要亲自抚养。

若在平时,允良肯定教训卢氏嘴巴太毒,但此事辛氏确实当得“贱人”二字。

卢敏犹自痛骂辛氏,允良只默默地听着。莫南虽听的零零落落,但事情的大概也算是明白了。

无非是大老爷宠幸懂狐媚之术的小老婆,经常扫大老婆颜面。宠的小老婆以为害死大老婆,自己就可以转正。整天家无宁日,全府上下都笑话她这个大老婆。

男人一个劲的赔小心,赔笑脸。

女人又厉声道自己家百年望族,家风严谨,世代相传,断不会宠妾灭妻,所以才得以兴旺至今。

莫南腹语:小老婆温柔,大老婆这么明火执仗,得理不饶人,可见平时也是这么一个泼辣的性子。亲妈,女儿虽然也不懂得什么狐媚之术,但您这样子,即便是有道理的话,也没几个大男人能听得进去啊!

“够了!”男人一声沉喝。原本心爱的女人要死了,心情也是极坏的,自己也赔了半天的不是,这女人还喋喋不休的。

“我好歹也是一府知州,正五品,官位虽比不上你父亲,但我嫡亲大哥是世袭的忠勇伯!怎么就配不上你了?自成婚以来,你便处处挑我的不是,内宅也就算了,外宅你也要我听你的,官场经纬,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老太太也是世家大族出身,也没见她像你这么管东管西,不知进退!”

说完拂袖而去,莫南只听到重重的摔门帘子声!

哎,夫妻性格不合!莫南总结。

接下来的日子,无非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吃了拉的宝宝小日子,累是不会累猝死,但却无聊死了。

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听听大人们的墙角了。

莫南左一耳朵,右一耳朵,也拼凑出了这孙府的大概情况。

这家老爷姓孙,名允良!是当朝忠勇伯府的嫡次子。(这是太太气得骂老爹的时候,连名带姓喊得。)

嫡长子名叫孙允善,年30上下,袭了忠勇伯,但据说身体不是很好,只一妻一妾各生了一个女儿。

最近允善又病重了,太医说可能熬不过冬天!(这是周妈妈的女儿跟周妈妈小声说的,她老爹还在京里忠勇伯府当差。写信来通消息了)

孙允良和孙允善的娘是申氏,全府都尊称老太太。(卢敏气得跟周妈妈抱怨时说的:申氏是百年望族,但怎么与我家比?“范阳卢氏,一门三公主。”皇帝都乐于跟我们家结亲)。

长见识了,原来世家大族也有鄙视链~~

亲妈,我知道您家族强大,见识广博,但您活的这么嚣张,人际关系就不好了呀!到头来,吃亏的还是咱自个儿……

又匆匆过了十几日,辛姨娘在古韵庄病死的消息传回了孙府,允良精神恍惚了好几天,连府衙都没去。

卢敏恨极了,连骂贱人死了也不消停!

下人们纷纷说大太太跋扈,不厚道。人死了,难道还不许老爷缅怀一下?毕竟是在一起多年的枕边人。

老太太下了封口令,周妈妈也不好一个个去解释,再说这事也不好传开,真是哑巴吃黄连!

于是卢敏脾气更暴躁了,整个南溪阁乌云密布,丫鬟仆妇全都小心翼翼地服侍着。

有一次周妈妈小声教导女儿:“太太是嫡幼女,从小长辈和哥哥姐姐们宠着长大,要什么,说一声就有了,从不需要费什么周折。太太虽然管家厉害,见识也出众,可终究于行事上欠缺方式方法,不知道有些话是需要婉转着说,绕着说,不能顶着人的炸毛处说,我劝过多少次,她就是不听。你看现在?辛姨娘这么可恶,太太骂几句,都要被人说跋扈,太太有苦难言,有理变无理!你要深以为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