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5章 子孙满堂欢乐多

国公府的小媳妇 第05章 子孙满堂欢乐多

作者:崔淇 小说:国公府的小媳妇 更新时间:2021-10-15 08:34:45
入秋了,也没肯定空中飞行方向的鸿雁,在雪地上留下的三三两两的抓痕。正午时分一出太阳,抓痕便消失了了。不知道是周妈妈的循循劝解起了功效,但是卢敏终于等到想通了了,她掏出了尘封已久已久的古琴,跳起了《高山流水》。古今皆同,音乐使人神清气爽,在知音难寻的坦坦荡荡情怀中,孙老正午一出太阳,抓痕便消失了。。...

入冬了,没有一定飞行方向的鸿雁,在雪地上留下三三两两的抓痕。

正午一出太阳,抓痕便消失了。

不知是周妈妈的循循劝说起了功效,还是卢敏终于想通了,她拿出了尘封已久的古琴,弹起了《高山流水》。

古今皆同,音乐使人神清气爽,在知音难觅的坦荡情怀中,孙老爹闻声而至。

当晚,莫南终于听到了让人羞羞的墙角!托了吸母乳的福啊……

一阵旖旎风情后,女声柔和道:“老爷,你给咱女儿取个乳名吧?”

“嗯,我希望女儿开开心心的长大,她又爱笑,就叫笑笑吧。”

“甚好!”卢敏很满意。

果然,夫妻总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

俩夫妻恩爱的果实是丰盛的,五年间,孙希多了两个嫡亲弟弟,一名孙维,幼弟名孙晓。

当然,太太怀孕的时候老爷也没闲着,纳了个太太房里老实巴交的姿色尚可的鲁姓丫鬟,据说还是太太做的主。

孙老爷上司还赏了两个美妾,林姨娘和周姨娘,目前尚无子嗣。

鲁姨娘最有福气,儿女双全,哥儿叫孙弗,姐儿叫孙蔓。

老太太在卢敏生下孙维的时候,要走了孙希,说是怕太太照顾不过来。那时候孙希两周岁不到。

但在允良跟前,她说了大实话:“当给泊儿找个伴,一块儿长大的情分,怎么也深厚些。再则,我也不希望笑笑性格行事像她娘一样。”

奶奶,您真是人间清醒,孙女顶礼膜拜!

莫南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正愁怎么在这个复杂的古代社会生存,显然,学她亲娘那一套,肯定不成,有了老太太这尊大佛,还愁什么?

她早听丫鬟姐们无不羡慕的说逝去的忠勇伯与老太太如何恩爱,终其一生,只有两个嫡子,一个嫡女,嫡子中,还有一个是废的(长子孙允善身体不好!),庶子女一个没有,连通房都只有一个,据说还是老伯爷婚前伺候的老人,年龄比老伯爷还大几岁。

寒冷的冬夜,更鼓声声,天色已近拂晓。

推门望山,皑皑白雪,已经铺满了山头。

空阔的庭院地面上积起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寅时,天刚蒙蒙亮,孙希已经被赵妈妈催着起床了,现如今孙府里有八个未成年小孩。

大太太卢氏育有嫡长子孙云,次子孙维,幼子孙晓,嫡长女孙宁,次女孙希。

死去的辛姨娘留下一子孙泊,鲁姨娘有庶子孙弗,庶女孙蔓。

按照年龄排名大概是孙宁>孙云>孙泊>孙希>孙维>孙蔓>孙晓>孙弗。

子孙兴旺,老太太自然开心,为此专门委托京中老友定北侯府的张太夫人,延请名师班暝班女夫子,到家里教授女孩们琴棋书画,礼数规矩。

家塾里原本便有教授少爷们启蒙的致仕知府老爷李夫子,因着女孩们还小,便也跟着一道学习四书五经。

到了下午,李夫子教授少爷们科举相关的条陈文章,女孩子们学着也无用,便都跟着班女夫子学女则女诫。

卢氏的闺中密友们,偶尔会来客串,品茗插花,曲水流觞,倒也其乐融融。

孙老爷自辛氏风波后,虽不喜大太太,但总算给了卢氏足够的尊重和体面。

那几房妾室,都不甚得宠,便也规规矩矩的,孙府一切,按部就班,有规有矩。

卢氏气顺了,待人也宽和许多,特别是对妾室和庶子女。

所以一家子明面上,欢乐和谐!

孙希伸伸懒腰,铺开大字型,眼睛根本睁不开,一点也不想起来。

前世读书要早起,以为这一世当了大小姐,可以睡懒觉。

没想到起得比前世还早,我才五岁呀,真是欲哭无泪!

孙希被小丫鬟们叉着左右手起来,老太太房里出来的大丫鬟抱夏拿出早备好的外包着绒毛套的汤婆子,塞进她怀里,孙希顿时觉得肚子暖烘烘的。

太太处跟来的抱竹用温巾子略敷了敷额头和脸颊,待醒醒神后,赵妈妈又搂着孙希喝下温温的红枣桂圆茶,再给她洗漱净面,穿衣。

抱夏和抱竹在一旁服侍着穿衣系带子系扣子,穿袜子穿鞋,一整套动作训练有素,如行云流水,自然妥帖。

孙希暗道这大概是目前穿越来唯一可堪欣慰的事情了——这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小姐生活!

待一切齐备,因手巧而专门负责梳头的李嬷嬷给孙希梳起小女孩的双平鬟。

两边发平分于两侧,再术结成环,使其对称而平垂,挂于两侧,甚是俏皮可爱。

孙希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脸圆圆的,鼻子肉嘟嘟的,嘴巴倒是粉嫩嫩的,好像个胖福娃娃,完全没有遗传到父母的优良基因。

待走到老太太跟前行礼请安,孙希已经清醒了。老太太瞧孙希一脸福相,乐呵呵地把她抱在怀里。

这热烘烘的暖炕,让大冬天的屋里,暖和无比。

过不多久,卢敏和众姨娘领着孩子们来了,屋里顿时黑压压的一群人。

老太太道:“现如今天气冷了,孩子们都要注意保暖,小心感染风寒,要我说,学堂里也该迟点上课才是,小孩子家家天没亮,便要裹着棉袄,踩着大雪去学堂,也是可怜见的。”

卢氏恭敬道:“老爷说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们这样的人家,断没有劳累着的道理,少不得早起,当是一门锻炼。”

老太太埋怨道:“那哥儿们早起便是,这几个小丫头,牙齿还没长齐呢。女孩子,就该娇养。我们又不是那乡野人家,难不成还要捋起袖子,光着脚丫子,到处跑种地不成!”

说得一屋子的媳妇丫鬟都笑了。

“母亲,你们笑什么呢?”

众人往外一看,见孙大老爷顶着一身的风雪进门了。

立时便有小丫鬟拿掸子给他掸雪。

“说曹操,曹操到。”老太太笑道。

“不知儿子做了何事,让你们这么开怀?儿子以后可得多做做。”

“你做的可不是什么好事,”老太太打趣道,“我正跟你大娘子说,你对哥们严厉些也就罢了,丫头们到底要娇养着。如今你在外头赴任,自然比不上咱们京中伯爵府的派头。但你现已升了正四品刺史,姑娘们的丫鬟妈妈人数也该添上来才是,不然叫人看了笑话。你哥哥家的孙琼和孙瑶,每人都十几个丫鬟婆子伺候着。”

“是啊,老太太说了,姑娘们没必要跟着哥们这么早起去读书,瞧这一个个小丫头片子的,可怜得很。”卢氏补充道。

孙希简直要高呼老太太太太万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