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6章 喜不自胜珍馐宴
孙允良看向大女儿孙宁,抬头一看她光滑的肌肤艳丽如雪,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黑亮的头发梳起少女独有的燕尾髻,一身淡紫色锦缎小袄,外披雪白色狐狸大氅,下穿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段妙曼,姿态娴静。二女儿孙希缩在老太太怀里,手里还拿着一个毛茸茸的汤婆子二女儿孙希缩在老太太怀里,手里还拿着一个毛茸茸的汤婆子,显然怕冷。大红袄子里裹着圆圆的脸蛋,可怜兮兮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孙允良看向大女儿孙宁,只见她光洁的肌肤明艳如雪,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乌亮的头发梳起少女特有的燕尾髻,一身淡紫色锦缎小袄,外披雪白色狐狸大氅,下穿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段婀娜,姿态娴雅。

二女儿孙希缩在老太太怀里,手里还拿着一个毛茸茸的汤婆子,显然怕冷。大红袄子里裹着圆圆的脸蛋,可怜兮兮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小女儿孙蔓还小,尚不足四周岁,奶妈抱在怀里,昏昏欲睡。

允良慈父之心上涌,赔笑道:“母亲,我也是为了姐儿们好,姑娘长大了要管家理事,应酬妯娌夫人,生儿育女,哪个不需要强健的体魄?宁儿过两年便要及笄,趁着还在家,多学点立身之事最要紧,没的去了夫家什么都不会,叫人看了笑话。倒是笑笑还小,可怜见的,迟一年再去上学吧。”

“这才是正理!”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

孙希乐开了花,赶紧跑下去给亲爸爸,亲奶奶磕头。

偏小小身子,动作笨拙,就跟个肉圆似的滚来滚去,乐坏了一屋子的人。

孙希自嘲自己这也算是彩衣娱亲了。

允良抱起孙希,亲亲她的脸颊,刮了刮她的小俏鼻,转头对老太太道:“儿子今天来,还有件要紧事跟母亲商量。太后最近胃口不好,宫里的御厨全都束手无策,当今圣上纯孝,下旨要求各州郡送名厨进宫,为太后烹饪美食。我和州府里的大人们准备举办一场“珍馐宴”,广邀州内名厨以备选。”

“这事情你们做主便好,怎么与我商量?”老太太挑眉。

“江宁府谁不知母亲您是金舌头?我们举办珍馐宴,怎么也得邀您去做评判。”允良笑道。

孙希眼睛一亮,这不就是现代的美食节?

老太太推道:“我年纪也大了,体力不支,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允良恳求道:“母亲,初赛您无需去,到了决赛,您再去。少不得要劳累您几个时辰。”

老太太看了儿子一眼:“你知道的,你父亲走后,我素喜清净。在这寿禧堂,除了泊儿和笑笑平时陪我这老婆子玩笑一把,我是连外客都不见的。”

“儿子也是没有办法,王大人说您金舌头名声响,让我无论如何也要请您过去主持大局。”

孙希一听美食节,早就跃跃欲试地想去玩一圈。

又见老太太一直推脱着不肯去,便学着五岁女孩的口吻撒娇道:“祖母,珍馐宴上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呀?孙女好想去解解馋,寿禧堂小厨房里的菜,我都吃腻了。”

说完就腻到老太太怀里,揉搓着不肯下来。

老太太佯装怒道:“你这猢狲,周师傅已经每天给你换着花样吃了,你还嫌弃!”

允良陪笑道,“母亲,正好可以带着孙子孙女们去见见世面,顺便热闹一场,您这些年过得也忒清苦了些。”

孙云、孙泊、孙维和孙宁这几个大的听了这话,赶紧附和:“请祖母心疼孙儿孙女,带我们去逛逛吧。”

“也不是我托懒,不愿去帮你。只是眼下朝廷局势未明,你我行事,都需谨慎。我听说圣上下这道旨意,是纳了三皇子的主意。眼下圣上年岁渐长,皇后没有嫡子,太子未定。大皇子三皇子最得圣宠,朝上早已分成两派,各自站队。大皇子生母德妃出身不高,但胜在是长子,又精明强干,子嗣众多;三皇子生母崔贵妃是盛阳长公主幼女,身份尊贵,皆之父系又是世家大族,追随者众。朝堂诡谲,圣意难辨,我们有爵之家,还是别太攀附为好。眼下凡事莫做出头鸟,中庸最好。”

卢氏钦佩的点点头,不愧是老太太,想的深远。

一个大家族,要想走得远,每一步都要稳。

允良微微颔首,为难道:“母亲消息通明,儿子自愧不如,只是眼下我已经答应了王大人,这……”

“既然孙儿们都想去瞧瞧热闹,王大人又是你上级,平时对你多有照顾,这情面咱得给。这样吧,你跟他说我年纪大了,味觉大不如前,王大人既然相邀,老身就去,不周之处,还望王大人海涵。”

“母亲想的周到。儿子感佩!”允良真心诚服。

“也不知道善儿怎么样了,前两天孙管家传信来,太医说熬了这些年,身体早空了,原本我该在他身边照顾,但是你年岁小,不够城府,外放任官,我怕你行差踏错。再者那时你内院又不太平,我不放心,只好跟着你赴任。待这件事了了,我就要进京回伯爵府长住了,泊儿和笑笑也跟我走吧。”

允良皱眉道:“我这些年寻访各地名医给大哥治病,但大哥还是逐年病重,儿子也甚为忧虑。母亲此次进京,带上我前几日刚寻到的秦大夫,他医术了得,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在当地颇有声名的。”

“你也很尽力了,我知道善儿这病,恐怕只是挨日子罢了。”老太太声音哽咽,垂泪不止。

大儿子常年缠绵病榻,她一路走来真是心力交瘁,太医院的太医早就瞧了个遍,跟着小儿子到外放地,有几分原因也是为了更加方便寻访民间的好大夫。

允良眼眶也通红,大哥一直待他极好,小时候他顽皮,到处惹祸,大哥经常替他顶包、担责。怕他内疚,还安慰他说自己身体不好,父亲不会深责。

“母亲,我前两日听周县官说岭南一带出了个“薛神医,”,治好了很多几近垂死的病人,只是他行踪不定,儿子这两天叫阿福再去细细寻访,大哥的病,一定会有救的。”

孙希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大伯知之不多,感情泛泛,古代交通不便,老太太和老爹一年才回京城伯爵府一次。她岁数还小,舟车劳顿,带着不便,所以未曾随行。

“希望功夫不负有心人吧,你们都回去吧,我说了这会儿话,也累了。”老太太声音疲惫,摆摆手让她们走。

卢氏听到老太太要带走孙泊,正高兴着辛姨娘这贱人的儿子早走早舒心,省的她每次见他都要心里犯堵。

孙泊长得极像辛氏,再摆上那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态,好像谁欺负了他一样,卢氏厌恶极了,每次都要控制住自己不骂他。

可老太太又说连笑笑也一道带走,当下又极为心痛不舍。

孙希还自乐呵呵的,被抱夏牵着到隔壁的厢房安歇。

得了老爹的休学令,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去睡懒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