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梁上君子

废都遗梦 梁上君子

作者:放歌长啸 小说:废都遗梦 更新时间:2020-10-18
信,在那些警察面前父亲为什么不讲真话。这些疑问不断地的飞舞盘旋在我的大脑里,在书房的这盏孤灯下去思考的久了,我的偏头疼又就犯了。我伸了伸懒腰准备好回卧室睡着,当我站出来准备好走的时候,回过头看见了那本书就随手就把那封信夹进书里带进了卧室。  或许因为也许因为这几天的忙碌使我早已身心疲惫,只不过发生的这些事让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没有明显的发觉到很累,今天看到这封信很显然对于有些事有了一些模棱两可的答案,心里反倒到平静了很多,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废都遗梦

推荐指数:10分

《废都遗梦》在线阅读

  梁上君子

  当我看到这封信之后,我的心情难以平静。不是因为恐惧,我感到有些事未免过于蹊跷:一向孝顺的父亲一无反顾的冒着天下之大匙,没有找到爷爷却向世人宣称爷爷的死亡。爷爷失踪了他所组织的人找不到,他却没有报警寻求政府的帮助。迁坟这么大的一件事他却要听从外人的建议,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还有那个送信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用这样奇怪的方式传递信息,他为什么不露面。父亲为什么要用暗示的方式让我注意到这封信,在那些警察面前父亲为什么不讲真话。这些疑问不断的盘旋在我的大脑里,在书房的这盏孤灯下思考的久了,我的偏头痛又开始犯了。我伸了伸懒腰准备回卧室睡觉,当我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回头看到了那本书就顺手就把那封信夹进书里带进了卧室。

  也许因为这几天的忙碌使我早已身心疲惫,只不过发生的这些事让我的神经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没有明显的发觉到很累,今天看到这封信很显然对于有些事有了一些模棱两可的答案,心里反倒到平静了很多,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我有了出恭的想法翻身起了床,我推开卧室却发现对面的书房,有一丝丝微弱的光亮摇摇晃晃的闪动,我揉了揉朦胧的眼睛却发现又是一片漆黑。我以为自己花了眼就没有注意,拖着脚步进了厕所。当我再此准备进卧室的时候,书架上一本书好像掉在了地上,终于发出啪的一声响动。听到这一声我的心里显然立刻就紧张起来,我知道我刚才看到的光亮不是幻觉,真的有梁上君子在这月白风高的夜晚光顾了我家,此刻他就在书房里翻找什么东西。我有点害怕了,很显然他已经知道我发现了他,刚才那些刻意的伪装被这一声的响动打破。我们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他在暗处而我在明处,我的一举一动在他的面前暴露无疑,他现在一定在某个角落观察着我,准备伺机而动。人在害怕的时候最善于翩翩联想自己吓唬自己当然我也不例外,想到电影里那些作案被发现杀人灭口的桥段我就更紧张了,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手心里全是虚汗。我闭上眼深深的呼吸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然后装出什么事没发生的样子缓缓的退进卧室,给房门留了一道很小的缝隙,我有些紧张的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夜在此刻静的出奇,静的透漏出一种诡异的气息,过了一会儿那盏犹如鬼火般摇摇晃晃的灯光又亮了起来。一夜无语在快接近凌晨5点钟的时候,我开始感到脖子有些酸痛,用手揉了揉有些发硬的脊椎,才知道自己今晚有多么的紧张。终于他似乎有了离开的意思,那盏孤灯在一瞬间被熄灭了,书房的门终于发出轻微的响声,我紧张的侧耳倾听却始终没听见脚步声,我心里感到很奇怪,却有些抗拒不敢去看他的真身。好奇心却不可抑制的反复作怪于是心里对自己说:“过一两秒中看看他的背影就好”。我猜测他已经渐渐的走远了就从那条缝隙里张望。此时已经到了深秋夜晚的天空很晴朗很干净,没有一丝的浮云。月光把地上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院子的大桃树树影斑驳的落在地上,当他经过那颗树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对比却发现,他奇高消瘦的体形在地上竟然没有影子。我一直是一个唯物主义无神论不折不扣的吹捧者,看到这样的情况显然被吓到了,没有影子的会是什么呢?难道会是鬼。

  第二天早上天亮的时候,我在反复确认没有人的之后,怀着忐忑的心情去书房里查看,看着被翻得凌乱的书籍,我真的很郁闷谁会把钱财放在书房呢,再说了我家又不是很那种富裕的家庭,不会买来名人字画挂在墙壁附庸风雅。再说了老爹身上一直就有那种艺术家的神经气质,不会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他那点微薄的工资加上地里的收入,勉强能够维持我们的生活。什么时候手里经济宽裕了,就会招来那些叔伯之类的狐朋狗友在家里举行所谓的茶话会,酒话会,我自然不敢说什么,把家里弄的乌烟瘴气,我想不通他却赢得了难得一见的好名声,家里有什么事总能唤来一大堆的人帮忙,可是我家却也一直没有踏入早日致富的行列。我觉得这位梁上君子未免也太不明智了偷谁不好,偏来光顾我家,他会有什么收获呢。我在书房看了看除了有些乱以外,却真的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当我准备将墙壁上那张挂的歪歪扭扭的《红日图》扶正时手触摸到墙上却发现有些异样,我的大脑里立刻映出武侠电影里的桥段,在那些字画的背后往往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暗格,那些上乘的武功秘籍就躺在里面,等待被那个注定可以令武林石破天惊的人发现。而现实往往和我们武侠梦有一定差距,我揭开字画发现它的背后真的有一个暗格,而里面躺的不是武功秘籍,而是一本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破破烂烂的笔记本,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它的封面竟然署着爷爷的名字—陈喜娃。

  我知道的爷爷是个目不识的文盲,在我家的户口本上,爷爷的个人信息的文化程度里清清楚楚的标注着文盲,这会是他的东西吗?我曾经很浅显的学习过一段时间的书法,知道能够把名字写到这样的程度,没有一定的书法基本功是达不到的,我粗略的翻过这个笔记本发现里面的字迹很明显出于一人之手。可是如果不是爷爷写的署名为什么会是爷爷呢,再说了即使是这样爷爷为什么要大半辈子可以隐瞒这样的事实呢,他的意图是什么呢?这样的疑问令我怎么也想不同。等到我看到其中第一篇的内容,这个似乎是现实的故事令人感到恐怖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一本恐怖小说,我看的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就不敢再看下去了。

  这本类似记事的笔记本上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在还没有解放以前,在经历过大饥荒之后爷爷和曾祖父侥幸活了下来,他们一起逃到了陕西的一个小镇被一个好心的地主收留,曾祖父就和爷爷以家丁的形式在地主家里留下了。由于他们两人勤劳本分深得地主一家人的称赞,好几年也到时是能够吃饱肚子,在那个旧社会能够有这样的生活也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们父子二人挺感激地主一家的。一天地主神神秘秘的叫去了爷爷让他帮忙去办一件事情。当爷爷看到地主喝退了姨太太和下人,并且关上屋门,爷爷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地主许诺在事成之后给予爷爷一万现大洋作为酬谢,爷爷念到地主一家对他们两人的好,就拒绝了报酬,没有过多的考虑欣然答应了。等到地主讲出事情的缘由,爷爷就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答应的太早了。

  原来地主有个不争气的儿子,那时吃喝嫖赌样样俱全,镇上的青楼新来了一个风尘女子,她依仗着自己有几分的姿色和才气,就清高自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员外的那个儿子一来而去被她向勾了魂一般的吸引,甚至萌发了想娶她为妻的念头,可是她却清高怎么不答应。得不到的才是最美的,他依旧对她死缠难打的跟在她的后面不依不饶的。这样不要紧他却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爹,良家女子就罢了,他要娶得竟是一个风尘女子,这在那时候人的思想伦理中是难以容忍的,自然把地主起的要死,他怎么都要和他在一起,不惜和他老爹翻脸,可是问题来了关键是人家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他有些自作多情了,于是戏弄的对他说,如果他能够采来那个死人谷的那棵鬼树上的花给她,她就嫁给他。她知道这个镇上的这个传说,如果谁在那颗树上摘了花,先是产生幻觉,然后轻微癫狂,接着癫狂加重,七天以后就会不由自主的像被什么控制一样自己走到那里,在那棵树上上吊而死。那个女子本以为他会被这样可怖的传说吓到迎难而退,没想到他在稍微的犹豫之后竟然答应了下来,马上付诸于行动。

  俗话说红颜祸水,在他动作之后不但没有抱得美人归,反而向传说的那样,得了一身的怪病。先是说他看见了唐代壁画中才有的体态婀娜多姿的飞天仙女,又说他被凶神恶煞一般恐怖的白衣女子追赶。地主请了省里最好的名医来看他的病,却都没有看好。他们所开的那些具有安神成分的药完全没有效果,病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地主没有一点办法一天天看着他的这个独苗的儿子,没有了人样。

  终于地主的管家向管理地方县志的官员,付了一大笔的“借阅费”后,有幸了解了这件事发展的始末,据此想出了应对之道:原来在清朝末年的时候地方的吏治黑暗,官场乌烟瘴气致使民众有苦难言,一个员外家的浪荡子无法无天横行乡里,看上一个颇有姿色的良家妇女三番几次调戏,女子和丈夫畏惧权势默默忍受了,他却得寸进尺越来越放肆,没想到女子在一次自卫中失手致使这个浪荡子死亡。对簿公堂县官收受了好处不问青红皂白,就宣布给女子判了死刑,他的丈夫终于被员外家的下人打成残废。他丈夫不满世道怀恨在心于是将自己的妻子葬在养尸地,自己在妻子坟前的一棵歪脖子树下自缢而亡,怨念久久聚集于此。奇怪的是,第二年这棵树竟然开出了奇香并且妖艳的花。这还了得员外的儿子在听到这件事后,就领着一群下人去破坏。到了树下他竟莫名生了爱美之心,看到这般美丽的花,就想到了那个一直和他姘好的风尘女子。于是自己情不自禁地飞快的爬上树摘了一大把的花,托下人把花送给那个姑娘。谁知从那以后两人越来越怪,性格和以前发生很大变化,害怕见到阳光还会频频产生幻觉,看过很多医生却怎么也看不好,终于有一天晚上他们好像被召唤一样,在那棵树上自缢身亡,有了自己应有的报应,从此以后这课树就被称为鬼树。人们谈之色变,拒之莫及。后来来过一个道士,自认为有几分法力,想伐树化尸不曾想法力微薄,还未作法就已经电闪雷鸣狂风四起无可奈何,他最后也落荒而逃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爷爷当时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更何况地主对自己有恩,即使知道有危险他还是的硬着头皮干下去。于是第二天爷爷就浩浩荡荡的领着许多的人开拔目的地。一路无语很快他们就到达了死人谷,站在那棵看似美丽实则可怖的树下,原本的打算是掘坟的掘坟,挖树的挖树,等真的到了树下却没人敢动了,爷爷二话没说抢过一个站着只顾发愣的村民手里的铁锹,准备对着长满荒草的坟头铲下去的时候,天空顿时发生了异变,死人谷上空迅速的暗了下来,并且布满了阴云,接着就是飞沙走石,电闪雷鸣,林间吹进呜呜好似哭声的风,使人的皮肤骤然收紧,丝丝细微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想到那些传言很多村民顿时有了退意,有的甚至已经扔下手里的工具准备逃跑了。爷爷此时高声喊话了,我想当时的他一定会看上去铿锵有力,充满男子气概。他说:“大家既然来了就不要怕,我东家给大家那么多的钱,就是看重大家的胆识,想和老子一样让家里的婆娘过好日子的就留下,咱们狠狠的干他一票,以后的日子就不愁了,相当怂包软蛋的早早给老子滚,我不怕钱多烧着。”说完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转头又说道“他娘的爷在这里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你们这些脏东西给我滚远点,别以为你能吓到我,小心我灭了你”。说完之后风真的小了很多。他又嘿嘿的笑了:“二虎,你他娘还瓷在那里干什么,挖呀”。大家被他鼓动起来了,一点都不怕了埋头干了起来。爷爷在后面写道,其实当时他心里也挺害怕的,看到天气异变手心直冒冷汗身体直哆嗦,但为了鼓动大家他只有这样做了。看到这里我被爷爷的勇气深深的打动了。

  爷爷在抡起斧子在树身砍了一下之后,树冠的花朵纷纷摇摇晃晃的掉落在地上,然后就迅速干枯了,缩成一个灰色的圆球,发出一阵阵的恶臭味。爷爷让大家用提前准备好的湿布蒙上口鼻,呼吸次数尽量的减少,以免这些气体有毒。一斧子下去之后,天更阴了,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爷爷手没停又挥动斧子砍了下去,树身开始慢慢的渗出血颜色一般的液体。爷爷现在真的已经豁出去了,心里没有一丝的恐惧,只是咬着牙机械的进行这提—砍—提—砍的动作。他甚至感觉不到到手心里已经有黏乎乎的血液粘住斧柄。

  于此同时,那边的挖掘工作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大家的身上脸上早已溅满泥巴。多亏在还没下雨之前早已有人害怕尸体见到阳光发生变化,对人产生不好的影响,在坟墓的上面早已用防水的黄布搭了一个帐篷,正好避免雨水进入甬道,影响挖掘工作的进度。等到探底的时候,进入墓坑胆子大的人也看到的景象下了一大跳: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尸体竟然还没有腐化,体表和下葬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整体看上去有些发绿和臃肿,他们身上清朝的服饰此刻已经看不出什么特点,成了丝丝缕缕的布条,腐烂的没有了样子。爷爷命人用绳索缓缓的把两个尸身吊了上来,在快出地面的时候,用布条遮住尸体的眼睛。因为道士提前吩咐过,死人的眼睛是幽冥之门,不能被活人看到,尤其是这种埋在养尸地怨念很重的地方,这样的人往往是死不瞑目的。活人的眼神一旦和死者的目光产生接触,轻则迷失心窍,重则折耗阳寿。等到将尸体放在提前铺好的木板上时,爷爷发现尸体僵硬的嘴角似乎诡异的笑了一下,爷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等到将尸体放到木板上的时候,手头的工作基本就晚了,不仅打量起木板上头发和指甲奇长尸身,过了大概三四秒的时间,围观的那些人似乎有些不正常了,就那么一直呆若母鸡的站着一动也不动。爷爷忙完手头的准备工作,看见大家的表情就知道不妙了。于是,按照道士之前吩咐的,大喊一声“起”,尸体坐了起来,又直挺挺的躺下了,此时围观的那些人才回过神来,想到刚才恐怖的情境又是一身冷汗,再也没人敢去看那两具尸体。

  过了一会儿天就放晴了,周围又响起了蝉鸣声,爷爷让大家把带来的干柴放在搁尸体的木板下面,放好之后,让地主的二儿子把提前根据县志提供的死者名号做成的牌位,立在木板不远处的供桌上,献好三牲摆好果盘食盒,燃气长香,行三跪九叩的大礼,鸣炮之后,给尸体浇上火油,顺便一把火烧了已被砍断的鬼树。最后乐人吹着唢呐,地主的二儿子披麻戴孝把两个牌位迎回家,和祖宗的牌位供在一起,享受他们家的万世香火。做完这一切以后,地主那个不争气的大儿子在吐出一团毛发似的东西后,渐渐清醒了。爷爷却因为在那棵鬼树下发现的那个东西,使他乃至以后的子孙陷入一种难以摆脱的命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