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笔记2

废都遗梦 笔记2

作者:放歌长啸 小说:废都遗梦 更新时间:2020-10-18 13:56:33
爷爷的衣冠冢是个谜,父亲的被消失了时是一个局,如果这本破旧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的笔记里面究竟会时间记录什么东西会引发这么大的风波,让和这本笔记也许相关的人,迈入这种下不来台的境地生活无法宁静,他们如此这般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呢我一字一字的读一直这样,不由得流入的冷汗让我有原来这一切都和祖父以身护主后发现那个东西有关,从祖父笔记的描述中我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东西:它是一个类似铜雕的飞天女身像,体态雍容丰满面容端庄,头顶云髻高耸,全身线条流畅,给人一种翩翩起舞飘飘欲仙的感觉,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她的笑容,第一眼乍一看她的微笑格外的妩媚动人,当你仔细一看的时候就发现她的笑容令人感到格外的不舒服,眉宇透露出的气质开始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等你发现了又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再去看她,她的嘴角就开始浮现出一种不羁的冷笑,让人变体生凉。你可能会以为自己眼花了,再去看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又会浮现出最开始的优雅气息,看上去美得无可挑剔,你再去看她的时候,内心里又会忐忑不安。由于人多祖父顾不了那么多,把它从发黑发臭的泥土里拔了出来,等拿到手里的时候,祖父发觉手心里格外的冰冷,比冬天的坚冰还要凄冷,它的浑身还冒着丝丝缕缕的冷气,祖父顾不得那么多趁别人不注意胡乱的把它裹在手帕了,放在身上的褡裢里。祖父没有敢把这么邪气的东西带回家,在半路上借口出恭把它塞在一个枯树的树洞里,顺便做了标记,怀着不安的心情会到了家里,回家之后才发现手心的皮,被那个诡异冰冷的飞天像生生的粘着扯去了一大片,伤口发黑发臭,奇怪的是伤口却感觉不到怎么的疼,反而有点清凉,就像把手泡在水里一样。祖父担心这是尸毒,没敢告诉祖母,只说不小心被刀子划上了手。那时候整天动刀动枪的被利器划破手很常见,祖母知道爷爷以图报恩,给地主办事什么都冲在最前面,磕磕碰碰经常有,也就没在意。祖父用碾碎的糯米敷在伤口上面,几天之后没有了异味,黑色变成了淡淡的红色,看到这样爷爷也就没注意,只是在伤口上裹了布条,就下地干活了,过了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爷爷感觉差不多应该好了,就揭去了布条伤口的却愈合了长出了新的皮肤组织,但那些淡淡的红色在他的掌心却长成了一个太阳一般的红色图案:红色的圆圈,四周不规则的散发出放射性的线状条纹,就刻意用红色的墨水浇灌的刺青一样在手心的所谓命理线的正中央,斩断了寿命、爱情、财运三条主线的脉路,后来年轻而冲动的祖父让当时西北塬上最有名气的道士看过自己的手相,这个相传道行高深的道士第一眼看到祖父手心的图案无论爷爷给他多少钱,他都拒绝给爷爷推算,他说:“折损我的阳寿我倒是不怕,就怕这样告诉你就泄漏了天机,不仅会让你我蒙难遭到天谴,还会给这本就不太太平的世道带来更大的劫难,人间难逃血光之灾,你不用求我了,我不可能给你推演,你也不要找别人,这样逆天的事做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我只告诉你,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你顺势而为结果可能还会更好一些。”祖父听的一头雾水,似乎他说的话带有托词的废话,又像在对祖父言说的暗示着什么。那时候祖父年纪尚轻,不能理解这番话其中的要义,从哪以后经历的好多事让祖父终于才理解里其中的秘密,祖父打心眼里佩服这个似乎说了一番废话的道士,在他圆寂之后,每当有什么事爷爷想不通,爷爷总喜欢去他的圆寂塔附近转转,很多的时候都会有茅塞顿开的结果,这是后话。爷爷把这件事没有对除了这个道士以外的任何人说过,在生活中爷爷开始刻意隐瞒他手心这个看起来格外奇怪的图案,即使不小心被别人看到,爷爷也会说这是他没事干给手里刺得刺青,图个好玩。看到这里我顿时想起来了在我小时候,我钻在爷爷的怀里,用小小的手摩挲爷爷的手心手背饿,看到这个太阳一般的图案,奶声奶气地问爷爷说:“为什么你给手心刻一个光芒四射的红太阳啊?”爷爷说:“这是因为共产党给劳苦人民带来新的幸福生活,这个太阳就是伟大的毛主席,他的恩情我们永远不能忘。”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现在我才明白了原来实情是这样,我被爷爷给骗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十分的难过,非常的想念我的爷爷,不知他到底是死是生,如果活着,他去了那里为什么不见我们?如果死了,他连一个让我们纪念的坟墓为什么都是空的,他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尸身,我们这些子孙真的是太不肖了。我拭了拭被泪水模糊的眼睛接着看下去。。...

废都遗梦

推荐指数:10分

《废都遗梦》在线阅读

  我一直都是一个神经格外敏感的人,这些日子断断续续发生的这些事,让我原本就不太好的睡眠,更加陷入一种不堪的境界,隐隐的偏头疼更是时不时的发作,生活开始陷入一种迷惘的混沌之中,白天昏昏欲睡整夜整夜的失眠,白天在家里院子花藤下,我躺在摇晃的轮椅上在暖暖的阳光里睡觉,晚上在书屋挑灯夜读爷爷唯一遗留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引起有些注意并且妄想据为己有,并且把我们家族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黑色笔记”。如果爷爷的衣冠冢是个谜,父亲的被消失时是一个局,那么这本破旧不堪的笔记里面到底会记录什么东西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让和这本笔记或许有关的人,步入这种难堪的境地生活难以安宁,他们如此这般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呢我一字一字的读下去,不禁流出的冷汗让我有种中弹般透心凉的感觉。

  原来这一切都和祖父以身护主后发现那个东西有关,从祖父笔记的描述中我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东西:它是一个类似铜雕的飞天女身像,体态雍容丰满面容端庄,头顶云髻高耸,全身线条流畅,给人一种翩翩起舞飘飘欲仙的感觉,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她的笑容,第一眼乍一看她的微笑格外的妩媚动人,当你仔细一看的时候就发现她的笑容令人感到格外的不舒服,眉宇透露出的气质开始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等你发现了又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再去看她,她的嘴角就开始浮现出一种不羁的冷笑,让人变体生凉。你可能会以为自己眼花了,再去看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又会浮现出最开始的优雅气息,看上去美得无可挑剔,你再去看她的时候,内心里又会忐忑不安。由于人多祖父顾不了那么多,把它从发黑发臭的泥土里拔了出来,等拿到手里的时候,祖父发觉手心里格外的冰冷,比冬天的坚冰还要凄冷,它的浑身还冒着丝丝缕缕的冷气,祖父顾不得那么多趁别人不注意胡乱的把它裹在手帕了,放在身上的褡裢里。祖父没有敢把这么邪气的东西带回家,在半路上借口出恭把它塞在一个枯树的树洞里,顺便做了标记,怀着不安的心情会到了家里,回家之后才发现手心的皮,被那个诡异冰冷的飞天像生生的粘着扯去了一大片,伤口发黑发臭,奇怪的是伤口却感觉不到怎么的疼,反而有点清凉,就像把手泡在水里一样。祖父担心这是尸毒,没敢告诉祖母,只说不小心被刀子划上了手。那时候整天动刀动枪的被利器划破手很常见,祖母知道爷爷以图报恩,给地主办事什么都冲在最前面,磕磕碰碰经常有,也就没在意。祖父用碾碎的糯米敷在伤口上面,几天之后没有了异味,黑色变成了淡淡的红色,看到这样爷爷也就没注意,只是在伤口上裹了布条,就下地干活了,过了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爷爷感觉差不多应该好了,就揭去了布条伤口的却愈合了长出了新的皮肤组织,但那些淡淡的红色在他的掌心却长成了一个太阳一般的红色图案:红色的圆圈,四周不规则的散发出放射性的线状条纹,就刻意用红色的墨水浇灌的刺青一样在手心的所谓命理线的正中央,斩断了寿命、爱情、财运三条主线的脉路,后来年轻而冲动的祖父让当时西北塬上最有名气的道士看过自己的手相,这个相传道行高深的道士第一眼看到祖父手心的图案无论爷爷给他多少钱,他都拒绝给爷爷推算,他说:“折损我的阳寿我倒是不怕,就怕这样告诉你就泄漏了天机,不仅会让你我蒙难遭到天谴,还会给这本就不太太平的世道带来更大的劫难,人间难逃血光之灾,你不用求我了,我不可能给你推演,你也不要找别人,这样逆天的事做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我只告诉你,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你顺势而为结果可能还会更好一些。”祖父听的一头雾水,似乎他说的话带有托词的废话,又像在对祖父言说的暗示着什么。那时候祖父年纪尚轻,不能理解这番话其中的要义,从哪以后经历的好多事让祖父终于才理解里其中的秘密,祖父打心眼里佩服这个似乎说了一番废话的道士,在他圆寂之后,每当有什么事爷爷想不通,爷爷总喜欢去他的圆寂塔附近转转,很多的时候都会有茅塞顿开的结果,这是后话。爷爷把这件事没有对除了这个道士以外的任何人说过,在生活中爷爷开始刻意隐瞒他手心这个看起来格外奇怪的图案,即使不小心被别人看到,爷爷也会说这是他没事干给手里刺得刺青,图个好玩。看到这里我顿时想起来了在我小时候,我钻在爷爷的怀里,用小小的手摩挲爷爷的手心手背饿,看到这个太阳一般的图案,奶声奶气地问爷爷说:“为什么你给手心刻一个光芒四射的红太阳啊?”爷爷说:“这是因为共产党给劳苦人民带来新的幸福生活,这个太阳就是伟大的毛主席,他的恩情我们永远不能忘。”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现在我才明白了原来实情是这样,我被爷爷给骗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十分的难过,非常的想念我的爷爷,不知他到底是死是生,如果活着,他去了那里为什么不见我们?如果死了,他连一个让我们纪念的坟墓为什么都是空的,他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尸身,我们这些子孙真的是太不肖了。我拭了拭被泪水模糊的眼睛接着看下去。

  自此以后,爷爷和奶奶的生活还真的平静过一段的日子,接着全国的风云开始动荡起伏,先是七七事变小日本接着势如破竹占领了东三省,经过八年的抗战,把日本鬼子赶回日本本土,然后紧接着是国共内战打的不可开交,爷爷和奶奶为了躲避抓壮丁的国民党和塬上趁火打劫烧杀抢掠的土匪开始了东奔西走的逃亡生活,在半路上和已有身孕的奶奶走失,爷爷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后来才知道奶奶和爷爷走散之后和她的一个朋友躲在她朋友住在山里的亲戚家,托人送信报了平安。知道奶奶平安一时间两人也难以见面,迫于生计也仰仗爷爷会一些简单的功夫,被同乡怂恿上了山落了草,和一个劫富济贫的侠士一等人堵截逃亡的地主老财,换点钱财维持生活。可是兵荒马乱的有钱人要么早早听到风声去了大点的城市,要么埋了财物化了装躲了起来不见了踪影。眼看着没有了经济来源,山寨里这么一大群人吃喝眼看成了问题,解决迫在眉睫,他们倒是没有去抢路过逃难的悲苦老百姓,心怀一颗侠义之心。一群人便在一起熙熙攘攘的开起了“财政会议”,有些人想不出法子,提议去抢山下路过的老百姓,刚说出口就被脾气暴躁的扛把子—刀疤南一个巴掌扇的嘴角鲜血直流,他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娘的你这样做与那些日本鬼子和土匪有什么区别老子我丢不起那人,你那笨脑壳就不会想个好点的主意,你给我滚远点越远越好。”看到刚才那个发言的人现在灰头土脸的表情,很多人庆幸自己没有把心里这样的想法说出来,暗自长舒一口气。在场的人顿时鸦雀无声,大家心里心里没有了主意。刀疤南低头扫视了一下安静的人群,无奈的笑了笑。不禁侧身把目光转到一个模样清秀带着眼睛的年轻人身上,他就是人称小卧龙的军师—聂远。寨子的大小事情刀疤南都会和“小卧龙”商量,每次他都会有出人意料的建议,看似简单的做法总能够将事情完满的解决,他是大家公认的聪明人。刀疤南注意到“小卧龙”脸上表情的变化,知道他的心里肯定有了主意,禁不住呵呵笑出声来,说话的语气温和了几分“军师是不是想到了解决之道,我就知道你是世间数一数二的聪明人。”小卧龙也笑了说道:“大哥廖攒你才是人中龙凤啊,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你的眼神啊。接着说道,你听到最近戍守北塬的郭明达部的一个排军饷被克扣半年的事情了吗?刀疤南点点头说:“听说了,好像听说排长因此拒不执行公务,差点绑架了恰好来西北督战的重庆方面派来的特派员,后来好像调查说是上层一个有来头的官员用那些被克扣的军饷给一个姨太太在省城建了一处豪宅用来金屋藏娇啊,可是由于人家后台硬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借口是军饷在运输过程中被一帮厉害的土匪劫走,军师是这样的吗?”小卧龙摇摇头说“大哥你只说对一半,你想一想现在局势紧张,国民党以前“剿共不利,致使西北的山区里有不少的共产党队伍,加上有老百姓的拥护,现在他们有生力量增强不少,国民党不会容忍他们壮大的,而郭达明部戍守的北塬战略地位不言而喻,如果被他们队伍中的渗进的共产党员借以发饷之事策反后果有多严重,应该说以特派员为代表的重庆方面和郭明达部戍守北塬的部队达成某种协议。”小卧龙顿了顿语气说:“大哥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北塬附近的好几个皇陵被盗了?”刀疤南:“听说了,可是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呢”刀疤南不愧是聪明人一点就通,说道:“你的意思是…”小卧龙说:“对,我就是那意思他们达成的协议是,以盗墓换来的财物作为自给自足的军饷,部队对军饷流失这件事从此缄口不提。”刀疤南生气的说道:“他娘的也太黑了,竟然会同意部队去挖那些皇陵,那么和盗墓贼有什么区别呢你给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什么?”小卧龙趴在刀疤南的耳边小声的说起了什么。刀疤南听完后,摇摇头说“这怎么行呢,不行不行那样还不被后人骂死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