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灵魂契约

废都遗梦 灵魂契约

作者:放歌长啸 小说:废都遗梦 更新时间:2020-10-18 13:56:33
现在的那就有了这样的机会,为何不放开手一搏呢,这些埋在北原上的达官贵人死了之后的雍容华贵死了之后的珍宝埋身,其中的一分一毫又又何也不是老百姓的血汗,自己的行为又又何也不是盗亦是道想起这里他就释然了,他攥紧了拳头举起过头大家说:“干他娘的一票我们就也可以爬起来过了几天寨子陆陆续续来了许多拿大当家亲自写好的帖子的所谓各路摸金英雄,寨子的兄弟如何也未能想到小卧龙竟然可以组织起这么庞大的队伍,其中搜罗了各式的人物粉墨登场,即将上演一出盗墓大戏。站在厅里的各式各式人物,所组成的活生生就是一个盗墓圈子,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还能有这般的魄力笼络这么多的精英人物着实不易。在爷爷的心里刀疤南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草莽英雄,他也有自己独有而缜密的思维方式,小卧龙在这么短的时间组织这么多的人物来到这里,先不说这个未知的秦王墓到底有多大的发掘价值,在这么短的时间来这么多的人而且其中很多都是多年退隐江湖的世外高人,很多人的名头他刀疤南都从未听闻,这些趾高气昂的老家伙鼻孔朝天看都不会看他一眼,更别说他们会卖给自己一个小辈的面子,做着折损阳寿的勾当。他一直都认为小卧龙不是自己这小山寨能够留住的人物,经过这件事就可以一窥其斑。他想到这里开始思考小卧龙的良苦用心,或许他为做这件事已经养精蓄锐多年,这里的背景只会作为他为达到某种目的的一个跳板,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他开始薄积厚发假借他的手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他想要什么呢?他的行为会不会给整个山寨带来灭顶之灾,这些手下的兄弟把命都交到了他的手了,他不得不思考这样的问题,他得慎重的抉择。。...

废都遗梦

推荐指数:10分

《废都遗梦》在线阅读

  俗话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小卧龙在刀疤南耳边的叨叨碎语,让刀疤南的心里震惊不已。小卧龙的意思是让他带领这一票的兄弟掘了静静躺在北原地下的秦王墓,趁在郭明达的部队之前发了这笔横财,改善目前困窘的生活,壮大自己的队伍,如果有机会可以考虑接受国民政府的“招安”,使这些陪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能够名正言顺地有一个落脚之地,毕竟落草为寇不是长久之际。他当初把这些弟兄从家里带出来就是想让他们过上好的日子,现在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为何不放手一搏呢,这些埋在北原上的达官贵人生前的雍容华贵死后的珍宝埋身,其中的一分一毫又何尝不是老百姓的血汗,自己的行为又何尝不是盗亦有道想到这里他就释然了,他攥紧了拳头高举过头大家说:“干他娘的一票我们就可以翻身过几天安生的好日子了”。大家终于难以理解这位大哥的豪气干云,不知为何军师在他耳边叨叨几句就能让这位平时看起来还算是比较稳重的大哥,今天这样的兴奋。后来当知道是他要挑选几个人去盗墓掘陵的时候,大家的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大军阀孙殿英盗掘清东陵的故事早已被戏园子的说书的讲的神乎其神,他在清东陵掘宝无数,件件拿出来都可以说是举世无双人间难见的极品,价值更是难以估量,他日后不仅逍遥法外,照样当官领兵而且步步高升,直至先遣总司令。想到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他激动的哈喇子直流。他第一个举手报名,并许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好壮誓言,滑稽的扮相惹得大家哈哈直笑。刀疤南顺势踢了他一脚,粗声粗气的说的你他娘的别给老子是死是活,说点好听的行不行,这本来就是晦气的行当,你小子就不要在这给老子煽风点火了,胆子小的兄弟听你这样说,腿肚子还不大弯,你就不要给老子蛊惑人心了。听到老大这样说,他就不说话了,一脸的委屈表情又惹的有人发笑了。接下来刀疤南做了具体的人员安排,让人购置要用的发掘工具和爆破用品,以及储备干粮和照明用品,顺便吩咐手下的兄弟不论如何弄一些黑驴蹄子和新鲜的鸡血。准备工作有条不乱的开始了,小卧龙特地请来了对风水颇有研究自有一套望闻问切的奇怪秘法的驰名西北的风水大师—张洞之。这位世外高人一般的人物,一生酷爱钻研历史和长生之术,他翻阅过各种纷繁复杂的正史野史中得到了这位秦始皇的祖先的墓中可能有某种让人能够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秘术,可能还会牵扯出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历史阴谋,推翻很多已成的事实,填补很多的历史空白。这个一生以高傲面孔示人的老学究,这次会和一群乌合之众的土匪合作,也算是一个奇闻了吧。

  过了几天寨子陆陆续续来了许多拿大当家亲自写好的帖子的所谓各路摸金英雄,寨子的兄弟如何也未能想到小卧龙竟然可以组织起这么庞大的队伍,其中搜罗了各式的人物粉墨登场,即将上演一出盗墓大戏。站在厅里的各式各式人物,所组成的活生生就是一个盗墓圈子,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还能有这般的魄力笼络这么多的精英人物着实不易。在爷爷的心里刀疤南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草莽英雄,他也有自己独有而缜密的思维方式,小卧龙在这么短的时间组织这么多的人物来到这里,先不说这个未知的秦王墓到底有多大的发掘价值,在这么短的时间来这么多的人而且其中很多都是多年退隐江湖的世外高人,很多人的名头他刀疤南都从未听闻,这些趾高气昂的老家伙鼻孔朝天看都不会看他一眼,更别说他们会卖给自己一个小辈的面子,做着折损阳寿的勾当。他一直都认为小卧龙不是自己这小山寨能够留住的人物,经过这件事就可以一窥其斑。他想到这里开始思考小卧龙的良苦用心,或许他为做这件事已经养精蓄锐多年,这里的背景只会作为他为达到某种目的的一个跳板,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他开始薄积厚发假借他的手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他想要什么呢?他的行为会不会给整个山寨带来灭顶之灾,这些手下的兄弟把命都交到了他的手了,他不得不思考这样的问题,他得慎重的抉择。

  小卧龙也是万里挑一的聪明人,看到刀疤南脸色阴晴不定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的状态,小卧龙立刻就猜出了是怎么回事,知道刀疤南对自己的行为有了几分的顾忌,他也不敢隐瞒,毕竟他需要刀疤南的帮助。他就坦言相告,原来他的祖上是给秦国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医药官,这是一个相当隐秘的组织,在正史里没有任何文字的记载,在野史里也鲜有其闻,毕竟他们的实力再强也是周天子的诸侯国,他们的角色是周天子的臣子,一直到了秦始皇建立了秦朝,才敢光明正大的公布于世。诸侯王一是为了保密,二是为了不让医药官偷偷食服长生不老药,因此会给他的九族之内的近亲男性体内隐秘的埋下苗疆的犹如诅咒一般的蛊毒,祖组辈辈都得背负这份历史的沉重,而更加悲哀的是很多人自己并不知情,一代一代把体内的蛊毒遗传给下一代,因此很多人都难以享受天伦之乐,在有了自己子嗣的一年后的农历十月一日的鬼节晚上莫名奇妙的撒手人寰,这成了他们祖辈人心里难以忽略的阴影。在他五岁的时候,他摆脱了时时刻刻把他看的严严实实的女眷的监视,跑到了家里的祠堂去玩,却发现平时和蔼亲切的祖母披头散发的双手沿着在一口看起来异常古朴但却看起来十分诡异周身全是鬼头的大缸一样的东西,头伸向大缸的中心,抽动着身体好像嘤嘤的哭泣,嘴里还不是发出咒语一般的声响,她每抽动一下身体,缸体四周的鬼头嘴里就会冒出丝丝的黑气,使房间的温度一下子变得很低,当时还小的小卧龙身上就立刻全是鸡皮疙瘩,他硬是咬紧了不停抖动的牙关,没发出一丝声音,拖着吓得疲软的双腿悄悄的离开了。从这以后他的心里就有了阴影,年少的他每当一躺下脑子里就不禁浮现出诡异的画面,很多时候睡到半夜就会被噩梦惊醒。好在他也渐渐的长大了,渐渐的淡忘了那次可怖的记忆。在他十一岁那年,外祖母在辞世的最后一刻,把这些真相全部告诉了他,祠堂里的那口缸一样的东西叫噬魂缸,是苗疆的巫师安抚阴兵的法器,这些阴兵从吸食契约者的眼泪中至阴的物质开始直至吸食完签约者的精气乃至灵魂,等于就是断了自己的六道轮回之路,从此不能转世投胎。祖母就是用自己的精气来延续契约的宽限日期,也就是说延长了小卧龙的阳寿,世上根本就没有长生不老药,那个苗蛊因此就永远没有解除的那一天,随着历史风烟般的流逝变迁,秦朝灭亡了,那个诅咒却永远的留了下来,小卧龙以及他的子嗣都难以避免英年早逝的那一天。他在一次偶尔翻阅家里的老阁楼上家里流传下的古书的时候,发现了似乎是有人特意收藏翻录的和苗疆秘法有关的书籍,他出于好奇就弹去尘土拿下来看了一下,不看不要紧一看吃惊不小,他顿时欣喜若狂,这其中就有解除他们家族诅咒的方法,原来蛊毒会随着人口的繁衍越来越少,照这本书上说的到他这一辈可能体内的蛊毒都没有了,要命的是他们祖先和秦主起誓签下的灵魂契约,等于就是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就会把灵魂抵押给秦主作为惩罚,而这些灵魂因为怨念过重,永远处于饥渴状态,一部分不自觉成为为主人守墓的阴兵,一部分作为契约的守护者执行者,以吞噬签约者后人的精气来维持契约的执行力,因而在农历十月初一鬼节那天,就会有签约者死亡。有人想要活得更长久,就需要来延迟契约的日期,而这些就得他的直系亲属体内至阴的物质来供契约守护者吸食,而且一生不能断绝,这也就难免他们的精气全被契约守护者吸食。等于是以一个人的生命来延续签约者的生命,当然很少有人愿意这样做。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有人拿到灵魂契约并且在噬魂缸毁掉,才能使契约自动解除。看到这里年少的小卧龙想到和蔼可亲的祖母,不禁清泪两行,仰天长啸。经过了多年的考察和准备工作,小卧龙才确定灵魂契约可能在隐匿多年没有声息的秦王墓里,这次发掘秦王墓一是报答大当家的知遇之恩,而是找到困扰其家族多年的灵魂契约。他急切的想依托寨子的人力物力解决这个问题,也知道可能会死人,害怕引起大家的惶恐,就隐瞒了这其中的是非曲折,是他自私了对不起大家,说完当着众兄弟的面跪了下来,顿时泪流满面,大家在生气的同时也为他的特殊而曲折的命运动容。张之洞作为这里的老人放下了骄傲的身段主动扶小卧龙起来他说:“小娃子,我已经是个半身埋进土里的老家伙了生啊死啊对我真的已经不重要了,虽然你这样做有点急功近利点,但你的出发点是好的,那个狗屁皇帝害了你家这么多年,也该是报仇的时候了,如果那天有人发掘了他的坟墓,我一定让他尸骨无存,从今往后我也顺应天命,不再追求什么长生秘术,看来这东西真的害人不浅啊,这次如果没人陪你去,我这个不中用的老头子和在生死路上做个伴,也真是苦了你了。”说完对有点犹豫不觉的刀疤南冷哼一声,其意明显不过了。刀疤南听到张洞之老头子这么一说,不禁有些脸红。他咳咳了几声,走到小卧龙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还记得吗当初我们义结金兰的时候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次即使没有那些金银财宝,古董字画大哥也愿意和你一同前往,鞭尸五千为你们祖宗出了这口恶气,解了你身上的咒,如果能回来到时候我们继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喝他个三天三夜。”说完底下好好好喊成了一片。一向思维敏捷的小卧龙红着眼,有些语塞,不知说什么好。他只感觉身上的热血往上直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