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11 书画技能书【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小北听到少爷招纳林冲,心情是十分兴奋的。之后家徒四壁,小北从来没有奢想过有娶妻定亲的晚上。再后来明凡主动明确提出要给他定亲,又收获多了万贯家财,小北禁忍不住想起那方面的可能会性。通过昨日与锦儿的朋友见面,和共同合作出外办事儿,小北对锦儿也可以说是暗地里钟情。心里不由得通过今日与锦儿的见面,以及共同外出办事,小南对锦儿可以说是暗中倾心。心里不禁想到:假如林教头答应少爷的招揽该有多好,到时候朝夕相处,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南听见少爷招揽林冲,心情是非常激动的。之前家徒四壁,小南从未奢想过有娶妻成亲的一天。后来明凡主动提出要给他成亲,又收获了万贯家财,小南禁不住想到那方面的可能性。

通过今日与锦儿的见面,以及共同外出办事,小南对锦儿可以说是暗中倾心。心里不禁想到:假如林教头答应少爷的招揽该有多好,到时候朝夕相处,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南正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少爷的声音,“小南,你在发什么呆?没听见林教头说要看我的配剑吗?将剑取过来。”

“是。”小南将剑交与林冲,顺便偷偷看了一眼锦儿,心想刚刚肯定很出丑,不知道锦儿会不会笑话呢?

没想到的是,锦儿对小南报以同情的微笑,并点头鼓励了他一下。

小南立刻心潮澎湃,不能自持。

不提小南与锦儿暗中的眉来眼去,却见林冲拔剑出鞘,顿觉一袭冷冽的清光逼人,果真是一把好剑,对着明凡问道:“好剑,绝世的好剑啊,不知此剑唤作何名?”

“让我想一想,好像叫做青釭剑吧。”明凡回想起昨天晚上赵玉盘赠剑的情形,感觉心头一暖。

“青釭剑,莫非是三国时期曹操的名剑?”林冲不太确定的问道:“不知此剑有何来历?”

明凡微微一笑:“朋友所赠。”

小南撇了撇zui,心道:明明是帝姬殿下所赠。这话小南当然不敢说出来。少爷自从高中状元,与以前大为不同,为人很是庄严,他也不敢乱说话了。

不过,说句心里话,小南觉得少爷现在真的酷毙了,气度庄严、心有城府,连帝姬这样的天潢贵胄也要上赶着嫁给少爷。他感觉作为明家的下人,非常爽。

不提小南的小心思,林冲对着剑看了许久,叹道:“宝剑赠英雄,明相公好福气。”

接下来,林冲将剑归还,开始卖力的劝酒,席间觥筹交错,小南和锦儿也奉命加入了筵席中,一qun人不亦乐乎。

明凡对宋朝的酒很有好感,大概相当于后世的黄酒,清甜可口,度数很低。

可惜无论再好的酒,想让明凡醉倒,也有点困难,除非他自己想醉。

直到酒席散尽,明凡告辞离去,小南临走多看了锦儿两眼,被明凡看在眼里,心里暗笑。

三人走出林冲家后,史进拱手说道:“承蒙相公抬举,大郎本应鞍前马后为相公效劳。只是家师王教头年纪已大,我想将他接过来奉养。”

“百善孝为先,这是应有之举。王教头如今在何处?”明凡点头说道,熟知剧情的明凡,纵然知道王教头此时已经故去,也不好点破。接着又想到史进此去会结识鲁智深,也就由得他去了。

史进答道:“陕西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处。”

“延安府路途遥远。小南,取10两金子给大郎做盘缠。”明凡淡淡吩咐道。

小南依依不舍的取出一个10两的金元宝,递给史进。史进踌躇不已,这钱太多了,就算是买10亩良田,再娶一房媳妇也是够了。

明凡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区区钱财何必放在心上?收下吧。如果碰见落难的英雄豪杰,可以一并接到家里来,我们共谋大事。”

“是,史进遵命。”史进心里感动极了,跪地行礼。

明凡将史进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早去早回。”

……

告别史进,已经过了下午时分,闲来无事,明凡回到府中。

“系统,进行抽奖。”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书法国画技能书。”

“哦?有意思,这次是书?”明凡在房间里自言自语,四下无人,正好将书取出来。

手拿着一本蓝色的书册,明凡轻轻一翻,实体书本化为星光散去,明凡脑海中多出了许多书法和作画诀窍,轻轻挥舞手臂,感觉自己已经书画多年一样,非常熟练。

独自走向书房,书房里笔墨纸砚还有作画的颜料都很齐全。明凡趁机练习起来。

首先写了几幅字,细细品味自己书写的繁体字,感觉爽心悦目,整个人的情操都得到了升华。这技能书真牛逼了,明凡写的字不仅能感动别人,还能感动他自己。

接着,明凡打算作一幅画,他微微一想,想到了昨晚月色下,赵玉盘时嗔时喜的表情,于是开始下笔。

渐渐的,在明凡精绘细描下,一位古装仕子跃然纸上。

为什么是仕子图而不是仕女图?

因为昨天晚上,赵玉盘是女扮男装。

纵然是仕子图,赵玉盘精致的面容和丰富的表情,以及纤细的shen形,被明凡一丝不差的描绘在纸上,任谁都可以轻易分辨出,画中人绝非男子。

待画干透之后,明凡将之卷起来,搁在书柜里。走出书房,来到院落里,轻轻吸了口气。

古代的空气,真够清新的。

“砰、砰、砰”突然传来扣门声,小南因为不胜酒力,沉睡未醒。明凡只好亲自去开门。

“在下太学学正秦桧,拜见明状元。”

“秦桧?”明凡一脸懵逼的看着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秦桧,这货据说是个大奸臣,他为什么来找我呢?

“秦学正,你我素昧平生,找我何事?”

秦桧一脸纳闷:为什么明凡用戒备和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我的名声没这么坏吧?太学学正,是东京最高学府的助教啊,他为什么看不起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