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13 可怜的李师师【求收藏和鲜花】
听到外面的喧哗声,赵佶笑道:“的确又出了新作品,又是好词,又是好字。梁爱卿,你到外面找蔡行,将作品拿进去,顺道请明凡进去。”片刻之后,梁师成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张宣纸,领罪道:“老爷,作品了拿下手,此作品恰恰明相公所做。但是明相公写完诗片刻之后,梁师成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张宣纸,请罪道:“老爷,作品已经拿到手,此作品正是明相公所做。可是明相公写完诗词就不告而别,请老爷治罪。”。...

听见外面的喧哗声,赵佶笑道:“看来又出了新作品,又是好词,又是好字。梁爱卿,你到外面找蔡行,将作品拿进来,顺便请明凡进来。”

片刻之后,梁师成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张宣纸,请罪道:“老爷,作品已经拿到手,此作品正是明相公所做。可是明相公写完诗词就不告而别,请老爷治罪。”

“何罪之有?要见他也不急于一时。”

赵佶接过梁师成手中的作品,念了出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龍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赵佶读完词,沉默良久,方才说道:“字好,词更好。前文写景,想必写的是开封府的繁华夜景--宝马雕车香满路,后文写情,纵然开封城繁华似锦,行人更是人海茫茫,我却只想寻他一人。好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明凡的情操之高,举世无双。”

童贯高俅几人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想到皇上对明凡如此赞誉有加,明凡自今日起,不仅会名震东京,仕途上更是要青云直上。

赵玉盘更是眼睛里冒起了小星星,对明凡崇拜更甚。

自昨晚一别,明凡独特的气质和不俗的谈吐,经常回荡在她脑海里,几度令她心潮澎湃。于是她才央求父亲微服出宫,顺便约见一下明凡,如果能当众敲定自己的婚事,哪怕是先定个婚约,她也就放心多了。

明凡在赵玉盘心里的形象,是值得敬爱的,也是非常狡猾的,他从没有当面承诺一定会娶她。昨晚她一时不察,以为明凡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回过头一想,明凡什么也没承诺,只是楼抱了自己一下,然后就将话题巧妙的转移了。

这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此刻他不告而辞,去了哪里呢?

那么明凡到哪儿去了呢?

约莫几分钟前,明凡应秦桧等人的邀请,写完一首词。写完词后,突然听见大街上,一个小厮对高衙内说道:“衙内,昨天那女子,小人已经打探清楚了,她叫李师师,居住在钒楼,是娼籍李家的养女,还是一个清倌人,嘿嘿。”

高衙内高兴的说:“娼籍家的娘子?那就由得我高衙内随便欺负了,还不给老子带路?”

明凡听到这些话,自然无法无动于衷,李师师什么人?就算在二十一世纪也是鼎鼎大名,倘若她已经不是清倌人,那也就罢了,既然还是清白之躯,怎能让她落到别人手里去?

明凡不辞而别,快速的跟上了高衙内几人。

远远地跟在高衙内之后,明凡见到了一座高门大院,名为钒楼。明凡眯了眯眼睛,这富丽堂皇的大院落,都是出卖女人的shen体换来的,而那些ji女,说到底只是无依无靠手无寸铁的弱势qun体,被社会压迫,从事了这一行当。就算是侥幸被有权有势的人看中,收之为妾,最终也没有好下场,不仅有可能被送来送去,年老色衰之后,更是连个下人都不如。

原因有两点,一则古时候妾本来就相当于卖shen奴,比丫鬟奴仆的地位高不到哪儿去。妾生的子女叫做庶出,必须认父亲的正妻为母亲,喊亲生母亲为“姨娘”。而妾必须称呼自己的儿女“少爷、小姐。”其家庭地位可见一斑。

二则,青楼女子一旦开始接客,老鸨子就会灌入水银之类的药物,以至于终生无法生育,就算从良也是老无所依。从这方面来说,这些老鸨子心够黑的,直接断了别人的后路。

走进钒楼,自有花枝招展的人姑娘ChanRao过来,明凡掏出五两银子,问道:“高衙内呢?带我去见他。”

“哟,相公好阔绰,请随奴家来。”

明凡跟随一个姑娘,绕来绕去走到后院,果然见高衙内正在一间房门口,威胁一个老鸨子,“你让不让路?本衙内要生气了,你认识本衙内吗?”

“我爹是高太尉,八十万禁军都归我爹管。你今天但凡敢说个不字,明天就有禁军来抄了你的家,关了你的门。”

老鸨子拦住去路,哀求道:“衙内啊,你可怜可怜我吧,我养女儿养了十多年,琴棋书画样样教她,不仅花费了大量的银钱,更是付出了许多的心血,我就指望着她给我养老呢。”

高衙内眼一横,“少他妈的废话,你把她送我玩几天,等少爷玩腻了,再让她给你赚钱不迟。”

房间里,李师师听到高衙内的混账话,浑shen发~抖。既生气又悲哀,想到自己今天可能清白不保,再被老鸨子灌下绝育汤,此生都只能受她摆布,呜呜的低声抽泣起来。

明凡何等耳力,耳朵一动就听见了房内人的哭泣声,微微叹了口气,这世道,将人当猪狗在养。

老鸨子见今天确实难以抵挡高衙内,于是露出了狐狸尾巴:“衙内,你可怜我培养女儿不容易,多少给些出阁钱啊?让老shen不至于贴本太厉害啊。”

明凡听不下去了,高声说道:“老贼,你想要多少钱?开个价,李师师本少爷要了。”

高衙内回头一看,只见明凡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心下叫苦,他奶奶的,怎么来了个不能惹的人?

想了想房中的美人,高衙内又不太甘心放手,怒斥道:“明凡,你少管闲事,不要逼我发飙。”

“发飙?”明凡玩味的一笑,走到高衙内面前,一巴掌抽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高衙内被打翻在地,面目浮肿,双眼通红,捂着脸痛哭流鼻涕。

“看在高太尉的面子上,这一巴掌算是警告。”明凡从容说了一句,走到一座假山前面,拔剑一削,假山一分为二,说道:“我要取你们性命,犹如探囊取物,还不滚蛋?”

ps:收藏和鲜花评价票成绩都不太好,我在想是不是大家不喜欢这样的情节?哎,成绩如果一直起不来,恐怕这书也只有太监了。毕竟写书的动力就是赚点稀饭钱,没人能靠兴趣,饿着肚子一直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