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14 替李师师赎身【第三更,求收藏鲜花】
“明凡,你,你给我等着。我爹肯定会放过我你的。”甩下这句话,高衙内带着一qun小厮慌慌忙忙的跑了。老鸨子子揉了揉眼睛,什么情况?金科状元明凡?他有什么来历,好大的胆子将高衙内打成那个样子?明凡摸出一个50两的大金元宝,扔在地上说:“还不把李师师姑老鸨子揉了揉眼睛,什么情况?金科状元明凡?他有什么来历,竟敢将高衙内打成那个样子?。...

“明凡,你,你给我等着。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撂下这句话,高衙内带着一qun小厮慌慌忙忙的跑了。

老鸨子揉了揉眼睛,什么情况?金科状元明凡?他有什么来历,竟敢将高衙内打成那个样子?

明凡掏出一个50两的大金元宝,扔在地上说:“还不把李师师姑娘请出来?”

老鸨子哆哆嗦嗦的打开房门,李师师一脸泪水的看着明凡,拜谢道:“明相公,多谢你二次搭救之恩。”

明凡微微一笑,说道:“师师,你愿意随我走吗?离了这肮脏的消金窟,天下之大,姑娘你尽可去得。”

“蒙明相公错爱,师师求之不得。”李师师破涕为笑,真有一笑百媚生,再笑倾人国的魅力。

如此年轻,已经是烟视媚行,倘若日后发育成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大美女。

两人相视一笑,正要联袂离去,老鸨子跪下来抱住了李师师的小腿哭道:“师师,你当真如此狠心要离妈妈而去吗?你4岁丧父,我养了你12年,教你琴棋书画和唱歌,还派丫鬟小蝉ci候你,这些你都忘了?”

李师师站定,低头看着老鸨子说道:“李妈妈,你若是出于一番好心养育我,我自对你不离不弃。你只是把我当做一件随意出售的商品,师师说的对吗?”

老鸨子松开李师师的腿,撒泼说道:“就算我把你当商品,你12年来吃喝用度,读书学艺,所费银钱何止千贯,50两黄金就想打发我吗?”

“原来是嫌钱少。”明凡戏虐的笑了笑,又掏出两个大金元宝扔在地上,说道:“这些够了吗?你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一句话,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这是最直白的威胁,老鸨腿肚子都吓软了,连高衙内都敢打的人,杀个吧人算个什么?

李师师则是钦佩的看着明凡,没想到明相公不仅才学兼备,性格更是刚硬坚强,这才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男儿当杀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shen与名。

明凡对着老鸨子是一幅恶人样,对着李师师则是另外一种态度,生怕吓坏了她,和气的说:“我们走吧。”

明凡一步当先,正要走,却被李师师的纤纤素手拉住了衣袖,“相公且慢,奴家的卖shen契还在那恶人shen上。还有小蝉的卖shen契,相公能帮奴家一起讨来吗?”

“小姐,小蝉以为你要丢下我不管了,呜呜。”小蝉从一颗树荫后流着泪跑了出来,扑到了李师师的怀里。

李师师也是泪流满面,搂着小蝉说:“我怎么会不管小蝉呢?从此以后,我们姐妹就自由了。”

“老贼,还不将两位姑娘的契约拿过来?”明凡执剑在手,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剑砍人的架势,老鸨子哪敢违抗他?连忙从shen上取出了两人的卖shen契。

走出钒楼,回到明凡府中,小南委屈道:“少爷,您怎么一个人走了,害我好找。”

明凡摆了摆手,说道:“这两位是师师姑娘和小蝉姑娘,从此就是自家人了。去置办两间客房,缺什么东西就出去买。”

小南看了两人一眼,眼睛一亮,说道:“好的,少爷。两位姑娘,我叫小南,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

小蝉说道:“小南哥,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走后,李师师再次施礼道:“相公再造之恩,师师为奴为妾也难以报答。”

明凡从怀中取出两张卖shen契,当着李师师的面将它撕的粉碎,随手一挥,纸片四下飘落。他微笑道:“我说过,天下之大,师师尽可以去得。”

李师师脸上的表情很精彩,起初是不可置信,后来是笑从心底散发到脸上,再后来又带着一丝疑虑,问道:“明相公不愿收师师做妾?”

明凡摇头道:“我若以卖shen契相迫,与那老鸨子有什么区别?”

李师师:“相公不喜欢师师?”

明凡:“师师清水出芙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明凡怎会不喜欢?只是明凡乃八尺男儿,断不会强迫一弱女子为奴为妾。”

李师师心下感动,投到明凡怀中说:“师师以为相公不喜欢师师,好生难过,原来相公是光明磊落的君子,不愿意强人所难。”

“师师对相公钦佩又敬爱,愿长伴君侧,永生不弃。”

“师师自知shen份地位卑微,不敢奢求成为相公的正妻,只要相公不将师师送人,师师纵然为妾也甘心情愿。”

“叮咚,宿主俘获李师师的芳心,获得一次抽奖机会。”明凡脑海中传来系统冰冷的机械音。

明凡很欣慰,这样漂亮的女子,如果真的走了他肯定会很失望,但作为现代人,明凡也没有那么黑的心把女子当玩物和商品买来卖去。倒不是不敢,只是不愿意做亏心事。俗话说的好,白日不做亏心事,夜晚不怕鬼敲门。以明凡此时的力量,如果行事不择手段,纵然可以轻易得到一切,但心底也会因此失去宁静,终生不会得到真正的快乐。

李师师没有让明凡失望,明凡待之以诚,却收获了李师师的芳心。现在轮到他摘取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灯火烛光之下,师师斜靠在明凡怀中,明凡拉开一些距离,将两只手抚上李师师柔美的脸颊,说道:“妻也好,妾也好,在明凡心中,并没有高下之别。师师不必担心,明凡不是负心薄幸的登徒子,将自己的女人送给他人。”

明凡心中感叹,这也就是在古代,如果是现代,哪个女子能说出甘心为妾,让自己老公另娶她人的话?

明凡小小的一个承诺,便将师师感动的热泪盈眶,长长的眼睫毛眨啊眨的,忽而看见明凡的脸越靠越近,师师便闭上了双眼,脸颊红了起来。

明凡当然不会客气,一口wen在师师的chun上,品味着如幽兰般的香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