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噩耗

都市之纵横商界 第1章 噩耗

作者:灞桥折柳 小说:都市之纵横商界 更新时间:2020-10-18 17:03:13
楚凌峰怎么也没想起父亲会跳楼自杀身亡自杀身亡,当接这个噩耗时,他整个人傻眼了,老半天才缓过神大叫一声爸,泪水夺眶而出,内心的悲痛真是难以用言词来二字来。却,他当然是个性格坚在客机上,楚凌峰靠在座椅上,手里抱着父亲送他的名牌真皮包,微微闭着眼睛,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写满了悲伤。此刻,他脑海里浮现出父亲的音容笑貌,想起同父亲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想起父亲送他来美国留学的情景,父亲乐呵呵地说,等他学成回国时,一定要亲自来接他回家,好好庆贺一番。。...

楚凌峰怎么也没想到父亲会跳楼自杀,当接到这个噩耗时,他整个人惊呆了,半天才缓过神大叫一声爸,泪水夺眶而出,内心的悲痛简直无法用言词来形容。然而,他毕竟是个性格坚强的年轻人,强忍住巨痛开始收拾行李,准备马上乘飞机回国。

在客机上,楚凌峰靠在座椅上,手里抱着父亲送他的名牌真皮包,微微闭着眼睛,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写满了悲伤。此刻,他脑海里浮现出父亲的音容笑貌,想起同父亲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想起父亲送他来美国留学的情景,父亲乐呵呵地说,等他学成回国时,一定要亲自来接他回家,好好庆贺一番。

然而,现在父亲已经离开了他,永远地离开了他,永远也不能兑现当初的承诺。想到这儿,楚凌峰内心翻涌起一阵巨痛,肝肠寸断,泪水忍不住从紧闭着的双眼里淌了出来,顺着白净的面颊静静地滑落在胸前。他擦了把眼泪,暗暗告诉自己要坚强。

是的,他必须要坚强,必须要化悲痛为力量,不仅要替父亲打理好公司,而且还要为父亲报仇。他知道父亲之所以会选择结束生命,是因为被他的对手逼得无路可走,不得不这样做。

报仇,报仇,我一定要替父亲报仇!他在心里大声叫喊,一遍又一遍,近乎疯狂。他猛地睁开眼,眼里喷出一团仇恨的火焰。

现在他的人生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为父报仇,甚至可以说是惟一的目标,其它目标可以不实现,但这个目标必须实现。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楚凌峰提着包,站在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街口,打量着眼前的情景,感到熟悉而又陌生。三年,整整三年他没有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生活,现在回来了,他本该好好欣赏一下美丽迷人的夜景,然而他完全没有这份心情。

这会儿,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在楚凌峰面前停了下来,从车里跳下一个身材肥胖五十开外的中年男人。他天生爱笑,堆满肥肉的大圆脸上总是笑眯眯的,活像如来佛,但此刻胖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布满了悲伤。他恭敬地招呼了声楚凌峰,请他上车。

楚凌峰看到父亲的司机,心里一阵难过,但他强忍住内心的悲伤,客气地向他问了声好,然后钻进了车里,在副驾位坐下。

此时此刻,他们俩的心情都很沉重,陷入到巨大的悲伤之中,谁也不想开口说话。老司机两眼注视着前方,沉默地开着车。楚凌峰仰靠在座椅上,神色凝重,脸上写满悲伤。默然良久,他说:

“刘叔,谢谢你来接我。”

“别客气,这是应该的。”刘叔声音有点沙哑地答道。

“我爸的灵堂设在哪儿?”沉默了会儿,楚凌峰问。

“董事长的灵堂设在家里。”刘叔沉缓地答道,“本来打算设在公司,这样便于亲朋好友前来吊唁,可你母亲不同意。”

“我明白,我妈是要让我爸回家的。”楚凌峰哽咽着说,一阵悲痛涌上了心头,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流了出来。

“董事长就这么走了,实在让人深感意外,让人悲痛万分。”刘叔哽咽着说了句,沉重地叹息了一声,眼里有泪光在闪动。

“是呀,这太突然了,确实让人无法接受。”楚凌峰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语调沉缓地说,“做梦也不会想到,我爸会……”

“董事长所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一时间精神彻底崩溃,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刘叔难过地说,“董事长不应该这样啊!”

“我爸是个很坚强的人,怎么会这样做?”楚凌峰难以置信。

“以前遇到那么多困难和挫折,董事长都挺过来了,可这一次……”刘叔略微顿了一顿,突然换了口气,怒气冲冲地咬牙说句,“这都是姜华盛造的孽,要不是他耍诡计害董事长,使我们志业集团陷入到倒闭境地,董事长现在一定还好好的。”

“姜华盛害死我父亲,总有一天我要他血债血还。”楚凌峰两眼闪着怒火,咬牙切齿地说句,“报仇,刘叔,我要报仇!”

“杀父之仇,一定要报!”刘叔看了眼身边的年轻人,默然片刻又叹口气说,“只是现在公司陷入到无力偿还债务的地步,无法与姜华盛对抗,要替你父亲报仇,实在是难哪。”

“这我明白。”楚凌峰很有信心地说,“我清楚公司现在陷入到绝境当中,但我一定会尽快让公司起死回生,迅速发展起来,击败姜华盛,好替父亲报仇。相信我,刘叔,我一定说到做到。”

“我相信你。”刘叔点点头,“你一定不会让你父亲失望。”

楚凌峰不再往下说,刘叔也不说话,车内一片静默。此刻,他们神色凝重,沉浸在无法形容的悲痛之中。

一刻钟过后,车子来到了一栋豪华别墅门前。一下车,沉缓悲伤的哀乐随风飘进楚凌峰的耳朵里,他心头一阵悲痛,鼻头一酸,眼泪差点就涌了出来。他举着沉重的脚步,跨进了铁栅门。

灵堂里亮着灯光,中间摆着冰棺,里面装着父亲的遗体。楚凌峰悲不自胜,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灵前嚎啕痛哭起来,那情景引得旁人唏嘘落泪。刘叔见状,含着泪边劝边将他扶起来。

正在这时,楚母拾级而下,看见儿子,带着哭腔喊着跑向他。

楚凌峰张开双臂,抱着泪流满面的母亲,尽管自己悲痛万分,还是拿话劝母亲,宽母亲的心。母亲含泪看着儿子,哽咽着说:

“峰儿,你爸就这么走了,留下个烂摊子,我们该怎么办?”

“妈,你不用担心,我会替爸把公司打理好。”楚凌峰答道。

“你爸走了,现在公司就指望你了。”楚母抽咽着说。

“妈,我清楚公司现在的情形,一定会努力挽救我们的公司。”楚凌峰斩钉截铁地说,“我在爸灵前发誓,一定说到做到。”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