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将仇家撕成碎片

都市之纵横商界 第3章 将仇家撕成碎片

作者:灞桥折柳 小说:都市之纵横商界 更新时间:2020-10-18 17:03:15
“谢谢您刘叔的鼓励,还请刘叔你以后多加赐教。”楚凌峰真挚地说,“等把我爸的事办妥,我就进公司就工作。”“所以账务问题,虽然没关门歇业,实际上了处在迟疑状态。”刘叔“因为账务问题,虽说没关门,实际上已经处于停顿状态。”刘叔说,“一大堆棘手的问题等着你去处理,你得做好充分准备。”。...

“谢谢刘叔的鼓励,还请刘叔你以后多多指教。”楚凌峰真诚地说,“等把我爸的事办完,我就进公司开始工作。”

“因为账务问题,虽说没关门,实际上已经处于停顿状态。”刘叔说,“一大堆棘手的问题等着你去处理,你得做好充分准备。”

“我想只要努力去做,就一定能做好。”楚凌峰信心十足地说。

“说的也是。”刘叔点头说,“不过,困难的确很大很大呀。”

接下来,楚凌峰就向刘叔了解公司的情况。虽说刘叔只是个司机,但对公司的人事和经营情况相当了解,详细地说给楚凌峰听。

聊了好长一段时间,楚凌峰看到刘叔脸上露出疲态,就说道:

“刘叔,我知道你很累,还是回去休息吧。”

“不,我要为董事长守灵。”刘叔悲伤地说,“董事长走了,我再也不能替董事长做什么了,你就让我为董事长守灵吧。”

楚凌峰见刘叔这么诚心,也就不好再劝他了,只再次向他致谢。

漫漫的长夜过去了,天终于亮了。楚母下了楼,低声同儿子说了几句,然后就坐在丈夫灵前伤心落泪。楚凌峰忍住内心的悲痛,劝慰悲伤的母亲,接着又招呼不断前来吊唁父亲的亲朋好友。

临近中午的时候,华盛集团的董事长姜华盛和他的儿子姜振彪出现在灵堂。灵堂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在场的人齐刷刷把目光对准了罪魁祸首,尤其是亡者的兄弟姐妹,眼里满是怒火与仇恨,那架式是要将仇家撕成碎片。

眼见要发生冲突了,楚凌峰赶紧劝阻长辈,因为他不想让吵架惊扰父亲的亡灵。他目光冷冷地盯着姜华盛,沉声诘问句:

“你来干什么,我们不欢迎你。”

“我是来祭拜楚总的。”姜华盛笑眯眯地答道,“我与楚总相识,惊闻楚总不幸去世,特来祭拜。楚总突然去世,我很难过。”

“别假惺惺的了,谁不知道你心里正高兴着哪。”刘叔气冲冲地瞪着姜华盛嚷道,“楚总就是活活让你们父子俩给逼死的。”

“别血口喷人,谁逼死了楚总,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姜振彪瞪大眼睛,冲着刘叔吼,“你再这么说,别怪我不客气,哼!”

“敢做不敢当,算什么东西!”刘叔冷哼一声,气愤地说,“要不是你们父子俩设计陷害楚总,楚总现在还好好的。”

楚夫人打心里就恨姜华盛父子,可她素来温文娴淑不会撒泼骂人,想怒气冲冲地痛哭仇人一顿,却迟迟开不了口。她愣愣盯着姜华盛看,满眼都是愤怒与仇恨,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

“你这就冤枉人了。”姜振彪依然面带笑容地说,“虽说你老刘只是个司机,但对志业集团的情况想必很清楚,走到这一步是由于楚总在决策上出了问题,从而导致财务危机。其实楚总也大可不必走这条绝路,只要向我求助,我一定会尽力帮他的。”

“帮?”楚夫人沉不住气地说,“你是想从志业手上抢走我们家的公司,志业集团是志业一生的心血,他怎么会给你?”

“这就是你们父子的阴谋,这就是你们要千方百计害董事长的原因。”刘叔指着姜华盛咬牙怒道,“你们的心也太狠太黑了。”

“商场如战场,败了就不能怨恨别人,只能怪自己没用。”姜振彪一脸轻蔑地说,“就算楚总不甘心将志业集团拱手相让,现在也无能为力了,用不了多久,你们公司就得宣布破产。”

楚凌峰看到姜振彪那副得意洋洋幸灾乐祸的可恶嘴脸,就想狠狠揍他一顿,好解心头之恨。不过,他毕竟是个有修养的人,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于是,他冷冷地瞥了眼对方,沉声说道:

“别高兴得太早,志业集团非但不会破产不会倒闭,反而会摆脱危机,蒸蒸日上。告诉你姜振彪,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姜振彪双手插在裤兜里,轻轻晃了晃了肩膀,歪头睥睨道:

“就你一个没在商场混半天的学生,也能拯救志业集团?虽说吹牛不用上税,可也不能这样自不量力吧。哈哈……哈哈哈!”

说罢,姜振彪仰面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嘲弄之意。

“你可以放肆大笑,你可以冷嘲热讽,但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楚凌峰目光坚毅地盯着姜振彪,“请记住我的话!”

姜振彪年少轻狂,压根就没把楚凌峰的话放在耳朵里,依旧态度轻慢地讥讽他。楚凌峰却不再反击,只用鄙夷的眼光注视着他。

姜华盛似乎从楚凌峰那沉着坚毅的目光中察觉到了什么,心头不由得一凛,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与后怕。他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之辈,不久的将来极有可以成为自己强有力的对手。

“正所谓将门生虎子,楚总的儿子还能差到哪儿去,肯定是很出色的,何况还满肚子洋墨水呢。”姜华盛呵呵一笑,假心假意地说,“小楚,我真心希望你能挽救志业集团,继承父业。”

“放心吧,我一定能做到。”楚凌峰冷冷地盯着姜华盛说,“我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击败华盛集团,击败你,为父亲报仇。”

“你……”姜振彪先是一怔,紧接着又冲楚凌峰冷哼一声道,“就凭你也能击败我们华盛集团,真是自不量力,哼!”

“好了好了,彪儿,不要再跟小徐斗嘴了。”姜华盛劝阻儿子,“来,我们替楚总上香,好好祭拜拜一番,以尽朋友之情。”

“猫哭耗子假慈悲!”刘叔忿然道,“不用你俩上香,滚!”

其他人也跟着刘叔赶姜华盛父子走,楚凌峰却平静地吩咐句:

“刘叔,点香。既然来祭拜我父亲,那就不用赶他们走了。”

刘叔心里有气,但还是照楚凌峰的话做,将香点着塞到姜华盛父子手上。他恼怒地瞪了上姜华盛,沉着声音说句:

“你应该跪下向楚总谢罪,而不是仅仅祭拜楚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