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 第一章

作者:跳跳鱼 小说: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6:46
免费提供更多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医生,我儿子的下面还有也没救了?” “他的生殖器断的很彻底地,也没办法通过伤口缝合,请你们节哀顺变。” 医生无情地的话语像几道惊雷,惊得中年人妇女一屁...医生无情的话语像一道惊雷,惊得中年妇女一屁股跌坐在地,哭天喊地的哀嚎,“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昌达还没有孩子!你这是要我们老李家断后啊!”。...

  “医生,我儿子的下面还有没有救了?”

  “他的生殖器断的很彻底,没有办法进行缝合,请你们节哀。”

  医生无情的话语像一道惊雷,惊得中年妇女一屁股跌坐在地,哭天喊地的哀嚎,“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昌达还没有孩子!你这是要我们老李家断后啊!”

  站在妇女身旁的年轻女子面色雪白,有几分窘迫和愧疚,想扶起中年妇女,却被妇女一掌推开,“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狐媚子!要不是你勾引我儿子车震,他会兴奋的拔不出来吗,那样也不会断了!”

  “你还我儿子的命根子,你还我儿子的命根子!”中年妇女抓狂了,逮着貌美如花的女子疯狂撕扯!

  看着扭打在一起的她们,温语既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那个发疯的中年妇女是温语的婆婆,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是温语的继妹,而躺在病床上,断了命根子的男人是温语的合法丈夫。

  一个小时前,警察给温语打来电话,说她的丈夫车震被他们抓到。

  温语当时就震惊了,她和丈夫感情一直很好,他很爱她,很爱这个家,不可能出轨。

  但随即,电话里传来丈夫和女人的呻吟声,让温语彻底信服,接着温语就听见警察说,“他们的下体连在一起,分不开了,请你赶紧过来一趟!”

  等温语风风火火的赶过去时,李昌达已经被拉上救护车,医生让温语上车,陪他们去医院,温语在车上发现了另一当事人——继母的女儿黄婷。

  黄婷和李昌达躺在一张病床上,抱在一起,就连下面也……

  那一幕,让温语作呕。

  一个是温语许诺一生一世的丈夫,一个是温语平日相处甚好的妹妹,彼时他们赤身裸体,犹如两只交欢的狗,那样狼狈的纠缠在一起,画面太让人恶心!

  “姐……”黄婷看见温语,嘴巴嗫嚅了下,还是叫了出来,“姐,你别误会,我和姐夫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温语冷眼看着她,心里发笑,“你们都做上了,还应该是哪样?”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下面痒,他好心给你挠痒吧?”

  “温语,别乱说!”车厢里响起另一道声音,是温语的丈夫,是温语心心念念要过一辈子的男人,彼时,他护着温语的继妹,用一种从未见过的冷漠眼神看着温语。

  没有愧疚,没有道歉,只有冷眼相待。

  温语明白了一件事,他不再爱她了,现在,她的继妹才是他的心头爱。

  温语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她甚至在事发之前没有看出半点蛛丝马迹,她恨他们!恨他们不顾她的感受,恨李昌达冷漠的眼神!温语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眺望着他们,“我乱说?你们都乱搞上了,还怕我说?”

  “李昌达,你对得起我吗?我辞去高薪工作,每天柴米油盐,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温语声声啼血,发疯一样的质问他,“众目睽睽之下,赤身裸体和我的好妹妹,你的小姨子纠缠在一起,请问你是何等滋味,开心吗?过瘾吗?是不是觉得自己要火?”

  “姐……”黄婷急的哭了出来,一脸愧疚温语的样子,“你别这么说,我们知道错了……”

  她的特长就是哭!以前温语就是被她眼泪蒙骗了!觉得她从小欠缺父爱很可怜,想不到,她不仅欠缺父爱,还欠操!温语再也不会相信这朵白莲花了!

  “温语,你别太过分!”李昌达见黄婷哭就急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教训我,但他忘了他此时与黄婷纠缠在一起,只听“咔擦”一声,他竟成功和黄婷分开了,可是鲜血也顺着他的大腿根蜿蜒而下!

  “痛!好痛!”李昌达顿时尖叫起来,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下体,两眼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黄婷也是一声尖叫,但还算镇定,瑟瑟发抖的缩在满是鲜血的车厢里。

  温语目睹了整个过程,没有惊吓,只觉得畅快淋漓!

  活该!

  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看着地上那团恶心、肮脏、龌龊的东西,温语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去死吧李昌达!等你出院我们就离婚!”

  黄婷根本不是泼妇李桂英的对手,几下就被李桂英打趴在地。

  她哭啼啼的抹眼泪,向温语伸出手,希望温语扶她起来,而温语,只是冷眼旁观。

  她便哭的更凶了。

  也许是听见了黄婷的哭声,昏睡了三个小时的李昌达终于醒了过来。

  李桂英喜极而泣,“儿子,你感觉怎么样了?”

  “妈,我……”李昌达欲言又止,急急地掀开被子,一看,空的!

  他顿时傻眼,“妈,我东西呢?”

  “这个……”李桂英不好说,咬牙道,“断了,接不上了!”

  “啊?”李昌达像听见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脸都白了,急的嚎啕大哭,“妈,那我可怎么办,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儿子,没事的!医生说你的泌尿系统一切正常,没了那个你一样可以活着。”

  “没有那个,我还不如死了!”

  “那你就去死吧。”温语淡淡地出声,恨不得他现在就去死。温语突如其来的话语,使全场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温语!”李昌达看见温语,恨得咬牙切齿,发疯的指控,“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

  温语打断他,“又不是我让你站起来教训我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怨不得别人。”

  李昌达自知理亏,没再继续和温语争辩,低头沉默了。

  温语想了一想,说,“医生说你后天就能出院,我们后天就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闻言,李昌达惊得抬起了头,满眼的不可置信,似乎不相信刚才提出离婚的人是温语。

  他的反应是正常的,因为温语嫁给了他五年,对他言听计从了五年,这五年里,温语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什么,她像个佣人一样小心翼翼的讨好他,而她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她知道李昌达爱她,如若他现在不爱她了,温语又凭什么对他好?

  她不杀了他都是便宜他了!

  “温语。”李昌达还没说话,温语的婆婆先急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